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医院挂号排队系统「未完待续」

早上陪IRIS到医院做检查,提前两个星期预约的挂号。按照挂号的顺序,IRIS应该是挂号的医生的第一个病人,原以为早上7点半到是可行的,因为有些医生会提早上班,以及因为端午节放假的缘故,来看病的人会多。

从结果来看,最初的两个判断是对的,人巨多,医生会早于8点开始坐诊。而实际情况是:医生因为腿被烫伤导致今天不能来上班,以至于8点半还没开始检查,最后不断的质问1边问询台的护士,最后护士才告知需要去别的诊室进行肉体排队进行检查。最终的结果是肉体临近9点才开始进行检查,10点半才结束。

在排队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为毛只是因为一个医生因为突然因为身体有恙而不能来,而导致挂这个号的医生没人管,而不能通过他们的挂号系统进行重新分配,不至于前台的护士在我的不断质问下搞得很是坐立不安语无伦次。

简单梳理下医院的挂号排队系统: 继续阅读 “吐槽医院挂号排队系统「未完待续」”

六一那点事儿

临近六一,最开心的有两类人:小朋友和怀念六一的我们这些人。

最近几天晚上遛狗,或许是因为六一儿童节临近的缘故,附近的一个小花园的人突然多起来了,除了不少大爷大妈们在跳以「大连之歌」背影音乐的广场舞和练武术外,突然多了很多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一个男女混合集体舞蹈。小朋友在忙着练习舞蹈的时候,大人们也没闲着纷纷拿着手机瞄准自己的孩子进行拍摄。

我也即将为人父母,未来或许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每年六一的时候,晚上陪着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六一汇报演出』的节目。有的时候在想,其实不光是临近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才纷纷集合在一起进行练习,平日里也可以时不时集体练习一下。

长本事是假,多参加团体活动是真。你们不看很多大人们多可怜,为了能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圈子进入各微信群或者QQ群都开始缴费了。「大部分大人都是孤独的。」有的时候我在想:我因为每天坚持不懈的遛狗近两年时间,最大的收获是我家附近的小商小贩大爷大妈们都认识了我,未来我要是每天晚上都领孩子出来转转,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玩什么的,是不是会自觉的减少玩手机的时间呢?虽然我不反对小朋友玩游戏。

我小的时候,也和这些小朋友们一样,很是期待每年的六一,因为除了能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网球鞋以「方块队」的形式走在街道上游行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飘飘然的感觉,感觉所有人都在对着我们微笑「虽然更多的是嘲笑,嘴里还在不停的说些什么」,而不是凶巴巴的。

当在街道上游行完毕以后,镇上的4所小学的学生和老师们都会在其中一所小学集合,然后按学校进行「六一文艺汇报演出」,我印象中大部分汇报演出就是踢正步进场、做一遍广播体操、踢正步退场,其他什么的舞蹈什么的完全没了印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每年的六一都是大晴天,真特么的热啊。「六一文艺汇报演出」结束后,会宣布一下各个学校的排名,这个时候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集体荣誉,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失望」。

六一儿童节游行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管乐队」,大概十六人左右的编制规模。当时因为自己害羞怕别人笑话自己做不好,所以从来没有去试过任何乐器,更多只是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其实我一直是很羡慕「小号」或者「队号」这个乐器的。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天听到校广播站播音说管乐队招募队员,然后就试着尝试了一下,然后被当场告知「肺活量不足」而被淘汰,虽然结局不太好,至少我知道了吹小号是一种什么感受。「这个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些农村孩子和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的区别」。

除了这些,爷爷奶奶还能给我一些在当时看来非常奢侈的零花钱,虽然比不上过年给的压岁钱多,但是不像压岁钱一样还得上缴,这笔钱有绝对的自主权。六一当天下午是放假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把大部分零花钱都贡献给了离学校只有200米的「电子游戏厅」。

我不知道别人的儿童节是什么样的,我的儿童节极其短暂。因为生在农村没上过幼儿园,算学前班小学一共六年,但是真正知道儿童节含义是从小学3年级开始,真正的儿童节也就过了3次,上初中以后就再也没人给过儿童节了,更不用说戴什么红领巾了。

最后,祝我们儿童节快乐。

Hook:几条线组成的解密游戏

『Hook』这款游戏,类似于小时候玩的「九连环」,看似简单,实际上想玩通还真的不容易,貌似我印象中我玩『九连环』就没有成功过……

HOOK

『Hook』游戏设计的很简单,完全就是通过几条线来控制整个游戏,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这些线的先后顺序,这也是这款游戏的核心所在。如果你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说不好玩这款游戏还能治好你的病……

没有时间限制、没有关卡成就、简单的颜色搭配、没有文字说明,这并不妨碍这款游戏成为一款好游戏,除了在手机上玩之外,还可以在线玩一部分关卡,点击这里试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