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拂夜奔》

/ 3评 / 216 views / 0

对于表达这件事,作为一个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可谓一直在倍受煎熬:

中国的汉语变化多端,往往一句话安插在不同的语境中能衍生出多个不同的意思。按理说,以此为基础的一门语言,应该在表达方面是强于任何其他语言的,但实际情况是,我们的表达及其有问题:特别是表达热爱以及其他正面褒义积极的一面的时候,又特别的词穷、贫乏。比如现在大多数人对一件事儿的表示赞赏的时候会说:「666」、「牛逼」、「我艹」……

表现在出版物方面就是:有趣的书极其的少,比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都少。

这本《红拂夜奔》,很多读过这本书的人都说是一本「有趣的书」,作者王小波,虽然他的母语也是汉语,但他属于善于表达的这一波的,比如王蒙冯唐什么,他们的很多书中都有王小波的影子。

书中有很多笑点,特别是被哪些发明所折服。用现在话说就是脑洞奇大无比:

“比方说,他发明过开平方的机器,那东西是一个木头盒子,上面立了好几排木杆,密密麻麻,这一点像个烤羊肉串的机器。一侧上又有一根木头摇把,这一点又像个老式的留声机。你把右起第二根木杆按下去,就表示要开2的平方。转一下摇把,翘起一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摇两下,立起四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4。再摇一下,又立起一根木杆,表示2的平方根是1.41。千万不能摇第四下,否则那机器就会哗啦一下碎成碎片。这是因为这机器是糟朽的木片做的,假如是硬木做的,起码要到求出六位有效数字后才会垮。他曾经扛着这台机器到处跑,寻求资助,但是有钱的人说,我要知道平方根干什么?一些木匠、泥水匠倒有兴趣,因为不知道平方根盖房子的时候有困难,但是他们没有钱。直到老了之后,卫公才有机会把这发明做好了,把木杆换成了铁连枷,把摇把做到一丈长,由五六条大汉摇动,并且把机器做到小房子那么大,这回再怎么摇也不会垮掉,因为它结实无比。这个发明做好之后,立刻就被太宗皇帝买去了。这是因为在开平方的过程中,铁连枷发挥得十分有力,不但打麦子绰绰有余,人挨一下子也受不了。而且摇出的全是无理数,谁也不知怎么躲。太宗皇帝管这机器叫卫公神机车,装备了部队,打死了好多人,有一些死在根号2下,有些死在根号3下。不管被根号几打死,都是脑浆迸裂。 ”

书里到处都是这样的片段,我在地铁上有好几次都没忍住笑了出来,被旁边的姑娘或者大妈翻白眼。

真的,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其他作家在王小波面前都是耍小聪明。我们大部分人上初中的时候开始学开根号,但开根号能杀人这件事儿,打死也联想不到一起,并且能让人感觉到有趣,这点就很厉害了。

其实,每一本书都应该有趣,但绝大部分书都做不到。有趣也不是能装出来的,伪装有趣有可能会变成卖弄。自然而然的有趣是真的有趣,伪装有趣就像隆胸,从外面看很壮观,但知道里面的成分后,着实会恶心一番。

很多人都还说这本书看似荒诞,其实透露着很多真实。简单联想一下:王小波生活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那个动荡的几十年,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些是真实那些是谎言。这也是很多人将这本书比喻成中国式的《1984》的原因。为了不让自己愤青的一面表现的那么明显,这本书有趣背后的让人反思的东西,暂不多说,因为最近有不少人劝我改改我的臭脾气,我暂决定听他们的了。

End。

       
我的公众号

3条回应:“读《红拂夜奔》”

  1. 姜辰说道:

    突然也想看看这本书了,去亚马逊找找。

  2. 东方九木说道:

    到底是红拂夜奔还是红佛夜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