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转载)

本文是视频『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的自制文字稿,这个视频用简单清晰的方式把经济这个大事儿说清楚了。


经济虽然看起来复杂,其实是以简单和机械的方式运行的。经济有几个简单的零部件和无数次重复的简单交易组成。这些交易首先是由人的天性驱动的,因而形成三股主要的经济动力:

  1. 生产率的提高
  2. 短期债务周期
  3. 长期债务周期

我们来看看这三个动力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继续阅读 “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转载)”

我是如何高效率的获取资讯

(一)

我现在所在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天早晚各开一次例会。虽然这个事儿经常被隔壁厂(我属于运营这边,开发属于另外一个公司)的人笑话,也经常有同事因为不知道分享什么,每次晚例会的时候,经常躲在人背后害怕被点名。让我想起了上学时老师提问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几个人不希望被老师点名的。

之前分享,大家都会问一圈每个人今天工作的内容,时间长了之后,发现大家每天的分享的工作内容千篇一律。毕竟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分工明确的社会,有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工作中也一样,有文案、策划、设计师等等。

后来,不知道是谁的提议,分享的时候,不再分享每天的工作内容,分享的内容设为:无限制,也就是说你可以分享你想分享的任何内容。

这样一搞,发现分享的内容比之前有趣不少,有分享政治新闻的、有分享重口味电影的、有分享育儿知识的……通过每次的分享,经常会遇到一些惊喜和惊吓,同时通过这些分享也确实或多或少学到了一些自己知识边界外的东西。

大家分享的内容种类越多,越是将「信息不对等」这个效应放的越大。每天除了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大家做的事情方向是一致的,得到的信息也不会相差太大。下班后的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这时候就出现了所谓的千人千面。

因此,每天的早晚例会就变的有那么点意思了。不能说非常期待,至少,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了。因为每次晚例会的分享都变成了未知数,未知的东西,在不知道答案前,总是有趣的。 继续阅读 “我是如何高效率的获取资讯”

你侵权了……

4月下旬,「煎蛋网」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侵权后。五一小长假放假前一天,也就是4月28号,我司也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侵权,侵权的原因是公司公众号里,有几张图用的是视觉中国的图片,然后就被发邮件告知:你侵权了,赔钱……

好奇心作祟,专门上视觉中国的官网上看了一眼,发现视觉中国的官网有一项增值服务叫「权利清除服务」,该业务在官网是这么介绍的:

视觉中国专业团队通过遍布全球的律师和经纪公司资源与第三方权利拥有者沟通,协助客户解决明星肖像、建筑物权、艺术品、知名商标、流行音乐等商业使用授权问题。

然后,还是这一页,还有不少成功的案例,都是些大公司,比如「宝马」、「华为」、「洲际酒店」等等。

看来,坊间流传的貌似是真的:这家公司有点碰瓷的嫌疑,虽然从法律上来讲没问题,但是有些事情的做法值得商榷。比如:发现有盗用图片后,不第一时间给予通知,而是「养肥了」再进行起诉等等。

越来越多的侵权案例的出现,至少说明大家越来越重视版权这件事儿,这是互联网乃至整个社会进步的表现,我是支持这样的行为的。

视觉中国索赔煎蛋图片侵权的这件事儿中,视觉中国向煎蛋索赔200元/张图的索赔金额,我关注的点是:200元/张图的价格是谁给拟定的,拟定的标准是什么,还是视觉中国漫天要价,视公司的影响力、体量的不同随意定价。

从网上找不到相关的索赔标准,倒是知乎上貌似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得看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在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情况下,看侵权人的违法所得。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看到这里,就不往下细究了。创业、做设计师以及在做微信公众号运营的小伙伴们以后要注意了,小心被盯上。

End

福利:收藏备用:60 余家免费正版图片网站,应该是目前最全的的集合了

读书这件事儿

读书这件事儿

4月23是「世界图书和版权日」,也就是所谓的「读书日」。我也是看其他的微信公众号才知道有这么个节日。如果我打开朋友圈的话,朋友圈里肯定也是一片读书的盛世(虽然微商卖货的会更多)。

大部分书籍的定价并不贵,普遍都在三十元左右,也就是一二线城市的一顿午饭钱。虽然定价相似,但用途和结果却大不相同。吃一顿饭也就20分钟的时间,肚子会有饱腹感,也就了体力能坚持到下一次吃饭的时间。但是读一本书,快则几小时,慢则好几个月(我有一同事读狼图腾,读了好几年才读完。真事儿!)。因此大部分人花同样的钱,宁愿选择吃一顿,也不愿意读书,也是有一定他们的客观原因的。我们在吃饱饭这件事儿上,从来没有含糊过。

如果大部分人都在或多或少的读书,类似于像罗振宇这样的自媒体是没有出路的,大部分人都读书了,还用你推荐?所以罗振宇就抓住「读书」这件事儿,搞得几乎路人皆知,同时也赚的盆满钵满。哪怕是罗振宇作为创始人的「得到」APP,除了付费订阅那些行业专家发布的一些文章之外,APP里出现最多的也是各种书籍。有一点不厚道是,这些书在「得到」APP里是不打折的,所以买书我一般上京东或者淘宝。

每年都会有相关机构做一个「中国作家富豪榜」,入围的门槛相当的低,几乎百万版税收入就能上榜。最新的一年「中国作家富豪榜」中,非网络作家类排名第一的是郑渊洁,版税收入为3000万人民币,排名第60的石钟山只有180万,可以想象一下这份榜单排行第100的作家大概是个什么情况。

反过来看看国外,「福布斯-2016年收入最高的作家排名」中,排名第一的詹姆斯·帕特森年收入高达9500万美元,这就是差距。当然,这和英语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英语有关,但差距大的有些辣眼睛。比如,村上春树《1Q84》三册在京东的定价在110-120元不等,折后约70-80元;而这本书在美国亚马逊的定价为35美元,折后价为26.66美元,折合人民币近200元。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国内图书的定价就像美国汽油的定价一样低廉。美国汽油便宜是因为需求太旺盛,国内图书便宜是因为市场太小。

自从2012年开始使用kindle后,向身边不少人安利过这款电子产品,给我的反馈结果是:想买的人不少,最终成功购买的只有1个人。绝大部分人很直白的告诉我「1年也看不了几本书,买完后肯定会在角落吃灰」。好吧,这就是现状,残酷的我再也不会向身边的人安利kindle是如何如何好。

就这么多吧,我不准备劝你们看书,我反倒希望看书的人越少越好,至少书的价格会越来越便宜,届时,我买书的时候会像个真土豪一样,买书可以不看定价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