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的藏民们

这次去的是九寨沟,由于在去九寨沟之前并没有查看很多攻略,了解当地的民俗风情,因此当离九寨沟越来越近,到达一个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这么一个地方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地方生活的是藏民,换句话说这个地方离西藏已经很近了,跟西藏的很多文化都类似,只不过是著名的九寨沟成了主题,当地的居民成了所谓的既得利益者。

这次是参团旅游,主要是考虑到从成都到九寨沟还有将近500公路的路程,外加九寨沟当地的酒店条件无法从网上做到充分了解,因此才会参团旅行。第一天早上6点从酒店出发,7点从集合地点乘坐大巴出发,沿途经过汶川等地,中途去了一个景点,中午吃了顿凑合的高原饭菜,直到当天下午5点左右才到达九寨沟。

第一个目的地是进藏民家里体验民俗风情。先是学会了一些藏语比如男孩叫色狼、女孩叫色魔、还有在电视上听了好多年的扎西德勒等等。晚餐5点钟开始,是在九寨沟当地的一个土司家里进行。到大门口时,会被先披上一条黄金色的哈达,并且还被问候扎西德勒。随后进入院子后跟着朗诵一段经文(带领念经文的是土司的女儿,说是念错了不怕,基本都是瞎念或者不念),然后再绕着院子里摆放的一个白色的塔状物绕一圈,和土司的女儿被和一张影(听导游说,拍照的是当地的政府为了给当地的大学生制造一些勤学检工的机会,给他们买了些相机),然后才被请上了吃饭的地方。

吃饭的地方在二楼,在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口处看了几眼一楼大厅的摆设,有非常多的金盆、金壶之类的东西,在来时的大巴上导游有讲,当地的居民会将所有财产的2/3捐献给寺庙,每一次捐献超过5万会被回赠一个金盆,超过8万会被回赠一个金壶之类的。当看到迎面的一面墙上摆满了盆和壶的时候,真心的感慨一声,真他妈的有钱。

晚饭的过程中,土司的女儿和他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该土司有4个老婆,16个儿女)依次为我们表演节目,就像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唱歌、跳舞、敬酒、答谢。不过意外的是,在给我们表演节目的这些人,无论什么时候他们表现出的那种笑,是我这种常年生活在城里的人体验不到的,即便在我老家农村也很少从成年人脸上看到这种笑容。姑且就称为少数民族笑吧,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怎么形容他们的笑容。他们每天都会接待不同的团地,1天1次,1年365次,唱同样的歌曲,跳同样的舞蹈,说同样的话,还能保持这样的笑容,是由衷的感慨,少读点书其实真没什么坏处。

晚饭后被导游急急忙忙劝上车,去当地的剧院看《藏迷》。藏迷是围绕着一个老太太去西藏朝圣的一个故事,演出的人应该都是专业演员,因为无论男女,他们从个头上来看是极为接近的,外加无论是唱歌、跳舞、还是龙头琴的表演等等都非常的到位,因此判断出这些人应该是当地的专业演员。而关于演出的内容,我猜测网上有不少,因为看演出的时候不少人纷纷掏出手机录像,也有不少人也纷纷掏出手机,部分分享朋友圈,而是在玩游戏。

游览以上部分的时候,没有拿出相机拍照。对于以后有打算要去藏族看看的朋友,希望能先了解以下我和朋友们的对话

藏汉共同发源于先羌,中土大乘属于正教,藏密属于所谓的邪教,崇拜魔鬼、暴力、性交和双修。

而至于,这些受害的女性,近几年西藏越发妖魔化,一方面是由于受到关于西藏的文字类书籍的迷惑蒙骗,主动搭讪喇嘛;另外一方面,比较流行的穷游,什么100元搭车到西藏什么的,你真觉着有这样的好事儿?

当然,在犯事儿的这些男人中,肯定有藏民,但藏民中藏有多少会说藏语的汉族人呢?现在的主流网络媒体普遍都在报道这些事儿的时候,你觉着汉族中的部分不安份子会闲着(汉族人也好色!)?最后再综合新疆近两年的事情根源(汉人掌握了当地的主要经济命脉),所以我推断,西藏旅游成为时尚,西藏被沦陷也不可避免,而这些犯事儿的人中,汉族人应该占大多数。

不是警告,只是希望以后想去西藏的朋友能了解下,特别是那些天真、爱幻想、特简单、以及认为这个世界很美好并且充满无限憧憬的姑娘们能了解这些内容。当你知道这些内容的时候,再去西藏旅游或者和到藏区和藏民接触的时候,还有看到他们墙上画的那些东西的时候,或许你会产生和我一样的举动,那就是少拍照或者不拍照。

关于九寨沟,不想多说,放几张图,给你们看看得了,全是素图。 继续阅读 “九寨沟的藏民们”

在西安(四)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还是不错的,去之前心里还盘算着,要试着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的音乐氛围为什么那么好,结果是这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正面的解答。

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是困难的,一般需要长时间的驻扎在某地,少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才可真正的了解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是有些短。另外一方面,城市的密集性、雷同性使得了解某一个城市更加的困难。大家都有同样的生存压力,全国上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此在大多数人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同,人和人之间的隔阂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外地人,相互之间的好奇而有所拉近。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球村的真正含义,以前的感受是基于互联网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这次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

音乐氛围为什么这么好。由于西安出了郑钧、许巍这样的歌手,还有当地的类似于伍个火枪手、黑撒这样的相对出名的地下乐队,因此号召力要比绝大部分城市要强很多,因此很多年轻人也都慕名而上,涌现出很多地下乐队。 继续阅读 “在西安(四)”

在西安(三)

说点跟吃有关的。

不说什么好吃,只说点吃的过程中,让我感到好奇的。

如果真要说那种小吃不好吃,我的建议是酸菜炒米,其他的都不错。

当地人吃涮羊肉不用小料

这点是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个搞乐队的朋友中午请吃涮羊肉的时候发现的,问其原因,朋友回答道“西安人不吃这个”,剩下的什么也没说,本来想继续刨根问底问个明白,后来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好奇。

不过后来还是发现了点原因。iris来西安前,煞费苦心整理了好几页A4纸大小的旅游攻略,其中有两三页是小吃列表,其中不少都是和肉有关系的,比如羊肉泡馍、腊牛肉、腊羊肉。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先是在回民街转了一大圈,虽然有好几页的攻略,但还是找不到地方,只能按照葛优之前有个广告说的那样“哪家馆子人多去哪家”。 继续阅读 “在西安(三)”

在西安(二)

结束了一星期的西安之旅,虽然时间很充裕,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在回途中iris说,如果我俩的这次的西安之旅也是三天时间的话,估计能累成P。

离开西安回到大连,虽然已经是晚上10点半,但大连的天气似乎比走之前跟过分,在微信朋友圈上写到「回连,巨雾,闷热,忒黏」,似乎我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西安的天气。

到达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之多,从西安北站走出来后,丝毫感觉不到惊艳。拥挤的出站口站满了晚上出来拉活的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司机,用陕西方言和不太流畅的普通话问我「去南门吗?」「去钟楼吗?」「往哪走」类似的话,几乎每一句都是四声调。我的经验告诉我远离这些人,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再找出租车。

天气的温度在想象之中,干热。走一段路会出汗,但突然没有大连的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呼出呼进的空气少了已经非常习惯的高湿度,还是略显有点不适应,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未来的一星期里多喝水是没坏处的。结果是,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我和iris不知道在西安喝了多少杯酸梅汁和冰峰汽水。 继续阅读 “在西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