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淡:复工一周

发布

这是我度过的最长的寒假。最长的暑假是2013年的非典,那年我上大一,从3月底一直休息到9月学校开学,也没补课,也没退学费住宿费,开学后莫名其妙就大二了。

复工晚,是因为我年前离职了。另一方面,接收我的单位迟迟不全员复工,我属于新员工(虽然早就认识并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毕竟没有办理入职手续),然后就基本属于最后复工的这一波。

春节前最开始有了疫情后,每天都打开丁香园的那个疫情统计链接,看看今天新增了多少死亡了多少,坚持了2个星期后,就逐渐忘了这回事儿了。我近几年很少主动去新闻网站看新闻,一方面是因为感觉大部分新闻都是比较负面消极的,另一方面是当时看了卫报的一篇老文章说看多了新闻会影响身心健康,链接在这里

每天首要任务研究菜谱做饭,经过近3个月的磨练,厨艺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也真的养成了做饭的习惯。做饭真的很省钱,粗略统计了下,三口人一个月吃饭大约只需要1200—1500元之间,所有食材都从麦德龙采购。

不复工这段时间,每天除了陪孩子玩,剩下的就是看书刷剧,今天才过了1/4,但看的书的数量已经超过去年的2/3,几乎3-4天一本。每年的年终,豆瓣都会出一个统计(现在是每个月都有),以前看到那些一年读书上百本的人,觉着这些人数据都是假的吧,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我认为这些人应该都是上大学的学生/研究生之类的。

当然,除了看书,看得利用这段时间充充电,比如产品数据相关的。目前在做的职业是产品经理方向,从整个行业的观察来看(主要来自于招聘网站),纯粹的功能性产品经理,市场需求非常低,或者只针对实习生/刚毕业的学生,对数据产品经理的要求在不断提升,虽然大部分公司的CTO之类并不能真正明白数据产品经理能干什么(从招聘需求中能看出些端倪),能如何提升产品数据表现,但,这是趋势。

这段时间,还有那么几天冲动的想录【播客】,还高价买了只索尼的录音笔。到现在,第一期节目还没录完,今年有机会总会录几期的(暂时这么决定)。录播客,一方面是因为好玩,另一方面,是想让自己的语速慢下来,熟悉我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我说话的语速稍微快一些都能达到英雄联盟解说级别的,虽然很努力让自己慢下来,但一直没慢下来。

这段时间,由于迟迟不能复工,偶尔还在想,如果一旦在社会上找不到工作,自己能干点什么养家糊口。毕竟,产品经理肯定不能干到退休,遇到那种努力几年就能让自己财务自由的机会也非常的渺茫,所以,琢磨琢磨也是没错的。

啰嗦的有点多,这篇就这样吧。

2012

发布

还有不到1个小时,就是2013年。但从外面已经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鞭炮声了,有一些家伙已经按捺不住,对2013年的期许有些迫不及待了,想赶紧送走2012,一个多事儿的一年,可见旧的东西是多么的不招人待见。

这一年,是毕业后最为平淡的一年,原因是来到一个新的城市,经过一年的时间开始慢慢的熟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还是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一年,还是看了不少的电影,印象深刻的基本没有,后悔去电影院看的不少,3D的电影基本是烂片(除了冰河世纪),国产的片子全是烂片,包括《一九四二》。很多时候,明知道会后悔,但,还是按捺不住,和很多人排队,然后进电影院去看一看。

这一年,特别是后半年,看了不少书。最大的进步是,自己真的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翻一本书几个小时,而不会被其他的事情打扰到。有时候想想,挺神奇的一件事儿,确实是发生在我身上了。

这一年,生活无比平淡。国庆节回了次家,也头一次跟着秋收的队伍从开始忙到结束。后来,想想这事儿有些惭愧,二十大几的人了,并且是个农村人,但,这种事情直到二十几岁的时候才完成。感谢我爸妈多年来对我的宠爱。

