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藏

《进藏》酝酿了几代人的西藏情结。主要记录了10个人、8台MINI,7万公里,从川藏线、青藏线、新藏线、滇藏线、喜马拉雅5条线路出发进藏的故事,不仅真实纪录了藏区的自然、民俗和宗教,还揭秘了扎根这片神秘土地形形色色的人以及他们不为人知的生活方式。——这是百度百科上说的。

从和菜头哪里知道了这部纪录片。导演是程工,也就是《舌尖上的中国》的导演。风格基本没变,包括解说的语调都很接近,一切的一切都很央视。如果能有点BBC的诙谐幽默,那就更棒了。

作为一个汽车品牌,拍这样的纪录片放在视频网站进行播放,并且购买关键字进行引流,这样的效果要好于直接在视频网站做贴片广告,更容易监控效果。想起了前段时间去某即将要上线的招聘网站应聘,应聘的过程中我说到:只有口碑才能让一个网站活的更长久,而从4A广告公司挖策划过来不断的做创意策划广告并不明智的时候,引来了该公司的HR的不满意,并声称自己是很懂互联网。当然,最后我没有拿到offer,由于受初试HR的误导,我准备的内容是运营推广,该公司需要的是仅仅是一个能写策划案的策划人员。

看到一半的时候,关掉了视频。因为对西藏有了些恐惧。起因是片子里那些吃黑土的年轻人、留守的老人让我感到恐惧。21世纪的头10年已经过去,第二个10年也快过半,片子里的这些风土人情是否真的应该全部的保留下去。这些老人在生活都没法保证的情况下,做这些是否真的值得?还是非要到西藏这片完全被妖魔化的土地上进行才会显得格外的有意义。

西藏是神圣的。至少我接触到的年轻人中,绝大部分都想有朝一日能去西藏旅游一次,有些去过的,都纷纷称还要再去一次。西藏到底怎么样,等有机会我也去一次,便有分晓。

在西安(二)

结束了一星期的西安之旅,虽然时间很充裕,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在回途中iris说,如果我俩的这次的西安之旅也是三天时间的话,估计能累成P。

离开西安回到大连,虽然已经是晚上10点半,但大连的天气似乎比走之前跟过分,在微信朋友圈上写到「回连,巨雾,闷热,忒黏」,似乎我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西安的天气。

到达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之多,从西安北站走出来后,丝毫感觉不到惊艳。拥挤的出站口站满了晚上出来拉活的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司机,用陕西方言和不太流畅的普通话问我「去南门吗?」「去钟楼吗?」「往哪走」类似的话,几乎每一句都是四声调。我的经验告诉我远离这些人,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再找出租车。

天气的温度在想象之中,干热。走一段路会出汗,但突然没有大连的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呼出呼进的空气少了已经非常习惯的高湿度,还是略显有点不适应,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未来的一星期里多喝水是没坏处的。结果是,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我和iris不知道在西安喝了多少杯酸梅汁和冰峰汽水。

在没看到钟楼和城墙之前,除了出租车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陕西方言提醒这是西安之外,并没有感受到「这里是西安」。西安北站建设的非常好,完全是按照机场的标准来建设的。这应该得益于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倾向,这点猜疑很快得到的验证,在后来看西安本地的报纸「华商报」上看到,今年上半年投资就超过了上千亿元人民币,资本的力量啊。

在出租车上,看到各种颜色的彩灯爬遍了整个钟楼的每个棱角,使得钟楼变成了一个发光体,周围商场的霓虹灯显得格外的暗。临近深夜城市的安静搭配这种古建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该感叹古建筑之美,还是静下来的城市在霓虹灯和彩灯装饰的城墙相互辉映之下,这种错觉让人陶醉于其中。

作为古城最重要的一点是,其城市街道的横平竖直,整个西安的建设都围绕着鼓楼以及城墙为中心,一条街道一条街道逐步展开,显得整个城市很有条理,虽然有很多处都被围挡圈起来在没日没夜的修地铁,依然很少见到堵车的现象,这点很赞啊。想想刚刚离开不久的大连,唉,Dalian is just the opposite。

————————-

说点跟吃有关的。

不说什么好吃,只说点吃的过程中,让我感到好奇的。

如果真要说那种小吃不好吃,我的建议是酸菜炒米,其他的都不错。

当地人吃涮羊肉不用小料

这点是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个搞乐队的朋友中午请吃涮羊肉的时候发现的,问其原因,朋友回答道“西安人不吃这个”,剩下的什么也没说,本来想继续刨根问底问个明白,后来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好奇。

