用Deepl翻译了《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附PDF下载

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

和很多人一样,不具备直接读外文书的能力,大多数时候都是依靠翻译的人进行翻译。市面上翻译的大部分书是靠谱的,也有少部分书由于翻译质量的问题,导致阅读质量奇差。这个细分市场已经有组织做了很多年翻译外文书的工作,如译言古登堡计划,我看过的《芬妮希爾:一個歡場女子的回憶錄》,就是译言翻译的版本。

在今年年初疫情期间,突然的有一天国内的很多公司都在报道deepl.com,报道都在说翻译效果直接碾压google、微软等很多著名的翻译软件。从我的使用感受来讲,对单词的翻译几乎没有差距,对以段落为单位的内容来说,deepl的翻译效果确实要比google、微软好不少,多少有点人情味,读起来不那么机器版冰冷生硬。之前尝试过拿微软和google、翻译等软件翻译外文书来读,印象中效果不太理想。

最近在网上看到有人在推荐Naval Ravikant的这本书《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而这本书作者提供多种版本供免费下载,就花了几个小时时间用deepl.com进行了翻译(使用的免费版,每次最多翻译5000个字符),并将书的内容整理成了word版本,习惯性的将其导入了kindle中,还凑合能看,所以就分享出来供大家使用。

Naval Ravikant,硅谷著名的投资人,投资的项目有Uber和twitter,国内人知道此人还是2018年,Naval Ravikant在twitter上发表了40条语录,这些语录共有一个话题标签#How to Get Rich (without getting lucky),中文的意思是如何不靠运气致富。国内的媒体看到这条推特被疯狂转载,然后莫名其妙的就传到了国内。国内翻译的多个版本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和菜头翻译的版本,有兴趣的可以点开重新看下。

看这本书,从一定程度上能帮助我拓展下自己的思维,就像前端时间看的《把自己作为方法》,有可能书里的内容对自己帮助不大,但能通过一本书拓展下的自己的视野和思路,从某些角度来看也是极好的。

虽然是机器翻译,但并不妨碍读懂书里的大部分内容。文字的魅力在于想象力,同一本书不同的人看,都能看出不同的内容来,和自己的认知能力有很大关系。其实最终不需要纠结那么多,毕竟,看书是件挺随缘的事情。

下载链接:

word版本,可直接导入到kindle阅读

PDF版本

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三十五岁生日。

最近在天津出差,估摸时间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大连。这段时间晚上和公司98年的小朋友住一个屋,98年的小朋友时不时的拿我俩的年龄差距开玩笑,让我又略微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已经从那个刚上班时的后浪变成了前浪。我并不生气,我又不需要隐藏自己的年龄来讨别人关注。王朔不是说过一句话:「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没年轻过。」

我打小没有什么理想,也压根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东西。对于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每天的理想就是能和发小一起玩,爹妈多给点零花钱。我的父母也不会问我有什么理想这么文绉绉的话,遇到问题一般最终的结局都是以暴力解决一切,如果一次不够就第二次。就很像我的大部分父辈们,遇到了问题一般都不会去主动解决,大多都忍气吞声一样,或者什么也不做坐等发生奇迹。

对理想这个词有印象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大学的汉语言老师突然在班里询问每个人,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我当时的回答是什么,但对理想有了初步印象,然后就开始给自己树立一些小的目标,比如一部CD机、一部诺基亚彩屏手机等等。上班几年后,感受到了社会的现实,也感受到了来自前辈们的照顾,自己变的更理性了一些的同时,愿望也变的更加实用。比如我现在的理想是大约10年前立下的——45岁退休。

注意,45岁退休,并不是财务自由。现在已经进入到21世纪第三个10年,除了上班还有很多的途径让自己获得稳定的收入,甚至更高的收入。另一方面,是由于自己有些厌恶上班,这种厌恶感应该会随着自己上班时间的持续的增加而增加,除非这份工作还能让自己保持长期的热情。毕竟,上班并不会让自己变得富有这个浅显的道理,我早在几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即然暂定自己45岁要退休的这个远大理想,我现在就需要多做些准备,来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这一年看了很多书,大约有60多本的样子,这是近几年看书最多的一年,有将近一半都是在疫情期间看的,kindle依然是除了手机外,我使用过最多的电子产品。

这一年,有点小小的遗憾,那就是:播客。从去年开始就有这个念头,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自己还一时冲动添加了几件录音设备,但一直没有进行实施,希望在我下个生日到来时,我已经制作了几期播客节目,并且还有很好的规划,努力让播客成为继写博客之外,另外一个能让自己输出的渠道之一。当然,如果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搞,那就更好了。

最后,祝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看《社交困局》

知道这部片子还是在小宇宙APP上,发现首页推荐的几个博客的话题都是社交困局之类的,然后就点进去看了下详情,发现都是在说这部奈飞出的纪录片。后来到豆瓣上看了下,发现9月份就上映了,到11月中旬各大播客才想起来蹭热点,是不是有些过时。但冲着奈飞纪录片一贯的高品质,还是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将电脑接到电视上看完了这部片子。

