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护脸网

人性能打败所有功能

由于「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被害事件」的发酵以及更多细节露出,滴滴已经关闭顺风车业务。被迫滴滴关闭顺风车业务的,不是市场竞争也不是自然规律,是「人性」最终打败了顺风车业务。

人类的进步以及区别于动物最大的根本点在于对新鲜事物的不断探索和继承。如果为了避免悲剧发生不再进行新鲜事物的探索,这肯定是不对的。在进行新的探索时,如何能尽可能的避免悲剧,将是长期的试探和考验。

这篇,不讨论滴滴这件事儿本身,尝试讨论下「人性」。

—————-

转行开始做产品经理以来,「人性」是我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

  1. 新的需求,考虑人性;
    需求评审,考虑人性;
    需求改进,考虑人性;
    ……

一直在互联网公司上班,需要持续的学习和充电,除了日常看书、做产品刷经验之外,还看一些文章和大佬们的经验之谈,这些文章和大佬们也在反复的谈「人性」。

人性到底是什么?具体包含什么?这个疑问纠缠了我很久,到现在也是一知半解,按照我现在的理解,人性包含两个方面:

期望自己能做到:仁、义、礼、智、信

期望别人能做到:贪、嗔、痴、慢、疑

期望自己能做到的这些,九年义务教育基本就一直在讲这些东西,哪怕是再不学习,经过长年累月的灌输,大部分人都能很容易理解。

而对于期望别人能做到的,基本没有现成的资料可供参考,这五个字中,除了贪之外,其他四个字对于很多人对于很多人来讲都很陌生,甚至第一次见到。

目前从我理解的层面,更多是对「贪」的理解:

贪:指众生对于色、声、香、味、触五尘,或财、色、名、食、睡等五欲境界,产生执着贪爱的妄想心。

比如:

  • 看到漂亮的姑娘,虽然不认识,但会多看几眼;
    听说商场打折,会遏制不住自己一定要去商场看看,哪怕现在是晚上9点;
    饿了么给我发了个5.8元的大红包,中午就订饭吧;
    群里有人发红包,虽然知道是1分钱,但仍然想点开;
    本来想去商场买1件T恤,但发现商场满三件85折,回家后发现买了6件衣服;
    ……

而日常在做某些产品功能的时候,也会考虑到这点,比如某项业务流程太长,要不要重新设计下流程,让流程更短,让用户少操作;又要过节了,搞点促销活动发一波优惠券出去吧,能提升销售额;邀请好友注册,能获得一些特权等等。

每次在需求评审的时候,对需求的描述和愿景能指向让让用户更方便、更快捷、更依赖的时候,这些需求很容易得到认同,否则或多或少总会有人站出来进行挑战,认为怎么怎么做会让用户更方便、更快捷、更依赖……

—————-

之所以我会这么思考「人性」这个问题,是我发现很多大佬除了英语讲的都比较好之外,还有一个不算共同点的共同点:信佛。在微信公众号里的一些媒体记者写的关于佛学方面的文章,比其他类文章更受欢迎。虽然看不懂也不是非常愿意看,带着好奇心硬着头皮尝试读过一些后。

有可能,佛学不等同于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更多的是停留在事情本身,反复的再讲这件事儿的发生所产生的意义,很少讲到人的心理动态。而佛学,对这方面的解读或许会更多一点。

我没有读过佛学相关的文章,所以关于佛学的内容都是我的猜测,有可能全部都是错的。

分类
护脸网

你侵权了

4月下旬,「煎蛋网」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侵权后。五一小长假放假前一天,也就是4月28号,我司也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侵权,侵权的原因是公司公众号里,有几张图用的是视觉中国的图片,然后就被发邮件告知:你侵权了,赔钱……

好奇心作祟,专门上视觉中国的官网上看了一眼,发现视觉中国的官网有一项增值服务叫「权利清除服务」,该业务在官网是这么介绍的:

视觉中国专业团队通过遍布全球的律师和经纪公司资源与第三方权利拥有者沟通,协助客户解决明星肖像、建筑物权、艺术品、知名商标、流行音乐等商业使用授权问题。

然后,还是这一页,还有不少成功的案例,都是些大公司,比如「宝马」、「华为」、「洲际酒店」等等。

看来,坊间流传的貌似是真的:这家公司有点碰瓷的嫌疑,虽然从法律上来讲没问题,但是有些事情的做法值得商榷。比如:发现有盗用图片后,不第一时间给予通知,而是「养肥了」再进行起诉等等。

越来越多的侵权案例的出现,至少说明大家越来越重视版权这件事儿,这是互联网乃至整个社会进步的表现,我是支持这样的行为的。

视觉中国索赔煎蛋图片侵权的这件事儿中,视觉中国向煎蛋索赔200元/张图的索赔金额,我关注的点是:200元/张图的价格是谁给拟定的,拟定的标准是什么,还是视觉中国漫天要价,视公司的影响力、体量的不同随意定价。

