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罗永浩坚果手机发布会2015

本来计划的是昨天晚上在网络上看视频,结果我放弃了夜跑的时间,7点就打开哔哩哔哩等着直播,结果等到8点多才开始,当看了3分钟后哔哩哔哩的直播回音几乎盖过原声,还不断回放,然后想到老罗吹牛说发布会是“八台”直播,当我用尽所有的耐心将八台都试过一遍后,发现好用的只有蜻蜓FM,果真是听相声啊。心里暗暗发誓,再也特么不相信什么网络视频直播了。

早上来到公司后,迫不及待在网上找视频回放录像,然后抱着和看之前几次老罗演讲视频的心态来看这个发布会,发现有些审美疲惫,在看的过程中甚至能猜到老罗的包袱要怎么抖,结果是我看到60分钟的时候有些犯困,70分钟的时候直接点了暂停,在思考是不是要继续看下去。不客气的说,这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专心致志的看老罗手机发布会了,但老罗个人的演讲除外。

昨天跟我司做流量变现也就是产品商业化的哥们闲聊,这哥们儿满嘴情怀、品牌、代言什么的,并且还说老罗之类的。如果是个门外汉或许会被忽悠,但是对于我这种老油条来说,再牛逼的情怀、品牌、代言,如果没有比较不错的产品作支持,是无法持续维持的,甚至连二次消费都不能保证,何谈客户留存呢?

唉……

—————————————————-

写在发布会之前

老罗自公开收门票讲相声以来,每一次的视频我都看了好几遍,并且自发的贴在博客里。原因是因为我喜欢看这些东西,并且乐意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东西。就像是我博客现在右边栏的七牛云的广告一样,我喜欢这家企业给我带来的使用感受,哪怕是我是个免费客户,当七牛云服务器故障的时候,也照样给我发补贴,虽然只有0.053元,但是我被这种行为所打动(这年头,除了穿比基尼的姑娘,打动我的事物还真不多)。

自从老罗发布了Smartisan T1手机后,因为锤子手机产能和工艺的问题,很多人拿不到锤子Smartisan T1,这个时候很多先拿到Smartisan T1手机的用户开始建立QQ群,在微博发消息并且@老罗让老罗帮忙转发,组织大家线下集体观摩Smartisan T1。Smartisan T1的真机我也是这么看到的。而这些民间组织小团体这几天又派上了用场,开始组织大家一起看视频发布会。

不知道这种行为的发起是老罗公司的人率先这么做然后其他人跟风,还是完全由民间发起,老罗推波助澜,总之这种方式我是比较喜欢的,这也是现在很多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在做产品推广时用到的最多、最有效的推广方式之一——地推。这种推广方式的好处是能真正的看到找到自己的用户是谁在哪里。

从新回到发布会,老罗这次即将要发布的新机已经被网上给泄露的差不多了,老罗也在微博上证实了这点。而对于很多看过老罗前几次演讲和产品发布会视频的罗粉们肯定明白,产品是次要的,能听老罗讲两个小时单口相声才是关键。这就是品牌的力量,跟凤姐在凤凰新闻当主笔引发了一波凤凰新闻APP下载潮是一回事儿。

———————–

近两周,借贷宝这个APP比较火,无论是在QQ群、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等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这家据说融资20亿元的这家企业,原因是每注册一个用户就可以得到20元的奖励,如果将邀请码发给别人注册,还能得到20元的奖励,就是这种赤裸裸的经济驱动的推广方式,让这款产品出现在了所有能出现的地方。

在周六的时候也就是23日终结者5上映当天,电影散场后在电影院门口看到有个哥们儿举着一个牌子宣传借贷宝,感叹语资本的力量的同时,我比较好奇这个哥儿们是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毕竟一天如果能在电影院门口拉50个人注册的话,1000多元的现金奖励比大部分人上班都挣得多。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下一层,后来还是重新坐电梯回到电影院门口,问这个哥们儿他是公司行为还是个人行为,这哥们告诉我是公司行为,并且指了指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展台。

好吧,我就是这么一个好奇的人。

老罗罗永浩2014锤子手机T1发布会

我得承认,我是老罗的粉丝,声明一下,我并不是老罗的脑残粉。如果从现在开始就认为我是老罗的脑残粉的话,下面的话你就别看了,如果你感觉你必须不下面的评论里说点说什么老罗的坏话,以表明自己是多么的精明的话,我建议你放弃,因为我肯定会把你拉黑。有的时候你真的很难判断粉丝和脑残粉有什么区别,但我真的是老罗的粉丝,老罗个人奋斗的历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屌丝逆袭史。为了证明我不是老罗的脑残粉,我试着解释一下。

