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护脸网

如何获取iTunes Podcast中播客的RSS地址

自从开始使用爱疯,爱疯中自带的软件中除了「手电筒」、「闹钟」之外,用的最多的就是「播客」——也就是所谓的Podcast。相比较于听歌、相声之类的,我更喜欢脱口秀类的节目。

在2010年左右使用的电话是Blackberry 8520,在搜索黑莓软件的时候发现了有个播客内容叫「莓控听」,播客的内容大多是关于黑莓的一些新闻和使用技巧,直到那个时候才发现有别于音乐和电台之间,还有「播客」这么东西,后来就发现了著名的「糖蒜广播」。几乎将「糖蒜广播」2014年以前的所有节目都听了一次,大多时候是在上班的时候听或者偶尔暴走的时候听,非常的有趣,话题也非常的广泛,听的过程中还能发现很多好听的音乐。后来,后来,2014年以后的糖蒜广播变了,是的糖蒜广播变了,变的不如以前好听了,后来据说是糖蒜广播接受融资要商业化了……2014年开始听「冬吴相对论」,也是非常的好的播客电台,内容涉猎围绕着商业互联网展开,but,后来也停播了。

虽然爱听的节目都纷纷变了或者停播,但是播客依然是最喜爱的休闲方式之一。在2014年11月14日,目前来说最好用的第三方播客APP——Castro免费了,记得当时还发微博免费进行宣传,不过从微博的阅读量来说,远不如某个明星劈腿更受关注。

Castro相比较于苹果自带的Podcast最大的差别是:所有的播客节目都需要有一个RSS地址,才可以进行收听。

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因为国内的近几年兴起了太多的网络电台比如「喜马拉雅」、「荔枝FM」等等,这些网络电台为了用户留存,故意的将这些内容的RSS地址隐藏掉,用Podcast听没问题,因为里面内置了排行榜和博客推荐,点击就能播放,猛然发现Castro突然没了用武之地,因为找不到这些节目的RSS地址……直到,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网站:

Feed Flipper

这个网站可以将iTunes Podcast的地址解析为RSS地址,举个栗子:

1、我想听锵锵三人行,在Podcast中看到「锵锵三人行」隶属于「凤凰FM」;

凤凰FM

2、打开搜索引擎,搜「凤凰FM+itunes+podcast」,看到「凤凰FM出品在 iTunes 上的“凤凰FM”」,并且底部的链接是「itunes.apple.com/sg/po……」;

凤凰FM

3、点开链接,看到如下页面,确认内容无误,复制该网页链接;

凤凰FM

4、打开Feed Flipper,将复制的链接黏贴进去,然后倒数3秒,你会发现RSS地址解析成功;

凤凰FM

5、然后复制RSS链接到Castro,然后「凤凰FM」就出现在了Castro播客列表中,成功!

凤凰FM

分类
护脸网

便携与安全

1、昨天晚上睡觉前,听iris说携程网信用卡信息被泄露,由于去年去西安用了信用卡付款订了家酒店,因此按照新闻上的说法,我们的信用卡应该也在范围之内了。今天早上果断的打信用卡客服电话进行换卡服务(换卡服务是免费的)。虽然携程网很快的给了了两小时修复漏洞的消息,问题是,谁信你呢。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就有消息说携程存储用户信用卡信息,1月份到现在已经有了两个月时间,这个时间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太长了。

2、携程网的相关技术人员肯定也在1月份就知道了这条消息,但是就是不处理或者“滞”处理,这个虽然对于消费者或者用户来说有点不负责。但是仔细想想,其实绝大部分为我们所服务的公司遇到问题都是这么干的。所以你也没必要大惊小怪责怪携程不负责,因为这是在中国。你可以理解为信仰缺失。

3、互联网的不断演化推进了生活的便利性,但前提需要提供给别人更多的信息才可以换取更方便的服务。就像是经常有人为我余额宝是否安全这个问题,我给的建议是:在需要转账的时候才在手机上安装支付宝钱包,如果是为了每天查收益的话,就不需要安装这个了,为了安全。

4、我个人目前没有信用卡,原因是前几年因交友不慎,把信用卡借给朋友救急,然后朋友把卡刷爆然后人消失,不幸有了违约记录被划入到了黑名单。按照中国银行给的信用期限来看,近期即将会解禁,但是我依旧不会申办信用卡,为了安全和自己恶意消费导致自己破产。

