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力量

发布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发现哪位作家言谈和作品一样出色,不是结结巴巴,就是和普通人一样的谈吐。本来一部好的作品,却因为作者的签售会上结巴,结果搞砸。所以,很多作家只做签售会,而不做发布会,因为签售会动笔签字儿即可,发布会,需要面对媒体、主持人的拷问,一个不小心再出个代笔门,则更加得不偿失。

昨晚看网上看到莫言先生已经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奖,视频没看到,但发布会的文字记录,莫言和媒体的之间的问答,比很多小说都精彩,终于发现了一位既能写好书,言谈也一样的出色。文字记录如下:

  记者:请问莫言先生,您此次来到斯德哥尔摩,除了领奖外,您最大的目的是什么?

莫言:我最大的目的就是来领奖,此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参加记者招待会。很多人把记者招待会描述得十分可怕,也把我描述得十分可怕。结果我来到这里后发现你们并不可怕,你们也发现我不可怕。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记者:十八大提出扎实推进文化强国的建设,从您这次获奖,对于文化强国的推进你有一些什么感受?

莫言:获奖是我个人的事情。诺贝尔奖从来都是颁给一个作家,而不是颁给国家。但我相信我的获奖会引起中国读者关注文学。我也希望我的获奖能对中国文学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记者:您获奖后的生活、周边发生了哪些变化?

莫言:对我个人来讲,最大的变化是我过去在北京街头骑自行车,没人来理我。前几天我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好几个年轻姑娘追着我照像。我一下知道,哦!我成名人了。得奖后我马上说过,希望大家把对我的热情转移到中国广大的作家身上去。也希望由阅读莫言一个人转移到越多更多人的作品上去。

记者:别人来领奖坐宝马,您和夫人是走路来的,您如何看待财富与生活?

莫言:我父亲有句话说得特别好:“莫言是农民的儿子。”得奖之前是农民的儿子,得奖之后仍然是农民的儿子。所以我看着好多人追着我签名,我都觉得有点奇怪。我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我知道我的水平到底有多高,我今后还想继续保持这种谦虚的本色。至于富豪榜说我今年收入2150万版税。我后来到银行去查了一下,哪有那么多?我不知道钱都汇到哪里去了?

记者:如果您向欧美读者推荐一部自己的作品,是哪一部?

莫言:我推荐《生死疲劳》。这部小说里面有想象力、有童话色彩、也有中国近代的历史变迁。

记者:“喧嚣”与“心情”问题。

莫言:心如巨石风吹不动。

记者:各路记者的追拍给莫言带来了怎样的“烦恼”与“喜悦”?

莫言:诺奖公布后,刚开始我确实有点不适应,包括在网络上很多对我的议论和批评,我也感到很生气。后来渐渐感觉到大家关注议论批评的这个人跟我本人没有什么关系。很多人在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塑造着另一个莫言。所以我是跟大家一起来围观大家对莫言的批评与表扬。

我反感所有的检查,比如我去大使馆办签证,他们也要检查;我坐飞机出海关,他们也要检查;甚至解下腰带,脱了鞋检查。但是我认为这种检查是有必要的。我从来没有赞美过新闻检查这种制度,但我想新闻检查每个国家都存在。但是检查的尺度和标准都一样。

如果没有新闻检查,大家都可以任意污蔑和诽谤人家。所以任何国家都不允许。但是我想新闻检查应该遵守的最高准则:只要不违背实事真像的都不应该检查。违背了实事真像的都要检查。

只违背了事实真相造谣诬蔑的都应该受到鄙视。

记者:四年前您曾经来到斯德哥尔摩,在这儿做过一次演讲,这次来您的心态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吗?

莫言:11年前,当时有几个朋友带着我去参观,朋友开玩笑说,你好好写,将来有可能站在这里面去讲。我当时心里也觉得要好好写。现在我确实来到这个地方领诺贝尔文学奖了。我现在心理除了感觉高兴,还有很深的惭愧。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很好的作家应该获得这个奖项。我自己觉得写得还不够好,还应该继续努力。

记者:您是否开始考虑新的创作,您对未来的文学创意有什么期许?

