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三十五岁生日。

最近在天津出差,估摸时间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大连。这段时间晚上和公司98年的小朋友住一个屋,98年的小朋友时不时的拿我俩的年龄差距开玩笑,让我又略微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已经从那个刚上班时的后浪变成了前浪。我并不生气,我又不需要隐藏自己的年龄来讨别人关注。王朔不是说过一句话:「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没年轻过。」

我打小没有什么理想,也压根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东西。对于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每天的理想就是能和发小一起玩,爹妈多给点零花钱。我的父母也不会问我有什么理想这么文绉绉的话,遇到问题一般最终的结局都是以暴力解决一切,如果一次不够就第二次。就很像我的大部分父辈们,遇到了问题一般都不会去主动解决,大多都忍气吞声一样,或者什么也不做坐等发生奇迹。

对理想这个词有印象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大学的汉语言老师突然在班里询问每个人,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我当时的回答是什么,但对理想有了初步印象,然后就开始给自己树立一些小的目标,比如一部CD机、一部诺基亚彩屏手机等等。上班几年后,感受到了社会的现实,也感受到了来自前辈们的照顾,自己变的更理性了一些的同时,愿望也变的更加实用。比如我现在的理想是大约10年前立下的——45岁退休。

注意,45岁退休,并不是财务自由。现在已经进入到21世纪第三个10年,除了上班还有很多的途径让自己获得稳定的收入,甚至更高的收入。另一方面,是由于自己有些厌恶上班,这种厌恶感应该会随着自己上班时间的持续的增加而增加,除非这份工作还能让自己保持长期的热情。毕竟,上班并不会让自己变得富有这个浅显的道理,我早在几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即然暂定自己45岁要退休的这个远大理想,我现在就需要多做些准备,来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这一年看了很多书,大约有60多本的样子,这是近几年看书最多的一年,有将近一半都是在疫情期间看的,kindle依然是除了手机外,我使用过最多的电子产品。

这一年,有点小小的遗憾,那就是:播客。从去年开始就有这个念头,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自己还一时冲动添加了几件录音设备,但一直没有进行实施,希望在我下个生日到来时,我已经制作了几期播客节目,并且还有很好的规划,努力让播客成为继写博客之外,另外一个能让自己输出的渠道之一。当然,如果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搞,那就更好了。

最后,祝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杨某人,三十四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三十四岁生日。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年岁越大,越感觉时间过的快。以前只是听家里的长辈这样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三十岁以后,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每一天依然是24个小时,每周依然是7天,但感觉时间就是越过越快,并且还在不停的加速。当你十岁的时候,每过一年,占你生命里的十分之一,当你30岁的时候,每过一年,占你生命里的三十分之一,从数学上来讲,三十分之一要比十分之一小的多,因此从感受来讲,时间越过越快是对的。从经历过的事情的多少来讲,年岁越大,经历过的事情也越多,某一件事情占所有事情的比例也越小,因此,记忆会模糊,记忆就会缩短,间接导致时间越来越快。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出现所有地方的生活节奏都一样的错觉。上周在「上海」待了一周,这也是近2年头一次出远门,在迪士尼、地铁里、马路上看到行色匆匆的年轻人,发现自己真的和他们脱节了,他们的节奏才是我应该有的节奏,有可能是年纪变大,让自己倦怠了。有的时候,年纪并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生活的节奏和动力。经常出去走走是对的。不过,上海人变态的「车让人」让我极度不习惯,有机会你们可以去感受下。

年纪大了,看着身边的年轻人总会有种错觉,满眼都是年轻的自己,间歇性的会有教育一番对方的冲动,告诉对方应该如何如何,不过还好我都「按」住了自己,免得对方喊我神经病。回过神看,年轻不都是这么挥霍过来的么。王朔说「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没年轻过」,貌似也有一些道理。年轻都是这么浑浑噩噩的虚度掉的,没有多少人能把握住二十来岁的好年纪。当然,我在教育别人的同时,肯定也有一些比我年纪更大的人想教育我,只不过他们和我一样,按住了自己。

按住自己,这应该也属于成熟的一个表现,直白的讲就是更加沉稳了,不会那么冲动和无拘无束,因为生活的这把铁链随着时间的推进也在不断的加重,生活工作的压力已经够让自己喝一壶了,哪儿特么的还有闲工夫去管年轻人,想想自己这个比较尴尬的年纪——即要和比自己更有经验的但但年纪更大的人竞争,还有和比自己更有精力对生活品质要求也不是那么高的年轻人竞争,想想,真的是无比沉重。也只有在深夜老婆孩子都依次睡着了,自己轻手轻脚的跑到阳台,在家里宠物狗的监视下抽根烟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刻才能真正的放空自己。抽完烟,明天生活不还得继续。

