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微博豆瓣wechatwechatwechat

杨某人,三十七岁生日快乐

2022-11-27 / 1,627 views

今天是我三十七岁生日。

早上在睡懒觉的时候,听iris和臭小子说,今天爸爸生日。我还以为早上我起床后,臭小子会记着,结果他忘了。直到临近中午突然有人敲门,iris从门外的闪送员手里接了个蛋糕,臭小子才想起要跟我说生日快乐,并很快话题一转立马就问:蛋糕是巧克力的吗?过生日吃蛋糕,并不是我的专利,只是9天前iris过生日的时候,臭小子有些咳嗽,当天临时决定在我生日的时候买个蛋糕,顺便给臭小子解解馋。

去年还在感叹「疫情」的顽强,今年依然还在继续。不过,真正的拐点已现。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要比深夜更黑,但更有希望。在这几年里,每当我所在的城市疫情爆发,我都会想象一次:如果我得了新冠会怎么样,是否有后遗症,万一后遗症比较严重影响到正常生活会怎么办。然后就开始大量的搜索,看那些得过新冠的人的表现,2020年的时候,有不少twitter上的用户说得了新冠后会大把大把掉头发;2021年的时候,有人或专家反馈说,得了新冠有一定概率会导致脑萎缩;最近已经很难从twitter上搜到新冠后遗症的信息,国内反而多起来了——有可能是之前这些信息之前都被封禁了,或者现在我看到的说法是故意推荐给我看的,但我对新冠的恐惧早已没有2020年时那么恐惧,多了些坦然,甚至多了些期待。

这一年,孩子在飞速成长。一个刚满6周岁的孩子,要经历幼儿园毕业、上小学、上网课等等新鲜事物的冲击,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是当每次将新鲜事物推到孩子眼前的时候,总是会留意孩子的表情和状态,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刚开始很新鲜,几分钟后知道这些都是要学会的时候,就会有些抗拒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为了减少他的这种抗拒,他最近在家里练吉他的时候,我也会那一把吉他坐在他旁边,陪着他一起练爬格子。有的时候为了让他高兴,我偶尔会表现的很笨拙,让他高兴高兴。

上一年生日的时候有谈到自己要创业的事儿,现在这个事儿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最进才开始推进,但始终是开始了。开始的原因很简单,有天接到了个面试的电话,正好同事在场,他问我:如果面试的时候,面试官比自己的年龄小,你会不会尴尬。这个问题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虽然很多时候在暗暗告诉自己,别太介意自己的年龄,让自己有年轻人的心态,但年龄除了记录自己又长了一岁之外,却真实的存在于别人的眼里。我也很难想象出,四十多岁去面试一些基础岗位的尴尬,和面试人看我的笑话。

年龄带来的好处是,随着年龄和经验的不断累积,你能大致的猜出来,你做某一个事儿,半年、一年甚至三年后大概是个什么状态,如果做当前的事儿,半年、一年甚至三年后和现在无差的话,大概率会恐慌,晚上睡不着觉、掉头发。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虽然我现在是城里人,但骨子里依然是个村里人,在某些心智方面要比从小就在城市里生活的人弱一些。我就是个典型的小镇做题家,做题一流,做选择超烂。当真正明白选择大于努力的时候,已经很多年过去了。

这一年,家里有两位长辈陆续去世了。感慨时间过得快的同时,也感慨未来的时间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将会比现在更大,我有义务赡养我的父母和我的岳父岳母,希望他们晚年的时候,我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是轻松、快乐,而不是惦记、牵挂。我在承担这些义务的同时,也会给我的孩子做表率,虽然我不介意我以后老了之后他不管我,甚至养老院都不给送,他的选择始终是他的选择,而不是我强加给他的。但我有义务让他看我的一举一动,能知道某些事情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正确的。

感觉自己有点话痨,就这么匆匆结束吧。

最后,祝杨某人生日快乐。

现在,您可以通过邮件/微信来订阅我正在撰写的一份Newsleteer,目前(2023/01)已有199人正在订阅。
您还可以通过这些工具订阅我的博客:微信公众号 | Feedly | Inoreader | Feedbin

Comments

  • 山西疫情越来越严重了,没看到拐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