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在细雨中呼喊》

在细雨中呼喊

余华的书都有一个特点,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一旦拿起来余华的书就放不下的原因。那就是:痛苦。

如果按照成长的轨迹,给余华的作品排列一下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童年:《在细雨中呼喊》
青年:《许三观卖血记》
老年:《活着》
逝世:《七天》

上面的这几本书都看过,看的过程中真的是一本比一本痛苦。一旦看完某一本以后,书中的内容会给自己带来异常的震撼。我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作者的真实经历,还是完全虚构,但看完后给自己带来的震撼不得不让你感叹,如果这些事真的都让一个人都经历过了,这个人,应该是世界上最惨的人了吧。

人总是要怀旧的,怀念过去,怀念童年,怀念过去的旧时光。我上学后很少回家,毕业后上班更是离家越来越远,从刚开始的200公里到现在的1500公里。有时候和我爸妈通完视频电话后,会不自觉的想起老家的一些事情。

记忆深刻的家门口的那个大坡,记忆中,那个坡非常的陡,从最下面走到最上面都非常的费劲。但现实是,每次回家看着家门口的大坡,总发现和记忆中有很大的差别,远不如记忆中那么陡,走上去也不怎么费力。每次走到坡顶往下看的时候,心里暗示自己终于上来了,但是放眼望去,也就那么回事儿。

后来,发现是记忆在作祟。人总是会记住一些痛苦的事情,高兴的事儿往往非常的模糊,所以总有人在说,快乐总是短暂的,痛苦反而会让你疲惫不堪。兴许有那么些道理。

《在细雨中呼喊》,通过记忆探索了所有清晰的、模糊的往事。这些回忆,有不少是那么不堪一击,也有不少是那么小心翼翼不可或缺,生活容不得生拉硬拽,生活本来的面目或许就是残缺不全吧。

此书最早发表于1991年,对于很多90年后出生的人来说,书中有不少内容是这群人都没体会过的,读起来会有些障碍。但,如果你出生在85年左右,童年是在农村长大的,想必此书对你来说,读起来会更容易些。

未来,长什么样?

这几天,Google的AlphaGo,和目前排名第一的围棋九段柯洁大战3个回合,最终机器完胜人类的新闻充斥在几乎所有的网站上面。甚至马云也来插一腿,说Google的研究方向不对,并放话「So TM What!」,来表达自己对Google针对这件事儿的立场。

时间倒退10年,当时的人怎么也猜不到「出租车司机会饭碗不保、自行车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出门不带钱包成为现实……」等等一系列事件的出现。

人类之前几千年的发展奠定了现在飞速发展,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的玩意儿被发明出来并得以应用。在21世纪初,还被成为信息爆炸的时代。现在,信息爆炸已经远远不能描述现在的情况,有的时候,我更愿意称之为「信息黑洞」。

就像是我在地铁上看到的一些现象,有人从上地铁开始就拿着手机在刷「今日头条」之类的新闻类的APP,每一次刷新都会有不同的内容出现,直到下地铁时候还在不停的刷新,并且每次刷新展现的内容都不一样。如果你愿意,一直不停的刷新下去都没问题。

每当闲暇的时候,总是在想「未来,长什么样?」。对比一下10年前,再看看现在,真的感觉未来的社会对于自己来讲,完全是个「黑洞」,你永远想不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直到我前段时间读完的《未来简史》。

未来简史

以色列作家 尤瓦尔·赫拉利 在2014年出版过一本《人类简史》,试着从生物进化、认知能力、宗教、欲望等多个方面,阐述为什么地球诞生几十亿年来,最终是人类统治了地球,而不是其他生物。在这个基础上,又出版了一本《未来简史》,试着阐述人类的终点在什么地方,或者说什么方向。

作者想的比我要想的要详细的多的多,以至于,当看完这本书的时候,有些瞬间我都有些「怀疑人生」,看着地铁上、马路上形形色色的人,思考他们「活着的意义」。特别是看了作者在书的结尾的总结:

这个世界的变化速度比以往更快,而我们又已被海量的数据、想法、承诺和威胁淹没。人类正在逐渐将手中的权力移交给自由市场、群众智能和外部算法,部分原因就是在于人类无法处理大量的数据。过去阻挡思想言论的做法,是阻挡信息流通。但到了21世纪,想阻挡思想言论,反而靠的是用不相关的信息把人淹没。我们已经不知道该注意什么,常常浪费时间辩论无关紧要的议题。在古代,力量来自有权获得资料。而到今天,力量却来自于该忽略什么。所以,面对这个混沌世界的一切,我们究竟该注意什么?

当然,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人类「智」的一面,当面临几千万个选项的时候,首先会选一个最简单、最容易实现的。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是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王宝强说的一句话:

人活着就是有意义,最有意义的事儿就是活着。

或许,这就是最「智」的解释。

读《全球风口: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新机遇》

先说一个小事儿,3月末公司产品地推,在高新园区万达的电影院门口。期间遇到一个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的30多岁的年轻人,在闲聊了几句之后,对方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你们公司融资了么,几轮了」?

