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唠电影

看《社交困局》

知道这部片子还是在小宇宙APP上,发现首页推荐的几个博客的话题都是社交困局之类的,然后就点进去看了下详情,发现都是在说这部奈飞出的纪录片。后来到豆瓣上看了下,发现9月份就上映了,到11月中旬各大播客才想起来蹭热点,是不是有些过时。但冲着奈飞纪录片一贯的高品质,还是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将电脑接到电视上看完了这部片子。

免费

片子里提到的这些应用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几乎没有提及收费的应用。为什么免费的项目更能让用户有瘾,这是个很老的话题了,甚至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一个本书叫「免费」,告诫大家免费的有可能是最贵的等等。其实免费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是「关注」,也就是现在经常能各大互联网公司财报中看到的「日活用户」,再往前追溯应该是QQ当时搞了个QQ活跃用户在线地图之类的东西(此网站已经下线,现在可以看腾讯位置大数据),在互联网公司看来,每一个日活用户都是一个「小白鼠」,是公司应用或者某个功能的试验载体,实验的参与人数越多,收集到的数据就越多,就能更好的发现潜在的业务点和某些功能的优化点。

举个栗子,比如百度推出的一刻相册APP,其产品卖点是:无限空间永久存储用户存在手机里的照片视频。据说,百度内部对这款产品的定位是,让用户免费使用且自动备份用户手机里的照片,将这些照片发送给机器,让机器来识别照片中的元素,来丰富图像识别引擎的算法库。而永久存储这个卖点,还请各位不要相信为好,之前一直倡导终身免费的Yahoo相册google相册最终都逃离不掉收费这一步(2021年6月开始收费)。

算法&道德

片子里还有个情景剧,情景剧的内容大意是科技公司如何通过设计一些算法,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成瘾的。在2018年的时候,快播的王欣说过一句话「算法无罪」,而这句话也被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引用过。这两位大佬认为算法本身是无罪的,只是被用户用坏了而已。要知道,每一个复杂的算法都是有无数个基础的算法组成的,如果要说算法无罪,更多的是说基础的算法无罪,复杂的算法不能算在其中。这个比喻就像是原子弹是由无数个1+1=2这样的简单算法组成的,但随意使用原子弹伤害别人被法院判刑,但在法官面前辩称1+1=2是无罪的,这本身就很荒谬。

每一个复杂算法的背后都是由很多个程序员花了很长时间设计出来的,程序员在设计这些算法的时候,肯定会受结果/KPI导的影响,或多或少都会加入一些人为的道德因素进去,最终呈现出的有可能都是百分比,但每一个百分比背后都有一些既得利益者,同时背后也有更多的受害者。这个时候再来看算法无罪,貌似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商业

企业天然的使命就是赚钱,每一个企业都希望公司能做大做强最终上市。上面提到的免费,并不是真正的免费,准确的说:免费是一种商业模式。通过免费这种商业模式达到了某些目的,比如巨量的注册用户和活跃用户。然后开始设计如何引导这些免费的用户完成一些指定的行为——比如看广告,来完成最终的商业目的。

虽然片名叫社交困局,但社交只是互联网中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代表整个互联网。不知道什么原因,纪录片的原名叫「The Social Dilemma」,翻译成中文就变成了「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还没有到了反对资本主义的份儿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有可能是这个中文名的译者不是中国人,或者是某国籍的华人,用几十年前的旧理念来讨好国内的用户。其实,国内大部分知道奈飞的,对奈飞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到现在我依然能记得,第一次知道奈飞讲纸牌屋第一季一次性放出,给我带来的兴奋。

分类
闲翻书

读《复盘网飞》

貌似这几年,关于企业自传类型的书籍比较多,比如阿里有《阿里传》,腾讯有《腾讯传》,华为有《华为三十年》,小米有《一往无前》,快手有《被看见的力量》……很不幸,这几本书我都看过。

这几本传记几乎都是一个类型的,都在讲如何如何成功、遇到了什么困难然后一飞冲天,都是些在搜索引擎里能搜到的内容,可读性一般,干货甚少,在某些部分,甚至都不如2009年林军写的《沸腾二十年》。读完这本《复盘网飞》后,发现国内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得传记确实没什么可写的,无论是业务形态还是营销模式,都是抄袭的,唯一不同的应该只是办公室政治的部分吧。

《复盘网飞》,无论是故事性还是可读性,都比上面提到过的这些公司传记强几百倍。从网飞的诞生,到差点被亚马逊收购,到砍掉占运营流水99%的出售业务专注于DVD租赁,网飞能做到今天,绝对是奇迹。虽然从概率上讲创业本来就是成功率极低的事情,但从读者角度来看,无疑给了读者勇气和信心。

很多时候,在做某些事情之前,会找很多人询问是否靠谱能成之类的,大部分结果也都是质疑声。很有可能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初期想法都是比较离谱的,更多的是在做这些离谱的事情的过程中,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机会,然后抓住这些机会,逐步走向了壮大。

