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忆往事

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我三十五岁生日。

最近在天津出差,估摸时间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大连。这段时间晚上和公司98年的小朋友住一个屋,98年的小朋友时不时的拿我俩的年龄差距开玩笑,让我又略微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已经从那个刚上班时的后浪变成了前浪。我并不生气,我又不需要隐藏自己的年龄来讨别人关注。王朔不是说过一句话:「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没年轻过。」

我打小没有什么理想,也压根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东西。对于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每天的理想就是能和发小一起玩,爹妈多给点零花钱。我的父母也不会问我有什么理想这么文绉绉的话,遇到问题一般最终的结局都是以暴力解决一切,如果一次不够就第二次。就很像我的大部分父辈们,遇到了问题一般都不会去主动解决,大多都忍气吞声一样,或者什么也不做坐等发生奇迹。

对理想这个词有印象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大学的汉语言老师突然在班里询问每个人,你的理想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我当时的回答是什么,但对理想有了初步印象,然后就开始给自己树立一些小的目标,比如一部CD机、一部诺基亚彩屏手机等等。上班几年后,感受到了社会的现实,也感受到了来自前辈们的照顾,自己变的更理性了一些的同时,愿望也变的更加实用。比如我现在的理想是大约10年前立下的——45岁退休。

注意,45岁退休,并不是财务自由。现在已经进入到21世纪第三个10年,除了上班还有很多的途径让自己获得稳定的收入,甚至更高的收入。另一方面,是由于自己有些厌恶上班,这种厌恶感应该会随着自己上班时间的持续的增加而增加,除非这份工作还能让自己保持长期的热情。毕竟,上班并不会让自己变得富有这个浅显的道理,我早在几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即然暂定自己45岁要退休的这个远大理想,我现在就需要多做些准备,来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这一年看了很多书,大约有60多本的样子,这是近几年看书最多的一年,有将近一半都是在疫情期间看的,kindle依然是除了手机外,我使用过最多的电子产品。

这一年,有点小小的遗憾,那就是:播客。从去年开始就有这个念头,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自己还一时冲动添加了几件录音设备,但一直没有进行实施,希望在我下个生日到来时,我已经制作了几期播客节目,并且还有很好的规划,努力让播客成为继写博客之外,另外一个能让自己输出的渠道之一。当然,如果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搞,那就更好了。

最后,祝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

“杨某人,三十五岁生日快乐”上的4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