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儿出生记

/ 6评 / 1,371 views / 0

7月12日17点28分,吾儿出生。

随着预产的日期越来越近,除了有些期待之外,更多的就是希望母子平安。也曾幻想过电视剧里的剧情,比如产房里的医生匆忙跑出来问我「保大人保小孩」之类的,不过幸运的是,幻想终归是幻想,一样也没发生。除了出生后被医生告知有轻微的「弱阳性溶血症黄疸」之外,各项指标都正常。前日街道疫站到家视访,说孩子的黄疸已经不严重,只需要每天晒晒太阳即可痊愈。

今天第一天上班,单位里年轻的同事们纷纷问我「当爸爸的感受怎么样」,我的回答是「不怎么样」。

我不是故意装作很另类的样子,我都三十多岁了也早已过了叛逆的年纪,这儿也不是朋友圈、QQ空间、新浪微博抖机灵的地方,事实是:养孩子真的很辛苦,协调两家人的关系很辛苦,这两件事情叠在一起更辛苦。

时间先回到7月11日。中午在公司附近的食堂吃完午饭,突然接到IRIS电话,说身体不舒服,按照很多过来人的经验是快要生了,可以去医院了。(很多中国人不喜欢孩子出生在羊年,外加二胎的开放,妇产医院的资源很是紧张,不到临生产的时候,都不让住院。)

至此,进入下一个篇章。

当看到医生推着IRIS和孩子一起出来的时候,IRIS能笑出来但累得基本没了力气。对孩子,暂时没什么感觉。

当我看到我的孩子的时候,说实话,没有太多的感触,跟看别人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个孩子的脚上的脚环写着IRIS的名字,没有我妈和丈母娘因为是个小男孩按捺不住的的兴奋和高兴。我只是感慨终于生了,太累了,想尝试着歇下疲惫,稍微轻松一点。累的原因是看着我媳妇儿疼了两天,并且疼的越来越厉害,我而只能在旁边看着,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我跟我媳妇儿聊天,早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坚决选择让我妈和我丈母娘唠叨我一辈子,我也不愿意因为要这个孩子而让大人受那么多的罪。到现在为止,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如此羡慕和理解过过「丁克家庭」,现在我成为了「丁克家庭」的支持者。

还有一点要说的,关于我妈和我丈母娘的,也就是孩子的奶奶和姥姥。具体事例就不说了,总结一下就是:

(完)

       
我的公众号

6条回应:“吾儿出生记”

  1. 卢松松博客说道:

    恭喜 祝您孩子健康成长

  2. leelond说道:

    所以还是一个老人帮忙伺候坐月子就够,不然你夹在中间会崩溃,还好当初只有我老妈在,不然真会崩溃……

  3. alon说道:

    恭喜~~接下里带孩子将是一个严峻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