5、以前写过一篇关于关于互联网隐私的日志,对于一个几乎天天上网还喜欢到很多论坛注册账号下载某些内容的人来说,几乎是没有什么隐私的。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你肯定不会每一次注册都会想一个全新的ID和一个不同的密码,绝大部分人在很多地方注册都是用相同或者类似的账号和密码进行注册,一旦某一个网站将的你的信息出售或者被泄露,其实你已经没有了隐私。同理,银行卡和信用卡的密码也是一样的。

6、让人又爱又恨的互联网。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生活了有更多的便捷,越能体验到互联网的便利性,越会产生对互联网的依赖。而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最近几年一直在跟进大数据相关的项目,想实现大数据就就需要收集大量的上网数据,你和我都是这些数据的贡献者。你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监控范围之内。

7、当然,或许看到这里有些悲观,深刻的感受到互联网的可怕和人的可恶。其实不然,有很多公司已经在着手于做这些事情,比如我一直很喜欢的google公司近期全面启用HTTPS加密保护,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公司加入到这个行列。

8、便携与安全永远是不可能兼顾的。为了安全,在通过电脑或者手机进行消费的时候,稍微谨慎点,再谨慎点。在进行操作的时候,仔细观察所让你填写的每一项,如果还有类似携程这样的:在第一次进行信用卡消费时,填写了持卡人姓名、持卡人身份证、银行类别、银行卡号、银行卡CVV码、银行卡支付的6位数字,而在第二次消费的时候只需要填写银行卡后四位即可进行消费应用的时候,你就要小心了,或许下一个泄露用户信息的公司就是这家。

9、近期微信支付和二维码支付很热,建议谨慎点进行使用,在没有充分了解这些应用的时候,强烈建议不要使用。

分类
护脸网

玩推一月感受

或许现在再谈twitter有点晚,不是因为twitter已经上市的原因,而是鉴于新浪微博现在也不温不火,甚至出现了活跃用户下降的趋势,几乎可以预见微博的生命周期开始走下坡路。而我几乎不更新微博,微博现在的作用和阅读器差不多,关注我的微博,通过博客关联这个功能,你能很快的知道我一两个小时前写了篇日志之外,几乎看不到我更新的任何状态。用我的话说:微博,戒了。

虽然戒掉了微博,也几乎不再上饭否(刚戒掉微博的时候玩了一段时间),但是类twitter之类的工具还是要用的。微博最大的好处是实时的获取最新的消息,甚至是海量的消息,如果你和我一样有一些强迫症,一旦开始刷新就停不下来,我建议你关注的人数不要超过30个,其中草根大号不超过5个,这样,俩星期,就能轻松的戒掉了微博。微博扮演的角色是获取信息的工具,而不是娱乐APP。

在推特上一个月,一共发布了68条推文,关注了13人,被关注1人(还是个卖电子书的),从数据上来看,几乎找不到比我更惨的twitter账号,各种指标远远低于平均指数(虽然我不知道平均指数是多少)。在我关注的人中,有12个人是讲中文的,还有一个是纽约时报中文网。似乎和在新浪微博、饭否等上面差不多,更多的时候是个看客或者过客。不过,从twitter的相关推荐用户来说,twitter上中文账号还真不少,远比想象中的多。

twitter是简陋的,更多的算饭否的升级版,跟新浪微博完全没法比,背景图片不够华丽,首页的按钮也不够多,游戏也没有,热门推文也没有,甚至连广告都没有。这是两年以后再次看到推特的第一印象。

为什么twitter界面不做那么华丽?