不过后来还是发现了点原因。iris来西安前,煞费苦心整理了好几页A4纸大小的旅游攻略,其中有两三页是小吃列表,其中不少都是和肉有关系的,比如羊肉泡馍、腊牛肉、腊羊肉。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先是在回民街转了一大圈,虽然有好几页的攻略,但还是找不到地方,只能按照葛优之前有个广告说的那样“哪家馆子人多去哪家”。

在陆陆续续的吃到这些东西后,特别是腊牛肉,算是发现了吃涮羊肉不用小料的秘密,熟肉没有一点“膻味”,表面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作料,外观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清单的咸味。瞬间明白了朋友为啥吃涮羊肉不需要用小料的缘故了。在临别前的晚上,看完朋友在大唐芙蓉园的演出后,再次说起这个事儿,朋友笑着调侃说“知道为啥没有膻味么?因为都是喂饲料长大的。”好吧,不管怎样,回民街的牛羊肉确实做的不错。

提醒一下,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建议仅在回民街和西羊市街转转,回民街其他巷子暂时别去,否则会影响食欲,特别是有洁癖的人。

大部分餐馆没有免费餐巾纸

这点很奇怪,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出于礼貌的缘故,也没问一起吃饭的几个朋友。除了快餐店和深夜烧烤铺之外,所有的餐馆的桌上都没有餐巾纸,如果想用,只能另付钱买。

对于越来越注重饮食环境、饮食卫生的现代人来说,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的使用桌上免费提供的餐巾纸,大部分都是用包里自己带的。

桌上放的餐巾纸用途是让吃客吃完了能擦擦嘴,不用满嘴干粮的走出餐馆影响市容。另外还有个用途是,通过看餐巾纸的清洁度,来了解餐馆的卫生程度,这点想必有不少人深有体会。一个装潢非常讲究的餐馆,大堂内的物件也都很干净没有浮灰,坐下来一看桌上的餐巾纸,然后……

刚才用搜索引擎搜了下没有免费餐巾纸这个事情,恍然大悟,原来上过报纸上过网。难怪没有免费餐巾纸。

西羊市美食多

很多去西安旅游有不少人知道回民街,但是对西羊市街提起却很少,或许是我了解的不多,但还是决定说说。从钟楼的右侧走过去就是回民街,沿着回民街走到4/5处,左手有一条巷子就是西羊市。

第一次到回民街,回民街两遍的招牌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反倒是因常年烧烤买卖牛羊肉导致油腻不堪的地面让我印象深刻,看着不起眼的石板路,以为是一片坦途,但在走路的时候若不注意脚下,很容易滑倒,特别是早上很多商铺往外喷水冲刷地面,更是得小心翼翼。

之所以推荐西羊市而不是回民街,个人认为西羊市内的商铺更加整洁些,人流也相对少一些,比如老米家羊肉泡馍总店、腊牛肉、各种糕点、酸梅汁等等,还有很多小的装饰品比如皮影戏、勋等小玩意大部分也都集中在这里,勋不建议在这里买。在去碑林博物馆的路途中能看到好几家专业做勋的店铺,10-25元不等,即便不买,停下来围观下假装很感兴趣摆弄一下,就会听到摊主吹名曲“女儿情”,别有一番意境。

回民街物价白天比晚上便宜一半

这个不解释,自己猜吧。

无意中,说了这么多西安的坏话,本意并不是批评,而是在找差异性带来的乐趣。如果全国上下的馆子都一样,还旅什么游,吃什么小吃。随手拍的一些图在这里


Size比较齐全的兵马俑


制勋人在吹女儿情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还是不错的,去之前心里还盘算着,要试着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的音乐氛围为什么那么好,结果是这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正面的解答。

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是困难的,一般需要长时间的驻扎在某地,少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才可真正的了解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是有些短。另外一方面,城市的密集性、雷同性使得了解某一个城市更加的困难。大家都有同样的生存压力,全国上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此在大多数人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同,人和人之间的隔阂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外地人,相互之间的好奇而有所拉近。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球村的真正含义,以前的感受是基于互联网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这次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

音乐氛围为什么这么好。由于西安出了郑钧、许巍这样的歌手,还有当地的类似于伍个火枪手、黑撒这样的相对出名的地下乐队,因此号召力要比绝大部分城市要强很多,因此很多年轻人也都慕名而上,涌现出很多地下乐队。

朋友是搞乐队的,晚上在一家酒吧演出,偶尔还接些商演。离开西安的最后一天晚上,跟朋友去大唐芙蓉园看朋友的演出,当晚的演出以爵士乐为主,共三支乐队轮番上,朋友的乐队最后上场。由于晚上到达演出现场晚点,没有了试音的过程,到了晚上正式演出的时候,发现吉他不出音,勉强的演了40分钟。演出结束后,朋友说搞砸了,因为朋友就是那个“演”吉他的人。祸不单行,酒吧的演出由于时间排不开,找别人代替,找的这个人不懂得调效果器,甚至穿着拖鞋进酒吧演出,结果被酒吧老板在电话里训斥,当天晚上酒吧的演出所有人都没有工资。