从网上找不到相关的索赔标准,倒是知乎上貌似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得看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在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情况下,看侵权人的违法所得。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看到这里,就不往下细究了。创业、做设计师以及在做微信公众号运营的小伙伴们以后要注意了,小心被盯上。

End

福利:收藏备用:60 余家免费正版图片网站,应该是目前最全的的集合了

分类
护脸网

浅谈iOS微信端公众号打赏功能被取消

huiris.comhuiris.com

昨天晚上8点左右翻「即刻」看到的这条消息,当时查看一些微信公众账号的文章尾部,打赏功能还在。今天早上再看的时候,发现所有账号的打赏功能都被取消掉了。昨晚看到还能看到,应该是由于缓存机制的原因导致有几个小时的延迟。受影响的只是iOS微信端,而安卓端的则不受影响。

微信方面表示,2016年6月13日,在苹果更新的3.1.1条款中,要求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IAP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微信与苹果方面进行了长期沟通,最终微信选择关闭iOS版公众平台的打赏功能。

当然,受影响的不是我,因为我连原创标识都没有,更不用谈打赏功能了。

如果你跟我一样,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时不时的发一些东西,你在编辑文章的时候会发现,「文章内不能加入链接」、「发布的文章不能修改」等等,以前在写博客的时候,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事儿,到了微信上完全行不通。

对于上面这种情况,微信方面,从来没有明确表态为什么,一直在这方面选择沉默,能看到的只是各方的猜测,什么生态、闭环一堆名词往上扣,当然微信默不出声的全盘接受了这些「正面」评价,并很享受且懒得回应,当每个月日活用户达到7亿的时候,做什么都是正确的。正所谓,成功了,放屁都是香的。

就像是,能把iOS、macOS设计的好用的一塌糊涂的苹果公司,公司旗下的iTunes则难用的无力回天,并且从来没有改进的意思。外界解读为「固执」,而有不少人也认同,正是因为「固执」才能有今天的苹果公司。当然苹果公司也从来没有承认和解释过为什么iTunes会设计的这么难用。

虽然两家公司一直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但并不妨碍这两家公司一直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不巧的是,从IOS端微信下架打赏功能的这场博弈来看,微信从一开始就处于了下风。如果比作是一场比赛的话,微信的身份是运动员,而苹果则是裁判员,即便裁判员吹了黑哨,运动员你也没办法,必须接受结果,如果不服,红牌罚下场也不是没可能,并且无处申诉。

互联网一直有自己的规则,并且在不断的改写,公司也一样,当一个公司有能力改变一个行业的游戏规则的时候,它一定会维护好自身利益的同时,审时度势不断的修改规则,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而其他公司,只能遵守规则,否则只能退出比赛。

自由一直是相对的,包括互联网也不例外。

分类
护脸网

吐槽医院广告系统

早上陪IRIS到医院做检查,提前两个星期预约的挂号。按照挂号的顺序,IRIS应该是挂号的医生的第一个病人,原以为早上7点半到是可行的,因为有些医生会提早上班,以及因为端午节放假的缘故,来看病的人会多。

从结果来看,最初的两个判断是对的,人巨多,医生会早于8点开始坐诊。而实际情况是:医生因为腿被烫伤导致今天不能来上班,以至于8点半还没开始检查,最后不断的质问1边问询台的护士,最后护士才告知需要去别的诊室进行肉体排队进行检查。最终的结果是临近9点才开始进行检查,10点半才结束。

在排队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为毛只是因为一个医生因为突然因为身体有恙而不能来,而导致挂这个号的医生没人管,而不能通过他们的挂号系统进行重新分配,不至于前台的护士在我的不断质问下搞得很是坐立不安语无伦次。

简单梳理下医院的挂号排队系统:

整套系统按照我的推测,主线业务应该是这么设计的。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各个环节都还ok,对于一家医院来说能有这么一套挂号系统,对于患者来说确实是好事儿,比如生病了,在来的路上就可以顺便把号给挂上,到医院后直接就诊,节省了很多宝贵的时间。

但是,这套系统的应急预案可非常的差劲,比如

1、有医生突然请假,没人接手这名医生名下的患者;
2、当有别的医生来顶替上班后,排号系统依然显示着这位请假的医生的名字,而不是替班的医生的名字;
3、当有医生请假,并且没其他医生顶替的时候,请假医生名下的已经挂号的患者无法自动分配到其他医生名下;
4、当挂号医生请假不能来当班的时候,患者完全不知情,无论是挂号系统的显示器上,还是手机端的提醒,完全没有;
5、门诊科室对整套系统的控制和调配。

未完待续–

1质问:我也想正常的沟通,心平气和的问,但,这个护士撒谎。我第一次问的时候,说是崔医生晚点来;第二次问的时候还是说晚点来再等等,第三次我问的时候说崔医生腿被烫伤了来不了了。所以我只能质问,我也不想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