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瞎扯淡

闲扯「黑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果刚认识一个人,这个人满嘴跑黑话——几乎几句话中都会有一个特殊的词,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能耐,他在用这些黑话来掩饰自己的无知或者实战经验的短板。

造成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

一、我着实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二、我年纪大了,接收新鲜事物的能力在下降。

最开始我了解到的一些黑话,是PV、UV等这些词,听到这些词的时候,感觉很高级,认为这就是互联网从业者应该懂的一些词语,很快我就学会了这些词语。一开始在客户面前说这些词的时候,自己还沾沾自喜,认为客户被自己唬住了。见的客户越多,越感觉不对劲,既然我说的一些话,是为了能让客户明白我能给他带来价值,或者能让客户意识到我说的这个东西有用,用一些大白话来说这些词,貌似客户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再后来,就变成了:视客户的基本情况,如果客户是传统行业的客户,我尽可能用大白话说;如果客户是某行业,本身就满嘴黑话,我就配合到底。现在,无论客户是传统行业其他行业,我都尽可能的选用大白话来说这些事情,我的感受是:大白话能更容易将一件事情表述清楚(不包含给客户做的文档报告之类的内容,比如PPT这类天生就是装的形式),黑话说的多,自己爽了,但隐约觉着容易拉大和客户之间的距离。

再说第二个问题,年龄大了,接收新鲜事物的能力下降。从人体的生长规律来讲,年龄大确实会导致接收新鲜事物的能力下降,无外乎有两个原因:

1、受家庭、心智、体力、注意力等因素影响,接收新鲜事物的精力被分散掉;
2、经验积累的越多,遇到问题或者新鲜事物,第一反应是用经验解决问题,经验解决不了然后再去学习。人类的大脑机制设计的就是如此,遇到新鲜事物,大脑会优先判断是否可以不经过学习就解决掉这个问题,而不是直接去学习新鲜事物,否则大脑的记忆功能就会大大的打折。

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能更好的做到遇事不惊,学会如何分配自己的精力、注意力,是这几年思考比较多的内容,如何将自己有限的精力、时间利用到最大化。每天去打开各种APP、排行榜学习网络黑话,肯定不是最优的选择。

当然并不是都不学,学习哪些已经存在时间比较久的黑话,通过搜索来了解下黑话的来由即可,颇有些像现在看的一些书,很多都是长销书,去刷畅销书榜单这种行为几乎不做了,虽然现在不缺书单,但更多的是明白,特别是互联网:每天产生的所有内容中,99%都是垃圾,不要让这些垃圾占据你的大脑。

从扯氮集看到一篇文章叫《论黑话》,发现这个话题自己曾经被困扰过,试着记下自己的一些看法。

分类
瞎扯淡

闲扯淡:老罗直播带货

1、老罗宣布直接带货。有点意外,曾经的第一代网红、著名新东方英语教师、牛博网站长、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校长、锤子科技CEO,如今被沦落为直播网红,角色的变化之大让我意外。不意外的是,之前老罗就在微博上说过,锤子科技欠外债6个亿,虽然可以不还,但他选择还款。理由是:出于道义和情怀。

2、4月1号晚上开始直播,看了大约1个小时左右。后来又陆续播了几次,看了其中的两三次,每次看15分钟左右就选择关掉抖音。从老罗的表现来看,老罗是不喜欢现在的这种形式的。无论是老罗的现场表现,还是毫无组织的语言表现,都没法想象出,这位曾经把手机发布会搬到鸟巢,竟然有几万人自愿付费去现场看。唉。如果不错意外,老罗,未来还是要做手机的。

3、自从老罗宣布直播后,抖音近期强推直播。从近几天刷抖音的记录来看,平均每5-8条视频中,就会有一个直播,力度之大是之前没有过的。一方面原因是,老对手快手的直播数据一直比抖音好,抖音必须发力否则会掉队;另一方面,淘宝、京东、拼多多上直播的内容越来越多,抖音不甘沦为只是一个视频内容平台,直播,是必须要做的。

4、抖音的slogan是「记录美好生活」,从之前的自己刷抖音的内容来看,抖音和微博没区别,明星聚集、头部效应明显,内容也大多是一些「美好」的事情,相对「平凡」的事情是没法在抖音上火了的。

5、快手的slogan是「记录生活记录你」,不主动招揽明星入住,更多的是三线以下城市人的生活记录,外加多年来一直强推「同城」的概念,推荐的内容中,40%-50%的内容都是同城的内容,更加希望让用户发现身边的人事物。