以前融资、轮次、以及融资资金等问题一直存在于网络上以及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而在我所在的城市大连这种情况是很少有的。现在,随着创业的人群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在讲创业故事。另一方面拉勾等招聘网站,鼓励企业将公司的融资、轮次、融资资金等关键信息进行披露,以吸引更多的技术人才入驻。

连融资这些问题都能被更多的人所知道并接受,其原因就是近几年创业的公司太多了,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全民创业,都离不开机遇和资金的问题,因此,这个30多岁的年轻人问我公司融资的问题的时候,最大的感触是社会大环境在快速的变化。

《全球风口: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新机遇》,此书主要讲了两个问题:风口和积木式创新。作者现在的身份是风险投资者,早期Google Reader还在的时候,还关注过作者在新浪的博客,写的一些文章的观点当时看挺受用的。

近几年换工作或者和别的公司老板聊天的时候,经常会听到「风口」这个词。这和我这几年接触的都是些小公司的老板有关,他们有激情、有梦想,敢想敢做。每次提到某个新市场或者新模式的时候,能感受到他们的跃跃欲试的感觉。在他们眼里,「风口」很重要,占据「风口」,企业就能飞上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结果是,大部分都是跟风罢了,跟风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个大连没有,我做我就是第一个」,这句话猛一听也对,在一个全新的市场,做一个已经在别的城市已经验证过商业模式可行的事情,颇有点2010年前的国内互联网市场:国外有什么项目火,立马在国内做一个一样的,成就不了不少互联网公司,死掉的更多。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风停了,掉下来的都是猪。

积木式创新,这个概念很有意思。相比较于传统的创新模式——木桶效应,项目能发展成什么样,除了最长的木板要足够长之外,最短的木板太短也会导致项目最终无法做成。如果采用积木式创新,原本最短的那块木板选择外包而不是自己做,也就是最短的这块木板交给最擅长做这个领域的人或者组织来做,自己专注于最擅长的那块最长的木板,更加灵活的避免了最短那块木板的出现。

举个栗子,大部分创业者都搞不懂税收这块,一般的小公司都会雇一个会计在公司做财务方面的事情,但是这个财务完全不懂得资产运作,最终很有可能让这个创业公司因为钱的事儿死掉。如果在一开始就将财务方面,交给擅长资本运作的第三方公司来运营,或许会有不同的结果。

书中,最后还谈到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不是机器替代人,而是人机交互,人来教会机器进行一些复杂但是不轻易改变规则的事情,人更好的驾驭机器,机器服务于人,相辅相成。未来,人会更像机器,机器也更像人。

读书这件事儿

读书这件事儿

4月23是「世界图书和版权日」,也就是所谓的「读书日」。我也是看其他的微信公众号才知道有这么个节日。如果我打开朋友圈的话,朋友圈里肯定也是一片读书的盛世(虽然微商卖货的会更多)。

大部分书籍的定价并不贵,普遍都在三十元左右,也就是一二线城市的一顿午饭钱。虽然定价相似,但用途和结果却大不相同。吃一顿饭也就20分钟的时间,肚子会有饱腹感,也就了体力能坚持到下一次吃饭的时间。但是读一本书,快则几小时,慢则好几个月(我有一同事读狼图腾,读了好几年才读完。真事儿!)。因此大部分人花同样的钱,宁愿选择吃一顿,也不愿意读书,也是有一定他们的客观原因的。我们在吃饱饭这件事儿上,从来没有含糊过。

如果大部分人都在或多或少的读书,类似于像罗振宇这样的自媒体是没有出路的,大部分人都读书了,还用你推荐?所以罗振宇就抓住「读书」这件事儿,搞得几乎路人皆知,同时也赚的盆满钵满。哪怕是罗振宇作为创始人的「得到」APP,除了付费订阅那些行业专家发布的一些文章之外,APP里出现最多的也是各种书籍。有一点不厚道是,这些书在「得到」APP里是不打折的,所以买书我一般上京东或者淘宝。

每年都会有相关机构做一个「中国作家富豪榜」,入围的门槛相当的低,几乎百万版税收入就能上榜。最新的一年「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非网络作家类排名第一的是郑渊洁,版税收入为3000万人民币,排名第60的石钟山只有180万,可以想象一下这份榜单排行第100的作家大概是个什么情况。

反过来看看国外,「福布斯-2016年收入最高的作家排名」中,排名第一的詹姆斯·帕特森年收入高达9500万美元,这就是差距。当然,这和英语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英语有关,但差距大的有些辣眼睛。比如,村上春树《1Q84》三册在京东的定价在110-120元不等,折后约70-80元;而这本书在美国亚马逊的定价为35美元,折后价为26.66美元,折合人民币近200元。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国内图书的定价就像美国汽油的定价一样低廉。美国汽油便宜是因为需求太旺盛,国内图书便宜是因为市场太小。

自从2012年开始使用kindle后,向身边不少人安利过这款电子产品,给我的反馈结果是:想买的人不少,最终成功购买的只有1个人。绝大部分人很直白的告诉我「1年也看不了几本书,买完后肯定会在角落吃灰」。好吧,这就是现状,残酷的我再也不会向身边的人安利kindle是如何如何好。

就这么多吧,我不准备劝你们看书,我反倒希望看书的人越少越好,至少书的价格会越来越便宜,届时,我买书的时候会像个真土豪一样,买书可以不看定价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