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的脏话

发布

1、来到大连也有一个月多的时间,除了每天仍旧在被各种迷路、迷失方向所折磨之外,最大的感受是东北人的直爽,在工作的办公室里能经常的听到同事们经常把“彪”、“操”等字挂在嘴边,相互之间的调侃也经常出现这个词,“彪”等于我们常说的“2”“傻X”,突然间给我的感觉是我身边藏着太多的文艺青年,突然很喜欢这种氛围,再也不用担心和同事之间聊天时嬉笑间冒出一句”没文化“而让对方怀恨在心。

2、前段时间在等offer的时候,用了几天时间把电视剧《男人帮》完整的看了一遍,里面的几位主角对话、衣着透露出的文艺青年的气质,时不时冒出的几句脏话,深深的吸引到了我,这也是我最近几年唯一的一部完整的看过的电视剧。

3、由于从上初中开始就开始寄宿,也从不知道那本书上看到过”祸从口出“这样的话,平时和陌生人说话很是注意自己的言辞,基本不说脏话,一个是自己嫌弃惹不必要的麻烦,另一方面也觉着脏话连篇并不是很好,正常的说话也没什么不好。其实对于一个有多年听摇滚乐的人来说,每天能从很多的歌中听到很多脏话,并不觉着伤害了谁,只是在那种音乐的氛围里面,需要脏话来衬托这个现实有多么的肮脏。

4、中午吃饭后和女朋友一起在电影院看了《失恋33天》,影院里人不算少,要比前段时间看《猿族崛起》多很多,看电影的绝大部分都是周末休息补光棍节的男男女女,到处都成双成对。电影里男主角叫王小贱。“贱”,绝大部分情况下应该也算是脏话吧。

5、很久以来,一直认为说脏话是一些特牛逼人的权利,像我等瘪三是没资格说脏话的,即便说脏话,也不像罗永浩、王小峰等人,说脏话都说的那么动听,听完之后还细细回味片刻。而自己在之前在每个周六上午和同事们交流一些事情的时候,也总是或多或少的带一些脏字,这些脏字让会让我的同事们听起来不瞌睡,能从其他想入非非迅速回到现实生活中。

6、很多时候说脏话,是被迫于生活所带来的压力而需要通过语言的形式来发泄。二十六七岁,渴望所有的名、利、权、财,但理想总是那么触手可及但又很遥远。生活的不公平给所有的人带来了烦恼,就像李志的有首歌里面唱的: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歌唱,有人生来有钱包。

7、脏话,本身是文化中的一部分,说脏话的社会也愈发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