这是我想最多的问题。当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样做是为了和手机APP界面保持一致性。twitter的手机客户端APP和电脑端几乎相同,无论先用哪个,再用另外一个的时候可以做到瞬间上手,减少用户的试用时间,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好友的推文上。简洁的永远是最好的。

功能这么少?

twitter的电脑客户端和APP客户端的具有很高的一致性,所以功能按钮方面也几乎相同。更多的按钮,意味着分散用户精力的可能性就越大。在这方面,国内的几乎所有的APP都做不到这点,从这些公司的角度来看,更多的功能意味着吸引点越多,就能将用户留住。如果有一个类似的产品上有个功能我没有,会给人一种很无能的感觉,或者说开产品发布会的时候没有太多说的。

微信在按钮这方面做的还可以,只不过是把按钮深层话,比如我想备份手机通讯录,至少需要经过:我——设置——通用——功能——通讯录安全助手,至少这五步,初次使用至少在十步以上。初次使用,如果想要完全搞懂所有功能,估计1/3块电池电量的消耗时间差不多就能完全搞懂。

至于功能按钮加减法的问题,个人认为,一款APP如果不停的再做加法添加新功能,完全是对核心功能不自信的表现,否则要那么多毫不相关的功能干什么,还额外增加安装包的兆数。

先就这么多。以上都是猜测,或许都是错的。欢迎各种喷。

分类
护脸网

I Forgot My Phone

Digg Reader浏览订阅的纽约时报中文网看到了「放下智能手机,活在当下」(需要翻墙),有点小感触,顺便摘录了部分内容拿过来。

这个时长2分钟的视频观看量已超过1500万次。视频开始一对男女躺在床上。喜剧演员查勒妮·德古兹曼(Charlene deGuzman)扮演的女子默默凝望,而她的男朋友拨弄着智能手机,毫不在意。

随后展现的就是德古兹曼彻底反乌托邦的一天:共进午餐的人盯着手机,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听音乐会、玩保龄球,还有在一个生日派对上,都是同样经历。(甚至过生日的男孩都在用手机录制派对场景。)视频末尾,一天结束后,德古兹曼和男朋友回到床上;他还在玩手机。

观看德古兹曼的视频多少让人感到不安。它直击我们的智能手机迷恋文化,让我们如坐针毡地意识到自己对于那小小屏幕沉醉,同时也提出,用身心去生活而不只是观看,也许能让生活更美好。视频中不乏搞笑场景——一位男士在海滩上求婚时还不忘用手机拍摄这特殊时刻——但主要还是感觉……难过。

上周,波兰的无声音乐节(Unsound)表示不需要“即刻录制”,禁止歌迷进行拍摄和分散观看表演注意力的举动。摇滚乐队“是,是,是的”(Yeah Yeah Yeahs)主唱卡伦·欧(Karen O)4月在纽约的一场表演中,告诉观众把手机收起来(并用了脏字以示强调)。

智能手机并不是第一个罪魁祸首让人忘记当下的产品,在智能手机之前还有电视机。

纽约的几家饭馆,如桃福子(Momofuku Ko)和布鲁克林美食店主厨餐桌(Chef’s Table at Brooklyn Fare)禁止客人对餐点进行拍照。(美食爱好者们注意:给您的藜麦添加Instagram怀旧效果而后美轮美奂地上传是没有必要的。)当然,很多拼命坚持把电视挡在厨房之外的父母们可能会把智能手机视为文明晚餐的下一个威胁。20世纪50年代后期,电视开始从起居室转移入厨房,经常被推到餐桌边和家人们共进晚餐。后来,吃饭时看电视又成了不礼貌的行为。电视又被送回起居室。

在我的印象里,对于很多还不懂事儿的孩子来说,电视机的诱惑力大于一切,他们在看的是已经看了N遍的《还珠格格》《西游记》之类的电视剧。虽然很多小孩儿对局中的情节几乎倒背如流,我试着问过几个小孩儿,「你都知道演的是什么了为什么还要再看一遍」,小孩把脸扭向电视机嘟囔的说「我就是要看,我拿着遥控器呢」。看来人的惰性并不是从成年后才开始的,小孩儿也知道看已经熟悉的东西比较省劲儿。

前几天的某一个晚上,吃完晚饭扔完垃圾,坐在小区内的长满荒草花厅边看手机。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大婶在聊天,她们大声的在谈论「小孩儿玩手机忘了吃饭,玩手机导致谁谁家的小孩近视」的事情,还时不时的往我这边看,似乎我是罪魁祸首还被抓了个现行,当时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为了表示淡定,更为了表示我不是小孩儿,也不近视,我继续看我的手机。

5分钟后,我惺惺而逃,为了躲避两个大婶恶狠狠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