我的这位朋友,白天大多数时间都在自己的位于地下室的排练室练琴。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起吃完午饭去了一次,和想象中的所有的排练室一样,脏乱是不可或缺的主题,随处可见啤酒瓶和烟头。平时排练室还出租,35元/小时,前来排练的有很多不知名的小乐队,还有已经出过几张专辑并小有名气的黑撒乐队,一支以陕西方言、说唱为主的乐队。听朋友说,黑撒正在转型,未来将加入些电子音乐。我嬉笑说“一台电脑全部搞定?”,结果朋友严肃的说“那是真正的高手才行,普通人做不到。”

我的这位朋友近两年的打算是考入西安交响乐团,在交响乐团内做吉他手。在问到怎么会想到考入交响乐团时,朋友说到,现在的后起之秀都非常的猛,一方面都不差钱,很容易搞到很好的设备,另外,互联网现在太发达了,网上基本什么都有,只要一个人猛练一段时间,很容易就能在酒吧找到活干,毕竟酒吧里的演出都是些别人的歌,谱子什么都是现成,扒下来就行。

朋友继续说,考入西安交响乐团,是为了给自己找条后路,万一哪天酒吧、商演混不下去了,自己也有个吃饭的饭碗。另外一方面,是自己老婆不希望他每天都回家太晚,希望他过点正常人的生活,酒吧的演出最好在10点前结束,然后就回家睡觉。朋友说,10点回家睡觉基本不可能,10点是酒吧最火的时候,怎么可能在那个时间就回家?如果能考进西安交响乐团,平时不上班的时候,给别人录录歌,也挺好的,至少生活可以维持,也不需要这么累。

这,应该是所有搞音乐的人共同的烦恼,希望朋友能顺利进入西安交响乐团吧。

————————————————-

已经第四篇关于西安的日志了,准备收尾了。旅游景点方面,看图就行了,图片暂时还没上传,等上传后,会把链接放上来,就在这篇日志的结尾部分,想看的,不妨多来刷新几次,说不准,某一天就真的看到了。

在西安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和iris已经到了九朝古都——西安,离城墙很近的一个酒店休息着了。

曾经有意无意的去过不少的城市,城市给我最大的感觉的是「相似性」,这得益于「零规划」和「破坏性建设」。如果是第一次出远门,像以前的我一样,从农村来到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城市,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印象深刻的,会感叹「哇哦,这就是城市」,一切都是崭新的,人事物包括游戏规则,进而给自己脑海里的城市这个词有了明确的定义,以至于后来陆陆续续去别的城市的时候,都会拿第一次去的城市做参照物找不同,如果不听当地人说话的口音,感觉自己瞬间又穿越回去了,自己并没有走远,只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区域。

这次来到西安是有一些期待的,要去的景点并不多,暂时计划兵马俑、碑林博物馆、城墙三个必去的景点,其余的时间会用来找小吃,顺便看些古建筑,看几场演出了解下西安的摇滚文化,然后和一两个朋友吃吃饭叙叙旧,在了解下西安当地的文化习俗。如果能听到几句秦腔或者陕西民歌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每当跟别人显摆自己去过一个城市,都免不了被别人问这个城市怎么样,或者印象如何。如果单纯是某个景点或者说某个建筑,回答起来的难度会小了不少,可以很容易的讲明白。若问一个城市怎样或者印象如何,这个就比较难了,往往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回答,或者是毫无重点的乱说一通。原因在于现在的城市几乎都是一个模型出来的,原先有点特色但不是特别出名的建筑,大部分这些建筑的命运都是被拆除,然后盖几栋大楼,过几年之后连当地人也就忘记了这些建筑的存在,届时要想找这些建筑的原型,只能去博物馆或者去档案局看「市志」。

难点不在于表达,而在于找不同。如果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和自己原先的城市并没有太大差别的话,结果是失望的。如果能找到点不同,把这个不同用来回答别人的问题,或者描述一个城市给自己的印象,则会更加的形象具体。

既然是九朝古都,就得有她应有的味道。从地图上看现在的西安城,非常像已经把房子改到了河北的北京,一环一环包围,就像马路边卖的煎饼果子,一圈一圈的从小摊到大,然后再在中间打一个鸡蛋,越是中心地带,越早享受到鸡蛋的滋润,随后才是边缘地带,当大部分区域都想到了极端的滋润时,这个煎饼果子也该反面了。无形中九江圈里圈外话费了档次,也就是所谓的阶层,最有权势的把那些人永远住在城的最中央,依次往外排序。