6、快手和抖音前期的定位不同,以至于现在快手的社交属性会强于抖音。不同点就在于同城,快手可以让你更容易的发现同城的好玩的人事物,而抖音则有些骑虎难下局面。有可能在一二线大城市无感,因为一二线城市太大,导致于即便你发现了一个同城的好玩的地方,但一导航发现距离超过20KM,大部分人就放弃了。而三线以下城市,由于城市相对较小,在快手上看到一些好玩的人事物后,更容易去线下变现,逐步发展成熟人社交关系。

7、以前每年只有双十一、六一八的时候,所有网民都才会到了零点后都去买买买,而现在,每天晚上8点都能去买买买。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长时间,网民们会进入疲倦期,至少,现在依然处于上升期,依然没有到顶。

分类
瞎扯淡

闲扯淡:复工一周

这是我度过的最长的寒假。最长的暑假是2003年的非典,那年我上大一,从3月底一直休息到9月学校开学,也没补课,也没退学费住宿费,开学后莫名其妙就大二了。

复工晚,是因为我年前离职了。另一方面,接收我的单位迟迟不全员复工,我属于新员工(虽然早就认识并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毕竟没有办理入职手续),然后就基本属于最后复工的这一波。

春节前最开始有了疫情后,每天都打开丁香园的那个疫情统计链接,看看今天新增了多少死亡了多少,坚持了2个星期后,就逐渐忘了这回事儿了。我近几年很少主动去新闻网站看新闻,一方面是因为感觉大部分新闻都是比较负面消极的,另一方面是当时看了卫报的一篇老文章说看多了新闻会影响身心健康,链接在这里

每天首要任务研究菜谱做饭,经过近3个月的磨练,厨艺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也真的养成了做饭的习惯。做饭真的很省钱,粗略统计了下,三口人一个月吃饭大约只需要1200—1500元之间,所有食材都从麦德龙采购。

不复工这段时间,每天除了陪孩子玩,剩下的就是看书刷剧,今天才过了1/4,但看的书的数量已经超过去年的2/3,几乎3-4天一本。每年的年终,豆瓣都会出一个统计(现在是每个月都有),以前看到那些一年读书上百本的人,觉着这些人数据都是假的吧,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我认为这些人应该都是上大学的学生/研究生之类的。

当然,除了看书,看得利用这段时间充充电,比如产品数据相关的。目前在做的职业是产品经理方向,从整个行业的观察来看(主要来自于招聘网站),纯粹的功能性产品经理,市场需求非常低,或者只针对实习生/刚毕业的学生,对数据产品经理的要求在不断提升,虽然大部分公司的CTO之类并不能真正明白数据产品经理能干什么(从招聘需求中能看出些端倪),能如何提升产品数据表现,但,这是趋势。

这段时间,还有那么几天冲动的想录【播客】,还高价买了只索尼的录音笔。到现在,第一期节目还没录完,今年有机会总会录几期的(暂时这么决定)。录播客,一方面是因为好玩,另一方面,是想让自己的语速慢下来,熟悉我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我说话的语速稍微快一些都能达到英雄联盟解说级别的,虽然很努力让自己慢下来,但一直没慢下来。

这段时间,由于迟迟不能复工,偶尔还在想,如果一旦在社会上找不到工作,自己能干点什么养家糊口。毕竟,产品经理肯定不能干到退休,遇到那种努力几年就能让自己财务自由的机会也非常的渺茫,所以,琢磨琢磨也是没错的。

啰嗦的有点多,这篇就这样吧。

分类
瞎扯淡

帮帮nang(忙)

「爸爸,帮帮nang(忙)」,这是我儿子最近的口头禅。

当爹妈的,最怕的是不知道孩子的诉求是什么,所以,每当我儿子和我说帮帮囔(忙)的时候,我都非常的开心。

从我的记忆里,除了工作向同事求助之外,很少向别人张嘴说:帮帮忙,这3个字。这三个字很多时候比对不起都难说出口。一方面是由于自己很要强,认为别人能做到的事情自己努努力肯定也能做到;另一方面,由于自己是家里的长子长孙,从小就知道自己要做个榜样给我的弟弟妹妹们看,不能将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出来。从小就有报喜不报忧的意识,特别是从初中开始住宿学校后,几乎没有和我父母主动提起过哪些事情需要帮忙。要不是自己努力搞定了,要不就是藏在心里,虽不甘心但的确无能为力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胡适先生说过:“好的关系,都是‘麻烦’出来的”,大意是如果生活或者工作中想和某人拉近关系,就主动找对方帮忙完成一件小事儿,和对方的关系就能迅速的拉近。有时候琢磨琢磨,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毕竟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靠共同话题来持续维系的。道理都懂,但依然学不会。

所以当我的儿子跟我说帮帮忙的时候,突然觉着这三个字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那么简单,一方面知道了他的诉求,另一方面举手之劳的同时,还能增加父子俩共同完成某件事情/期许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