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唠电影

看《社交困局》

知道这部片子还是在小宇宙APP上,发现首页推荐的几个博客的话题都是社交困局之类的,然后就点进去看了下详情,发现都是在说这部奈飞出的纪录片。后来到豆瓣上看了下,发现9月份就上映了,到11月中旬各大播客才想起来蹭热点,是不是有些过时。但冲着奈飞纪录片一贯的高品质,还是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将电脑接到电视上看完了这部片子。

免费

片子里提到的这些应用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几乎没有提及收费的应用。为什么免费的项目更能让用户有瘾,这是个很老的话题了,甚至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一个本书叫「免费」,告诫大家免费的有可能是最贵的等等。其实免费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是「关注」,也就是现在经常能各大互联网公司财报中看到的「日活用户」,再往前追溯应该是QQ当时搞了个QQ活跃用户在线地图之类的东西(此网站已经下线,现在可以看腾讯位置大数据),在互联网公司看来,每一个日活用户都是一个「小白鼠」,是公司应用或者某个功能的试验载体,实验的参与人数越多,收集到的数据就越多,就能更好的发现潜在的业务点和某些功能的优化点。

举个栗子,比如百度推出的一刻相册APP,其产品卖点是:无限空间永久存储用户存在手机里的照片视频。据说,百度内部对这款产品的定位是,让用户免费使用且自动备份用户手机里的照片,将这些照片发送给机器,让机器来识别照片中的元素,来丰富图像识别引擎的算法库。而永久存储这个卖点,还请各位不要相信为好,之前一直倡导终身免费的Yahoo相册google相册最终都逃离不掉收费这一步(2021年6月开始收费)。

算法&道德

片子里还有个情景剧,情景剧的内容大意是科技公司如何通过设计一些算法,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成瘾的。在2018年的时候,快播的王欣说过一句话「算法无罪」,而这句话也被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引用过。这两位大佬认为算法本身是无罪的,只是被用户用坏了而已。要知道,每一个复杂的算法都是有无数个基础的算法组成的,如果要说算法无罪,更多的是说基础的算法无罪,复杂的算法不能算在其中。这个比喻就像是原子弹是由无数个1+1=2这样的简单算法组成的,但随意使用原子弹伤害别人被法院判刑,但在法官面前辩称1+1=2是无罪的,这本身就很荒谬。

每一个复杂算法的背后都是由很多个程序员花了很长时间设计出来的,程序员在设计这些算法的时候,肯定会受结果/KPI导的影响,或多或少都会加入一些人为的道德因素进去,最终呈现出的有可能都是百分比,但每一个百分比背后都有一些既得利益者,同时背后也有更多的受害者。这个时候再来看算法无罪,貌似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商业

企业天然的使命就是赚钱,每一个企业都希望公司能做大做强最终上市。上面提到的免费,并不是真正的免费,准确的说:免费是一种商业模式。通过免费这种商业模式达到了某些目的,比如巨量的注册用户和活跃用户。然后开始设计如何引导这些免费的用户完成一些指定的行为——比如看广告,来完成最终的商业目的。

虽然片名叫社交困局,但社交只是互联网中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代表整个互联网。不知道什么原因,纪录片的原名叫「The Social Dilemma」,翻译成中文就变成了「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还没有到了反对资本主义的份儿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有可能是这个中文名的译者不是中国人,或者是某国籍的华人,用几十年前的旧理念来讨好国内的用户。其实,国内大部分知道奈飞的,对奈飞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到现在我依然能记得,第一次知道奈飞讲纸牌屋第一季一次性放出,给我带来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