莫言:我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呢?我最希望回到我的书桌前坐下来写小说。也有人说一个人一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就再也写不出好东西了,但是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家打破了这个魔咒。我一定要努力争取加入这个优秀作家的行列,打破这个魔咒。

记者:两个问题。第一,您现在会不会改变写作主题?第二,您的名字叫做莫言,就是不要说话的意思。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名字?是不说反对的话?还是不说赞美的话?

莫言:我原名中间一个字是“谟”。第二,我小时候经常乱说话,给父母带来很多的麻烦,所以他们就教育我要少说话。第三,人老是说话就没有精力写小说了。既然选择了作家这个职业,就应该把用嘴巴说的话全部用笔写出来。

我的创作一直在寻求变化,这种变化是对艺术的创新追求,也就是随着世界的变化产生很多想法,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一成不变的作家是不存在的。

点击进入视频:莫言答新浪问称获奖后最大烦恼来自记者

新浪瑞典特派员邱琪[微博]:您自从得奖以后很少露面,你有没有压力,这段时间你的心理状态怎样?有没有难忘的事情跟我们分享?

莫言:我得奖以后最大的烦恼说实话,是来自于新闻记者。他们有人就坐在我家门口十天,我太太经常请他们到我们家吃饺子。我实际上自己也当过新闻记者,所以我对坐在我们家门口十天的记者心中充满了敬意。那么我为什么要躲记者呢?因为他们总是让我重复同样的话。他们很多人没有读过我的书,就提出某些问题,顶多是临时上网上搜一遍,而网上的消息真假很难判断。所以我在准备演讲稿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压力。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在短短演讲稿里面讲一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讲我自己,讲真话。

实际上讲稿两天就写完了,两天当中在网上泡了很久,没有任何压力,很轻松。谢谢。

记者:您主要是讲故事,但是讲故事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创造一些很好的,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在您写过这么多的小说中,创造无数人物,你觉得谁是你自己印象最深的人物?

莫言:讲故事是人的天性,我们每个人都是听故事长大的。但是讲故事一旦变成一种职业以后,就不仅仅围绕一个故事来谈。用故事表达对人生、社会种种问题的看法,他也要用故事来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所以讲故事是一个严肃的事情,故事最大好处就是有很宽阔的想象空间。最好的故事就是让每个同志都能够从这里面看到他自己。

记者:您自己的作品中印象很深的形象,还有阅读中谁是您印象最深的人物形象?

莫言: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作家写这么多人物,就像一个妇人生了一大群孩子一样,你很难说喜欢哪一个,不喜欢哪一个,所以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留给读者吧。

记者:今年早期您说了一句话,避免新闻检查对于写作和创作是有好处的,为什么您会这样说?

莫言: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可能是因为听力产生了误解。但是我在这里要讲一句真心话,如果说一个作家认为他在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必定能够写出伟大的作品,那一定是假话。如果说一个作家在不自由甚至不太自由的环境下必定写不出伟大的作品,那也是假话。

关键是作家内心深处的想法,关键是作家能够是否站在一个超越了政治的阶级立场上来写作。包括背后咬牙切齿咒骂你的人,也要把他们当人看,而且还要给予他们深深的同情。

点击进入视频:莫言称与马悦然是“三只烟”的关系

记者:您如何描述您的朋友马悦然,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做一些什么?

莫言:马悦然有很多作品,我跟马悦然目前为止总共见过三面。第一次在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究中心,我们在一起抽了一支烟。这支烟是我给他的。第二次见面他给我一支烟。第三次,在北京大学见面我又给了他一支烟。马悦然就是三支烟的关系,他多收了我一支烟。

马悦然先生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理解是非常敬佩的。马悦然他公开发言,经常批评我,说我小说写得长。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判断,莫言是永远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为什么呢?因为马悦然批评我的小说写得长。我回答他说,我就要写这么长,哪怕剩下一个读者,我也要这么写。

记者:您描述马悦然是你亲爱的朋友?

莫言:你们外国人跟一个人见一面就说亲爱的朋友。我第一次出国到欧洲来,认识一个意大利女孩儿,她给我写信“亲爱的莫言”,当时心潮澎湃,我认为这个女孩儿对我有意思,我朋友们,你别自作多情,那是外国人的礼貌,有时候恨你的时候也还说亲爱的。

记者:我们判断诺贝尔奖得主都是对年轻人的鼓励,您对年轻的作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比如说谁想成为作家,您对他有什么建议?