关注我博客的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老罗的每一个演讲视频我都会粘贴过来,一方面是表明我对老罗的欣赏,另外一方面,老罗说的这些真的很受用。比如画大饼理论、N天搞定派、不不不派,这些是正常人无法讲出来的,或者说有不少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不愿意跟我讲,原因是我和我的朋友们的关系不到位,还没有到了什么话都不说的地步。这么说,或许说明了我是一个很失败的人,连个愿意跟我讲大道理的朋友都没有。当然,老罗也不是我的朋友,老罗也并不认识我。

既然这个视频是手机的发布会,那么就说说手机吧。虽然我远离IT行业已经有2年零7个月的时间,摩尔定律都快有两个轮回,科技界肯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年半时间足以让一个前资深人士变成一个门外汉,更何况我在IT届并不是什么资深人士,即便是资深人士,也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表现。

买任何物品最终都离不开价格,而对于很多普通上班族而言,价格也是相对敏感的。小米等手机之所以能迅速的打开市场,价格起到了决定性的因素,这个是谁也不能否定的,否则雷军就不会每次在视频发布会上,每当说到价格的时候,雷军满脸自信爆棚的表情足以说明,仅仅从性价比上,他是能藐视绝大部分手机厂商的。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小米无论从销量还是个方面来讲,都是成功的。而对于那些买手机的人来说,买一款手机,首先是带着预算去的,如果抛开预算这个问题,我相信,90%的人会选择爱疯,剩下的10%的人会选择诺基亚的功能机。待机时间超长的功能机真的是不可替代的。在牛逼的手机,因为电池的原因开不了机,有时候真的不如一个丑的不能再丑但是能往出拨电话的功能机管用。就像是饿死的艺术家并不是艺术家,而是死人。

或许很多人都在诟病“饥渴营销”这个东西,买个手机还得抢,搞的自己贱兮兮的,花钱还得看人脸色。有的时候确实是这样,花钱还得看人脸色,但并不是说这家企业不重视你,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关注罢了。但是从企业的角度来讲,生存是硬道理,小公司为了生存,通过饥渴营销快速的拿到回笼资金,以便于更好的研发,并且能控制产量,最终实现更合理的控制企业运营成本。说白了就一句话,这个地球上,很少有三星这种公司一年的收入能够占到韩国的10%左右。

工业设计。很多看完直播的人评价到,老罗的锤子手机就是将安卓系统装进了苹果手机里。这个,当我第二天看新闻,看清楚锤子手机外观布局的时候,我非常同意这个评价,从外观和工业设计上看,锤子手机确实有很多爱疯的影子,至少手机底部的扬声器和usb接口就非常的像,还有一张图,从这个角度看,完全是爱疯的样子。抄袭的话题也随之而来。在锤子手机问世前,每年有几千部手机被设计出来,几乎没有一部手机采用和爱疯同样的外观设计,我相信这些手机的设计师也由衷的感慨爱疯工业设计的美感,至少从照片上看是这样的,抄袭一下又何妨,但是就是没人这么做。假如有一天问这些人,为什么你不抄袭一下爱疯的工业设计,想必很多人会说,一旦我这么做,我们不就是抄袭么。说的自己相当的高尚,实际上背后是成本的控制问题和在生产过程中高淘汰率的问题。我相信后面这一点才是关键。前面说的这些,完全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逼格。即便有抄袭的,无论从手感还是外观上来看,差别还是蛮大的,很容易弄巧成拙,让人笑话。

锤子rom。虽然和小米们都一样,都是基于安卓深度定制,但我始终认为小米们的深度定制更像是在美化,目的是为了如何让主题更好看。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人,绝大部分人的审美都是很差的。无论你怎么换主题,对外炫耀自己的偶像是某某男神,某某电影好看之类的,其实是在掩盖你自己的审美很差,或者说无脑。这么说,或许伤害了你,我也知道揭穿一个人是不对的,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你不能忽视你审美差。你要相信,美的东西都是简洁的,就像是浓妆艳抹的姑娘一般都不太好看,敢于化淡妆出门的姑娘才是真美女。

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解释我不是老罗的脑残粉。借用和菜头的一句话,以上都是我的猜测,或许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