免费

片子里提到的这些应用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几乎没有提及收费的应用。为什么免费的项目更能让用户有瘾,这是个很老的话题了,甚至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一个本书叫「免费」,告诫大家免费的有可能是最贵的等等。其实免费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是「关注」,也就是现在经常能各大互联网公司财报中看到的「日活用户」,再往前追溯应该是QQ当时搞了个QQ活跃用户在线地图之类的东西(此网站已经下线,现在可以看腾讯位置大数据),在互联网公司看来,每一个日活用户都是一个「小白鼠」,是公司应用或者某个功能的试验载体,实验的参与人数越多,收集到的数据就越多,就能更好的发现潜在的业务点和某些功能的优化点。

举个栗子,比如百度推出的一刻相册APP,其产品卖点是:无限空间永久存储用户存在手机里的照片视频。据说,百度内部对这款产品的定位是,让用户免费使用且自动备份用户手机里的照片,将这些照片发送给机器,让机器来识别照片中的元素,来丰富图像识别引擎的算法库。而永久存储这个卖点,还请各位不要相信为好,之前一直倡导终身免费的Yahoo相册google相册最终都逃离不掉收费这一步(2021年6月开始收费)。

算法&道德

片子里还有个情景剧,情景剧的内容大意是科技公司如何通过设计一些算法,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成瘾的。在2018年的时候,快播的王欣说过一句话「算法无罪」,而这句话也被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引用过。这两位大佬认为算法本身是无罪的,只是被用户用坏了而已。要知道,每一个复杂的算法都是有无数个基础的算法组成的,如果要说算法无罪,更多的是说基础的算法无罪,复杂的算法不能算在其中。这个比喻就像是原子弹是由无数个1+1=2这样的简单算法组成的,但随意使用原子弹伤害别人被法院判刑,但在法官面前辩称1+1=2是无罪的,这本身就很荒谬。

每一个复杂算法的背后都是由很多个程序员花了很长时间设计出来的,程序员在设计这些算法的时候,肯定会受结果/KPI导的影响,或多或少都会加入一些人为的道德因素进去,最终呈现出的有可能都是百分比,但每一个百分比背后都有一些既得利益者,同时背后也有更多的受害者。这个时候再来看算法无罪,貌似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商业

企业天然的使命就是赚钱,每一个企业都希望公司能做大做强最终上市。上面提到的免费,并不是真正的免费,准确的说:免费是一种商业模式。通过免费这种商业模式达到了某些目的,比如巨量的注册用户和活跃用户。然后开始设计如何引导这些免费的用户完成一些指定的行为——比如看广告,来完成最终的商业目的。

虽然片名叫社交困局,但社交只是互联网中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代表整个互联网。不知道什么原因,纪录片的原名叫「The Social Dilemma」,翻译成中文就变成了「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还没有到了反对资本主义的份儿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有可能是这个中文名的译者不是中国人,或者是某国籍的华人,用几十年前的旧理念来讨好国内的用户。其实,国内大部分知道奈飞的,对奈飞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到现在我依然能记得,第一次知道奈飞讲纸牌屋第一季一次性放出,给我带来的兴奋。

读《复盘网飞》

貌似这几年,关于企业自传类型的书籍比较多,比如阿里有《阿里传》,腾讯有《腾讯传》,华为有《华为三十年》,小米有《一往无前》,快手有《被看见的力量》……很不幸,这几本书我都看过。

这几本传记几乎都是一个类型的,都在讲如何如何成功、遇到了什么困难然后一飞冲天,都是些在搜索引擎里能搜到的内容,可读性一般,干货甚少,在某些部分,甚至都不如2009年林军写的《沸腾二十年》。读完这本《复盘网飞》后,发现国内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得传记确实没什么可写的,无论是业务形态还是营销模式,都是抄袭的,唯一不同的应该只是办公室政治的部分吧。

《复盘网飞》,无论是故事性还是可读性,都比上面提到过的这些公司传记强几百倍。从网飞的诞生,到差点被亚马逊收购,到砍掉占运营流水99%的出售业务专注于DVD租赁,网飞能做到今天,绝对是奇迹。虽然从概率上讲创业本来就是成功率极低的事情,但从读者角度来看,无疑给了读者勇气和信心。

很多时候,在做某些事情之前,会找很多人询问是否靠谱能成之类的,大部分结果也都是质疑声。很有可能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初期想法都是比较离谱的,更多的是在做这些离谱的事情的过程中,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机会,然后抓住这些机会,逐步走向了壮大。

之前看过一本关于网飞的书,书名叫《奈飞文化手册》,作者是奈飞的前CHO Patty McCord。刚读完的《奈飞文化手册》,作者是网飞的另外一位创始人Marc Randolph。据小道消息,奈飞的另外一位创始人写的关于奈飞传记的书也即将要上市,在互联网公司里,三位创始人分别写公司传记,也是很少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