莫言:我想全世界很多国家对年轻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批评,我对年轻作家一直是支持的态度。我认为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生活,每一代人应该写自己的文学。

失败的成功学

发布

1、什么是成功?在现有普世的三观下,成功是功成名立,有房有车的表现,如果没房没车算不上成功。即便你不承认,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个事实。

2、这两天看NHK关于中国的纪录片,有一集叫“养儿不防老”,原因是儿女太忙没空去看望老人,结果好心的社区就要儿子、老人、社区签一份赡养协议,注明了每条要打一次电话,每星期至少去看一次。这样的儿女普遍在社会上不是属于特别成功的哪一类。

3、有个同事离职,小组内四个人一起吃饭。浅显的讨论了下什么是成功?饭局的发起人说起了儿时的理想,说如果能实现儿时的理想就是成功,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能熟悉操作Photoshop的设计师或者美工,设计各种网页。说完后,被同事立马呵斥,说干美工挺累的,强烈的不建议当一名美工,或者不建议在现在的公司当一个名美工。原因很简单,要经常加班。

4、《锵锵三人行》访问刘欢的一起,说到中国人对成功学的理解,刘欢说:中国人对成功学的理解有些不可思议,就比如《好声音》为了讨好观众,为每位学员都编了个或者是真的,或者是假的的一个故事,用来做开篇VCR,是为了告诉更多的观众,上《好声音》普通人也是可以成功的。从某个意义上来讲,这确实是成功学。

5、有个朋友,曾经做过陈安之的助理,陪陈安之去过不少地方演讲,听陈安之演讲的人非常之多,陈安之也赚了很多钱,而作为助理的他则没有赚到什么钱,后来又回到IT行业。偶然又一次在下午喝茶闲聊,聊起了这个事情,他说陈安之是个骗子,因为陈安之讲的那些东西都是来自于书上,听陈安之也不会成功,什么三个月赚100万,更是扯淡之极。

6、我们在一边仇富的过程中,依然在不断的追求着成功,豪宅、名车、年入百万早已是几年前的成功标准。这两个看起来有点矛盾,但又不矛盾,仇富是对富有者有憎恨感,不是憎恨这个富人,是憎恨自己怎么不是个富裕之人,自己何时才能步入富人阶段,享受下被憎恨的资格。

7、个人奋斗勇气可嘉,成功者的光环也很吸引人,成功后的滋味想必也很甜美。但二八法则告诉我们,20%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在我们国家,成功者的比例远远低于20%,这种状况是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改变的。换句话说,成功,其实离我们大多数都很远。

8、最后一个故事。08年陪朋友找工作,最后找到了一家保险公司,一进入保险公司大门,就看到门口齐齐的站了两排人,典型的“业务”装,当我俩走近的时候,这些人像机器似得大声朝我俩喊:平安欢迎你加入。我的这位朋友顿时对这份工作没了兴趣,在听公司老总讲了半个小时什么半年后收入过万元,坚持下来的话年收入几十万等等之类的成功学后,果断选择离开,生怕被成功学洗脑。在离开后还接到了一个电话,问到为什么突然走了,朋友骂了声神经病之后挂断电话。

9、大部分人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成功者和失败者,从孩子出生就开始比拼营养,上学后四处借债倾家荡产的将孩子送进贵族学校,不是为了受到更好的教育,而仅仅是为了能让儿子多认识成功人士的孩子,多积累点人脉。

10、这一切都不是个人的错,是社会的错,是社会有问题,成功了固然很好,不成功又如何?也许需要很多年,我们才会想,可不可以不成功。

如何说谢谢

发布

从小到大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意说谢谢?明明心存感激、或者有小小的一丝感动就是不愿说谢谢,就像说谢谢就会使自己怀孕、或者突然降低几个人生等级一样,谢谢两字就像“是,皇上”一样让自己身份猛跌几个档次,或者说声谢谢就像对一个陌生人有好感,必须磕头下跪才能真正的代表自己的感谢。与其磕头下跪,还不如不说扭头走人。