这一年,被问到最多的话是:什么时候结婚。好吧,我告诉你们,2013年一定把婚结了。

在生日那天,已经写过一个类似总结的东西,更多的总结在那篇日志里。

被否定

发布

1、从去年后半年开始,就一直在被否定。

2、被否定的感觉不好受,有些是善意的否定,有些是恶意的否定,被否定时间长了之后,自己也把自己否定了。

3、后来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然后自省、反省自己是不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活的很“轴”,“轴”的意思是一条道走到黑,相信自己的感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4、第一次自我否定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天安门,见到真正的金碧辉煌的天安门之后的那种灰头丧气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得非常的清楚,头一次发现自己被教科书上的“美文”骗了,感觉自己很傻,傻的都有些可爱。

5、我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毕业后我努力学,学了几年之后自认为学到了不少。换了个环境,突然被各种人否定我之前学到的都是错误的,没用的。突然想把自己RESET一下,清空掉之前几年所学到的哪些现在基本一点也没用的东西。

6、再后来,又发现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并不务实。自己之前的二十多年一直生活在假、大、空之中,掌握了很多理论,绝大部分都像教科书里的天安门似的,书里写的是一回事儿,自己看到的是另外一回事儿,但,他们确实都是同一个物体。

7、最近吃了顿海鲜后,得了一种病,去医院看医生,医生说我的病还处于前期,不能确诊,要等病情发展后再确定。医生否定了我,并没有否定我得的病。

8、很喜欢It Must have Been Love这首歌,特别是歌词里的It Must have Been Love,But it’s over now(这一定是爱,但一切都结束了)。

过节,过节

发布

用标题里的两个过节造句,答案是:中国人和过节有过节。

春节各种累,回家累,说话累,吃饭累,睡懒觉计划全部泡汤,一天也没有。

来北京旅游的人很多,原以为大过年的大家都在家里呆着,谁知依然有很多人呆不住,趁机出门旅游。

今天上午去了一趟中国国家博物馆,主要看了货币馆和玉器馆。发现国家博物馆也就那样,并不比地方博物馆牛逼多少,只是title大了些。

在博物馆闲逛的时候,结合着满脑子“和过节有过节”的想法,思维突然穿越了一下:信息越来越多,通过各种渠道接触的人和各种新鲜事物越多,反而过节越来越没有过节的意思。看到博物馆内陈列的各种精细的玉器,突然想明白了,古人虽然没有很多娱乐的项目,顶多看看大戏,逛逛窑子,造造孩子,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生活细节的追求,不会受太多的外界因素所干扰到,仔细打磨生活中的每一点小细节,每天生活虽然单调,但不乏发现的乐趣。

难不成生活就是抠抠细节?

回家两三事

发布

1、准确的说,我现在还没有回到家,只是离家很近了,从之前的1500公里缩短到200公里,等待参加17号参加朋友的婚礼,18号才能回家。刚刚打电话说,结婚那天我负责拍照……希望别演砸了,有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婚礼。

2、经过16个小时火车的颠簸,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出火车站候立即在火车站买了18号的回家的火车票,神奇的是火车站余票的LED屏幕上显示没座,而我买到的竟然是有座的票。难不成大早上人品就爆发了?

3、昨晚在北京站中转,需要打车去北京西。貌似被宰,平时不到30元的车费,最后付了80元到的。据司机师傅说,在北京站停车接客是需要交“保护费”的,每个月600RMB。建议最近回家的朋友,从北京站出来后,不妨走路10分钟逃离“保护区”再打车,以免悲剧重演。

4、在火车上遇到了几个在大连读书的四川小朋友,一起胡扯上学时的傻逼事情,竟然不亦乐乎的扯了将近俩小时。其余时间,他们三个在玩四川话版的“三国杀”。

5、在北京西火车站候车厅等车的时候,在如垃圾场似的候车厅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期间有一个年轻的三口之家走了过来。期间,孩子的爸爸为了哄孩子睡觉,唱了首睡前歌,我以为要唱催眠曲或摇篮曲,结果孩子的爸爸唱军港之夜哄孩子睡觉。

6、大连到北京的距离应该小于北京到四川吧,无论直线距离还是曲线距离,但车票的价钱竟然都是一样的,很是奇怪。

未完待续,还有些事情没想起来。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