最后,祝杨某人,三十四岁生日快乐。

杨某人,三十三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三十三岁生日。要不是昨天下午接iris下班,看着iris手里拿着的蛋糕,还嘴欠的问了句为啥要买俩蛋糕,还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都说上学的时候,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候。其实,我不怎么认为。我认为上学的时候虽然很傻很天真,但花着每个月父母给的零花钱,总是放不开手脚。总不能每年生日的时候胡吃海喝一顿,然后接下来吃一个月泡面吧。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儿,我从来没干过,大部分时候的生日,远没有那么神圣和需要庆祝的,和一年中的其他的三百六十四天没啥太大的差别。

最无忧无虑的时候,应该是二十来岁的时候。开始工作了,也不再好意思问爹妈要生活费。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挣得钱虽然不多,但要和上学的时候比,手头肯定宽松不少。能有计划的攒些钱买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生活过的也算惬意。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目标,但很自我。

过去一年,相对前些年,过的略显焦虑一些。一方面是工作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在处理一些人和事的时候,总是显得不那么得心应手。按理说,到了我这个年纪,这些应该都很门儿清,但这些事情到我面前的时候,总是会显示出我的弱势。年轻的时候,总是认为智力是第一生产力,智力不够肯定是自己不够努力,自己加把劲就能赶上。但现在,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结果就是,以前有可能十分努力能收获五分,但过去一年,按照我自己的标准,顶多收获了一分。过于痛苦的挣扎于一些人和事儿之间,结果很多时候搞的自己很狼狈。未来几年,有可能的话,学学大多数人,多学一些套路。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我一直生活在想对乐观、自信的生活氛围中,有的时候甚至是一种天真的自信。自信自己能对自己负责,能对自己的未来规划好,按照计划好的步骤一步步走下去。过分的自信有好的一方面,每天醒来都像打鸡血一样,不管昨天收到啦多大的挫折和社会再教育,今天的我依然是个牛逼闪闪的我,非常自信的相信别人能干成的事儿,自己也一定能干成。

过分的自信也有不好的一方面。忘记了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充满竞争、危机四伏的丛林,忘记了赤裸裸且残忍的丛林法则,过分的自信导致某些方面自己非常的自我,而从战术和战略上通通选择藐视,忘记了要和自己竞争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同龄人,还有比自己更自信的年轻人,以及经验更丰富且年纪也比自己更大的那些人。

但,生活依旧丰富多彩,依然需要去面对这样那样的问题,也正是这些问题,让自己的每一年都不一样,让自己划出自己应有的生活轨迹。

最后,祝杨某人,三十三岁生日快乐。

2018,新年快乐

又是新的一年,祝各位新年快乐。

从早上开始,陆续收到不少朋友用「微信」发给我的祝福。虽然大部分人都是群发的,没有拉黑,没有删除,至少说明双方都还是联系人。就凭这点,就已经足够了。有不少朋友这一年也没怎么联系,甚至都没机会见面,但春节又让人和人之间有了联系。从这方面来看,过节还是有好处的。

今年,只收到一条「短信」拜年的,这个人还是我表弟。除了我表弟发给我的拜年短信之外,还有几条营销短信,短信的内容明显不同于半年前的营销短信那么直白,貌似是受近几年在互联网上很火的「增长黑客」这个概念的影响,短信的内容很委婉,说明互联网人还是最爱学习的那群人。

年前因为「集福」活动看似很活跃的支付宝,在今天反而没有任何动静,因为大部分人都已经集全了所有福字,又重新回到了微信。虽然春晚前几分钟里,有好几条关于支付宝的广告,但是大家就是不爱用支付宝聊天。支付宝和微信,在这一天可谓经历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没怎么看春晚,10点的时候已经把电视关掉了。今年过年没回家,因此以前看春晚的时间,都用来和家人视频聊天了。想想这一年家里人都身体健康,心里就踏实了不少。如果不出意外,明年过年,肯定会和家人在一起。已经有3个春节没有和我爸妈一起过了。

好在,我给我家里的长辈们,每个家里都配了至少一个iPad,平日里多几次视频聊天,也是不错的。长辈们刚开始很拒绝。后来他们开始问我:这个怎么用,那个怎么用的时候,我就认为我没有买错。虽然他们年纪大了,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其实是一直存在的。

最后,把崔健的「春节」这首歌,送给你们。虽然这首歌发表至今已有近20年,但这首歌依然很准确甚至犀利。

还是一年一度 看起来还挺新鲜
人心里都清楚 该变的还都没变
谁最会装糊涂 谁就最有点儿远见
谁这时候最激动 谁就最明白这点
一年一次机会 欢笑就是发泄
不是直来直去 也不是简单强烈
拐弯抹角的点缀 不痛不痒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