之前看过一本关于网飞的书,书名叫《奈飞文化手册》,作者是奈飞的前CHO Patty McCord。刚读完的《奈飞文化手册》,作者是网飞的另外一位创始人Marc Randolph。据小道消息,奈飞的另外一位创始人写的关于奈飞传记的书也即将要上市,在互联网公司里,三位创始人分别写公司传记,也是很少见的事情。

分类
闲翻书

读《园丁与木匠》

我儿子现在4岁了,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处于「放养式教育」或者「野蛮成长」——即在不危害自身健康的情况下,会做一些引导但不做填鸭式教育。比如玩iPad,我只教会他如何开机开关,如何进入app如果退出,但app里有什么怎么玩,不做过多的干预,唯一干预的内容是看iPad时,不能躺着看或者离眼睛很近。平日里上班在幼儿园或者因为生病让姥姥姥爷带是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

有时候他在家里趴地上鼓捣他的那些玩具小车玩的时候,我在观察他的同时也会在思考和反思,「放养式教育」是不是有问题或者不妥的地方,毕竟同龄的小朋友有的已经开始上「培训班」之类的,比如学乐器什么的。至少从我的感受来讲,他这个年纪认真的听懂一个成年人讲东西并初步掌握,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在上小学以后开始学习,作为繁重的学业的一个补充或者调整。上小学前的阶段,就是玩的阶段,能顺利保证幼儿园毕业,上一年学前班,正常上小学即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不断验证自己的想法和设想之外,试着找一些书来看,比如这本《园丁与木匠》,书里的想法和我现阶段的想法几乎完全一致,作者认为「童年就应该是混乱的」,在混乱中实现「边看边学」、「边玩边学」、「边听边学」、「边练边学」等等,总结下就是:「放养式教育」是对的。一切的条条框框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都是一种灾难。

从某些方面,我是认同作者的观点的,其原因在于现代社会与日俱增的变化,设定的这些条条框框,只满足于当前的社会状态,未来社会是如何的,没人能够知道和猜测到。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条条框框更多像满足了家长的愿望,家长期望孩子长大后变成什么,现在打一些基础。但家长的眼光也并不会长远到什么地方,都是一些过时的经验,这些经验未必适用于未来的社会。

从某些方面,我也不太认同的。比如从社会的实际情况来看,素质教育喊了这么多年,教育的本质依然是分数至上,211/985毕业的大学生就是比其他高校的学生,找工作时会得到更多的机会。如果孩子在学前教育的时候,我能让他多方面都涉猎一些,有可能会帮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爱好的同时,有可能会帮助他间接的解决就业的问题。还比如,有一技之长很多都是童子功。还有一些道听途说,比如放养式教育并不存在,哪怕是国外,精英家庭也都是很早就开始让孩子掌握一项或者多项技能等等。

对于如何教育孩子方面,从本质上讲我并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当然这本书也没给出笃定的答案,更多的像是一种思路传递。

分类
不不不

抵制「鬼畜」视频

昨晚睡觉前,我把我家的ipad里的大部分应用都删除掉了,只留了youtube,和几个视觉效果非常棒的独立游戏。之前说过,我不会阻止我儿子玩iPad,但现在我得稍微调整下,限制下iPad中出现的内容。

我儿子现在在iPad上使用最多的APP是:bilibili、youku、youtube,哇啦英语——一款教小朋友认识单词的APP。这次删掉的主要是bilibili和youku,保留了后两个。

删除的原因是:我儿子很喜欢公交、地铁类的玩具,同样的也喜欢看公交和地铁类的视频,但这类视频里,有少量的「鬼畜视频」,偶尔看看没问题,但是偶尔看一次,下次打开,这类「鬼畜」视频会被推荐到首页,推荐的量越来越大。顺便提一下bilibili和youku以及国内其他视频平台,其推荐算法简直是垃圾到了极点,大部分推荐的内容都是按照相似程度进行推荐,而不是按照兴趣爱好,真正的将大量同领域的内容进行更广泛的推荐。抖音和快手尤其严重。

直到昨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儿子现在经常在重复大人的说话。我不确定是他是真正的在学习,还是他在刻意模仿「鬼畜」视频里反复重复的文字脚本。虽然目前我不知道可以模仿有什么坏处,但是给我的感觉不舒服,在我没彻底想明白这件事儿之前,bilibili和优酷我是不会安装回来的。

没把youtube删掉,主要是「鬼畜」文化在国外没那么火,即便有人上传这样的视频,国外的大部分用户也不会认为制作「鬼畜」视频有什么技术含量,所以这类视频被推荐到首页的概率极低。另一方面,与内容的丰富程度、推荐算法也相关。另外,在很多时候,愈发感觉到youtube越来越像座宝库,内容及其的丰富,特别是youtube自带视频字幕翻译的功能,对语言的要求的门槛也降低了不少,虽然机器翻译经常闹笑话,但对于大部分内容来说,还是能将核心内容表达清楚的。

虽然我限制我儿子用哪些APP,但我依然不限制他使用iPad,只是在使用的过程中我会强调他的站姿或者坐姿,以免眼睛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