先就这么多吧,以上都是我想象,写于出发前的晚上,未完继续。

在沈阳

趁着有闲,坐着全中国最快的陆地上的交通工具高铁,去了趟沈阳,主要是去见几个朋友,虽然晚上的KTV因为我的扫兴不足一小时就草草收尾,我觉着下午+晚饭聊天的那几个小时,主要是我在讲,多多少少还能弥补下我在KTV的大煞风景。考虑,是不是该把KTV给戒了。

从大连到沈阳,用时1小时47分钟,平均时速305公里,票价183.5元。在代售点买票的时候,在看到找我的零钱里有个5毛钢镚儿的时候,我乐了,头一次买车票遇到有零有整的时候,虽然有可能我只占了5毛钱的便宜。以前也坐过每小时320公里的动车组,但心情完全不一样,生怕自己乘坐的这列动车路上出点差池。还好,顺利到达,心里舒了一口气,想想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来来回回,以我一向不好抽奖时的怀运气,是不会碰到的。顿时舒坦了不少。

从沈阳北站北B出口出门后,猛然间感觉不是到了沈阳,完全是到了一工地,到处都在拆、建、修,和我所在的城市大连一样,为了迎接8月末到来的全运会,整个辽宁省都在翻新,虽然没有见着和大连一样,同样因为全运会,将很多商场门口的广告牌都拆下来露出的那种满目疮痍,但感觉也好不到哪儿去。下午开始刮风,天气是凉快了不少,但随之而来的是刮沙。以前没在大连生活的时候,也常常遇见这样的情况,甚至更严重的时候都没有抱怨,在沈阳故宫逛的2小时里,我心底里有很多次的抱怨,同时也开始怀念大连的好天气,虽然天天刮风,但基本不刮沙。说明我变成了一个矫情的人,至少是大连的天气把我惯成这样的。

本以为沈阳故宫会好点,不会遇见在修建的问题,结果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和沈阳整个城市的步调一致,古建筑都没有逃离因为全运会的全城返修。最终没进去,完全没了兴致,就在外面走走吧。建议,最近想去沈阳一览沈阳故宫的童鞋,绕道而行,为了您高昂的兴致,劝您饶了沈阳去别的地儿吧。如果您真想去,并且长的还算年轻,记着办个学生证,能半价参观。具体办证的办法,您懂得。

清沈阳故宫

清沈阳故宫平面图

清沈阳故宫入口处一

20130523_134425

如果能把图中的所有人车都无视,想象一下,皇宫威严的感觉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特别是消失不见的高楼大厦。

沈阳故宫正门

这个门,应该从来没有打开过,用途不知

某消防,气派,有点衙门的感觉

即将走到尽头,发现一栋年久失修的古建筑

这一栋楼保存的更好,看了很长时间。在清朝,按照下面的招牌来看,应该是听曲儿的地方

在逛街的时候有两个小插曲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插曲一:由于大连的城市规划中由于道路的拥挤外加车辆的猛增,取消了自行车道和人行横道,因此出门仅能乘车以及还在建的地铁,据说大连现有115万辆车,如果将这些车全部开上路,能把大连几乎所有的主干道都堵死。由于适应了没有自行车的马路,在故宫周边逛的时候过一条马路,被一大爷骑着的自行车蹭了一下,我赶紧的连续说了N个对不起,而肇事司机则以抱怨的口气哼哼哼哼了几声之后没了声。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说对不起的应该是肇事司机的时候,大爷已经不见了踪影。有车的就是牛逼,哪怕是辆年久失修,放马路边不锁都不会偷,城管发现违规停车也懒的去搬的自行车。

插曲二:今天上午开始稀稀拉拉的下起了小雨,下的并不大外加确实没雨伞,就在路上走着,同样也有不少人把雨伞拿在手里。和朋友找吃饭的地儿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把带犄角的雨伞,当擦肩而过的时候,丫的雨伞的犄角勾住我在胳膊上的衣服,当时那个妇女的表情一开始是异常的愤怒,当发现是她的雨伞勾住了我的衣服的时候,一脸的冷静,也不说话等着我表态呢,由于有昨天的教训我也不说话,拿回衣服扭头走人,双方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各走各的。我在想,如果是我拿着的是雨伞,而这位中年妇女拿着的是衣服的话,我还会不会这样幸运。

冷漠,冷漠,还是冷漠啊。本来想说说道德信仰的问题,我觉着还是不说了吧。在一个几乎什么都丢失、连一点信仰都没有的地方,不能要求的太多。我能做到的就是遇见上面的这两种情况的时候多跟人说几句对不起,或许能换来一丁点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