不愿说谢谢,最早是在学校。帮老师点忙,无论是帮老师家秋收(以前的农村学校都是这样,并且是传统),还是帮老师擦黑板,再或者是帮老师递一本书,无论你再做什么事情,你始终得不到一声“谢谢”这样的话,长久下去,也就会忽略掉老师也是要对学生说谢谢这个道理了。偶尔在学校遇到一些刚来实习的老师,在某次帮到了她们后,她们则会和那些正式老师不同,她们会说谢谢。但,听到这些实习生说谢谢,突然间会有些别扭,会认为丫对我说谢谢,是表明这个老师对我没有什么印象和好感,完全是生分的表现。

在小学的时候偶尔听到几句谢谢,除了感到生分之外,更多的是好奇,突然间课本上的哪些对白来到了生活中,会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而不知所措,即便已经预料到对方或说谢谢依然会不知所措。向儿时的玩伴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会得到对方的嘲笑,因为谢谢是不属于当时我们这些小屁孩的,这种奴才思想伴随了我很长时间。

再长大一些,尊老爱幼成了一种爱表现的作风,因为这样会博得女同学的好感。偶尔和女同学一起外出,在公交车上给老人、怀孕的准妈妈让个座,大部分会得到一声谢谢这样的话,哪怕自己是要从起始站站到终点站,因为一声谢谢也会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劲儿。其实自己有时候很不情愿让座,但在同行的女同学脸上露出赞扬的表情时,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站着就站着吧,值了。

即便让座给老人、怀孕的准妈妈,有时候也是得不到谢谢的。这些大爷大妈们会理所当然的坐下,看也不看你一眼,认为公交车上的爱心座椅就是为他们所设,让自己坐下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干嘛要跟你玩儿哪些客套的话。还有些大叔大婶们,年纪一般在五十岁左右,头发都还是黝黑的那种,理论上说他们的身体还可以,不给他们让座也没什么,他们也不会主动要求让座,当车开出个三四站,特别是遇到堵车的时候,有些大妈就会开始自己嘟囔“累死了”之类的话,嘟囔个没完没了,让你无地自容恨不得钻椅子下面或者闭眼装困敷衍了事。而当你给他们让座后,她们会假惺惺的向你说声谢谢,但脸上的则是骂了你几百遍并且她完胜的表情,更是气人。

更有甚者,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妇女,偶尔会遇到一些或是结婚的或者没结婚的,春秋季节戴帽子的运动服或者连兜卫衣,在等车的时候会两手揣兜里,显得自己肚子鼓鼓囊囊的,偶尔看走眼会觉着这是个孕妇,应该让座,演技好点的一路上手会不从兜里掏出来看手机,一直到下车依旧掏兜里,完全分不清是真是假;有些演技差的,当给她让座儿后,丫也不说些客套话,更不会说谢谢,直截了当的坐下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玩儿,发现丫原来不是孕妇,是自己看走眼了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面问候丫家里人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说了声谢谢,心里也会舒服一些。

不愿说谢谢,不说谢谢,总会感觉这个本来已经是很操蛋的社会是如此的冷冰冰,没有人情味;但说谢谢的人,偶尔又会感觉到自己很假,一旦掌握不好说谢谢时的表情,怪没人教说谢谢的时候应该是什么表情。

顺手搜了一下谢谢怎么说,还真有这方面的文献,如何掌握说谢谢的艺术。说谢谢也是门技术活,掌握的好如鱼得水;掌握的不好,对方咬牙切齿。

加藤嘉一和卢安克

发布

前几天,著名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加藤嘉一被日本某媒体爆出履历作假。

加藤嘉一还有个外号叫中国通。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假文聘到处横行,凭借假文凭就可以招摇混世,因此加藤嘉一的选择是对的,将中国选为自己的落脚地,这点足以证明加藤嘉一是个聪明人,对中国人的研究非常的透彻,以至于擅长各种揭露别人不如自己一面的中国人都没发现加藤嘉一。还有一个原因是,几千年来的礼仪之邦、待客之道让我们只顾着窝里斗,而只要不是中国人,在中国呆多久都是外宾、客人。

还是前几天,听一广西南宁的朋友说卢安克走了。后来看柴静的《看见》,证实了这个事情,卢安克确实走了。原因很简单,卢安克认识了个中国姑娘,这位中国姑娘要求卢安克给她幸福、安稳的生活,卢安克最后听从了中国姑娘的安排,离开了支教的地方,但也没留在中国,节目的最后披露说去了越南,暂时不想回到中国来。上面的这段话可以浓缩为,一个姑娘把卢安克逼跑了。

日常生活中,我们都非常喜欢作家、教师之类的人,所以我们称呼很多人不是称呼其头衔,比如首席记者、某某工程师,而是统称为老师,张老师、王老师、李老师。我相信也有人称呼加藤嘉一为老师,并且还不是少数,这样极度的滋长了加藤嘉一的狼子野心,行骗十余年,集功利与一身,最后出走美帝享受生活。

称呼卢安克为老师的人想必没多少,原因是卢安克不会包装自己,不会造假,只会死心塌地的陪着那些一年也见不着几次父母的孩子。这个洋雷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这个洋雷锋也需要更多的人称呼他为老师。

加藤嘉一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卢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每个人都是一座钓鱼岛

发布

2000年以后,聪明的生意人为了找更多的营销方式,将西方的各种各样的节日推到了每个人面前,情人节、圣诞节、复活节、父亲节、母亲节等等,大家似乎也都过得不亦乐乎,而那些生意人自然也乐此不疲,巴不得每天都有节日,每天都可以在店门口张贴XXX节促销的海报,不会因为有大量库存而苦于找不到促销的名头。

上班后曾经听某位朋友跟我吹牛,说是有天有个能讲流利普通话的韩国人想买个U盘,我的这位朋友在原价的基础上加了好几倍价钱,最后顺利的卖了出去,过了10分钟后隔壁柜台的售货员告诉他,其实刚才那个人不是韩国人,是个日本人,我的这位朋友瞬间怒气高涨,找到那个“韩国人”把钱退了并顺利的拿回U盘,并说:听着日本人就来气,坚决不卖给日本人任何东西。后来整个商场里的人都开始抵制这个日本人,结果是这个日本人被作弄了好几回之后,回头丧气的走出了商场,整个商场的人胜利了,打败了一个日本人。

再后来,抵制日货成了潮流。曾经在某个非常时期,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讨论抵制日货的问题。虽然讨论的人群中基数非常大,还好大部分人是理性的,并没有因为自己要抵制日货,就将自己家中的所有日货都砸烂卖破烂,将自己家中的数码相机都拆了卖配件,换成爱国者。更让我好奇的是,从来没有听谁说过要抵制毛片,也就是所谓的AV,也是made in 日本啊?

每隔几年都要抵制一次日货,什么不买日本货日本将会在一年内破产等等长篇大论的文字几乎遍布了所有的QQ群,但结果是几乎所有人的都正在使用或者曾经使用过日货,理想与现实总是有点差距,但有时候差距大的让你无可奈何。

抵制日货、抵制日本人买东西等所有的事情都基于一个出发点:爱国。当看了太多的各种各样的爱国主义行为发生后,愈发觉着爱国是一种行为艺术,艺术是不需要结果的,只要过程就可以,至于结果怎样,那是文艺青年写观后感用的,和普通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钓鱼岛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国与国的问题,既然这个问题多年没有解决,想必也是有他的原因,比如两国压根都没把钓鱼岛当回事儿,没空来解决这等p事儿,这就成了两国都不想解决。既然不想解决,那还嚷嚷什么,歇了洗洗睡吧。

爱国,喊了很多年,但不见国爱我。让我吃三聚氰胺、牛肉膏、让我买不起房子、让我削尖了脑袋想出国等等一些事情,总结出来一点,爱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就像喜欢一姑娘,喜欢了很多年,也表白过很多次,但最终,姑娘从来没有答应过和我好,最后并且兴高采烈的嫁给了别人,出嫁那天还给我发了封请柬,让我别忘记随礼。

我衷心的希望,那些聪明的商人可以立一个节日,叫爱国节,咱每年都过一次,日子还是固定的,到时候所有人到了这一天,消耗商贩们提供给咱的打折产品,咱们该吃吃,该喝喝,这样是不是可以更隆重一些?

李承鹏说:在中国,人人都是违章建筑。

我说:每个人都是一座钓鱼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