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不不不

一个想法,不一定对(I)

1、春节档的电影票不是一般的贵。上周六,拿着电影票兑换券去大连万达和平广场店看《流浪地球》4D版,服务费竟然另收了34块钱,在支付宝上单独购买将近70元的售价。这应该是我看过的最贵的电影。《流浪地球》的票房目前已经有40多亿,如果单轮观影人次计算的话,流浪地球肯定不是近几年的最高纪录,高票房是由高售价产生的。#高票房是如何产生的

2、新公司主要做音乐教育行业,目前在做针对教育机构的SAAS平台相关产品。教育行业真的是非常的赚钱。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花钱绝不手软,一个比一个大方,完全超出之前的认知。#跑道的选择

3、春节前,多闪、马桶MT、聊天宝(原-子弹短信)纷纷发力社交,希望能从社交这个领域打出一片天地,想尽办法让你邀请好友、获取你的联系人信息,甚至你多说话都会给你积分等等,结果如何大家都已经知道。对于每个个人来说,一旦在某个社交软件上沉淀了比较稳定的关系,是不会轻易的尝试改变的,成本太高,包含但不限于时间、精力、维护成本。国内外都是如此,比如发达国家的大部分用户都还在高频的使用邮件,还比如虽然我们现在都在使用微信,但如果一旦微信找不到相关联系人,前三个被选项里一定有QQ。如果把腾讯系产品编成一个舰队,最大的航空母舰肯定是QQ,微信只算其中一支巡洋舰。#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社交梦

4、社交软件方面,除了微信、微博、twitter之外,我还在断断续续的使用一款产品「一罐」,一款匿名社交产品。发现在习惯了使用实名制社交产品后,突然有了一款可以匿名发表内容的社交产品后,心里有一丝小兴奋。发现用户群体也异常的年轻,大部分都是95后的群体。这款APP不用加好友,只需要刷信息流,就能快速了解95后。#如何深入到95后这个群体中

5、人工智能。到了2019年,人工智能依然是最热的话题之一。但实际到了普通民用级别的人工智能,比如什么智能音箱什么的,在我看来都不是人工智能,更多的是对已经存在的客观事实的一次搜索和朗读。比如市场上很多的人工智能音箱,纷纷称自己的卖点是较小孩XXX,如果你问一点稍微复杂点的、带有主观色彩的问题,比如小学2年级水平的应用题,音箱往往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如果最近在某银行遇到一款智能音箱能回答这些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音箱背后是有人在拿着麦克风在和你说话。#人工智能

6、区块链。如果是研究区块链技术,一点问题没有,区块链肯定是未来的热点,很多大公司已经开始做相关的技术研发和人员储备。而如果是基于区块链的货币或者投资,建议你放弃吧,你有极大的概率被割韭菜。很多人会说,之前不是有很多人买比特币赚钱了吗?我和你说个冷知识:在最初,比特币全球交易速度是7枚/秒。盯着比特币的人多的很,你觉着你能完成胜利大逃亡吗?#不要为你所不熟悉的新名词买单。

7、换新公司后,发现大家都在刷抖音(包括我的老板),很少有人主动提微信公众号。很多人都说抖音太火了,微信公众号没落了。说个小数据,之前我的微信公众号有1个半月之多没有更新,粉丝只掉了总数的1.4%,而2年前或者1年前,掉粉数据会异常生猛。从某个方面来说,微信公众号确实没落了,连取消关注都懒得取消了。哪怕你点了右下角的好看,几乎不会增加阅读量。

8、抖音。有很多公司的运营纷纷将重点转向抖音,但大部分都不温不火,增粉量很少,都苦于不知道如何运营抖音。最近一段时间也在尝试使用抖音,抖音的运营推荐机制大概是这样的:每一个视频,在一定时间内,都会给予一些推荐流量。比如会先给1K的推荐流量,且会设定个阈值,超过这个阈值就会给予更多的流量。视频被推荐期间有几个关键的指标需要注意:视频的原创性、视频的播放量、视频的完整播放量、视频的互动指数(点赞、评论、转发)、视频的重复播放数。当达到1K推荐流量的综合指数超过阈值,会给予更多的推荐流量,如此反复循环,直到低于设定的阈值,则不再给予推荐流量。因为在这个周期内有大量的新视频的出现,旧的视频就不值得再次推荐了。#为什么抖音很多很火的视频都不是完整视频

9、豆瓣。豆瓣貌似近半年换了新的运营团队,豆瓣的用户不仅仅能标注读过那些书、看过那些电影、听过那些唱片,还可以参加豆瓣官方组织的很多话题活动,用户的参与度异常的高,内容也非常的有趣。有时候,牛逼的运营真的很重要,不一定花多少钱,关键是能深入用户,撩起用户的兴奋点。。

10、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分类
不不不

分享一些咖啡行业的数字

最近看了不少关于「瑞幸咖啡」相关的文章和播客,里面有不少有趣的数据,分享下:

1、咖啡目前市场细分为:速溶咖啡、到店咖啡、急饮咖啡三类。速溶就是便利店在卖的那种条状的咖啡;到店咖啡:星巴克为代表的线下店面;急饮咖啡,开瓶即喝的那种,就是饮料。

2、2016年咖啡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750亿元,其中速溶咖啡约占60%以上的规模;到店咖啡约占25%;其余的市场份额为急饮咖啡。根据以上数据计算,到店咖啡的市场规模约为200亿元,星巴克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3、欧美国家人均年消费咖啡300+杯;日韩国家人均消费咖啡200杯+;国内人均消费咖啡7杯左右。(仅算到店咖啡,不含速溶咖啡和急饮咖啡)。市场潜力巨大。

4、星巴克咖啡零售价30+,其成本仅为4-5元,其中绝大部分成本是奶,咖啡不是最高的成本。

5、瑞幸咖啡的零售价约为25元左右,并且还买2赠1或买1赠1,其单杯零售价约为12元左右。部分优惠券可使单价低至7元左右,比较接近成本价,仍旧没有击穿成本价。

6、瑞幸咖啡,对外宣称其咖啡供应商是和星巴克的咖啡供应商为一家。如果真是如此,瑞幸咖啡的成本也大约是4-5元。

7、假设瑞幸咖啡成本4-5元,而其目前的零售价、活动价均远远高于成本价,根本不是所谓的「烧钱补贴」,只是降价促销的手段。和美团的千团大战、滴滴的1元到家等活动的「烧钱补贴」是2个概念。

8、星巴克咖啡的零售价中,除了咖啡的成本之外,更多的是「社交场所」的场地成本。瑞幸咖啡,并没有提供非常友好的「社交场所」,未来也不会提供。

9、星巴克在10月份以前并不提供外卖服务,其原因之一是担心蜂拥而上的外卖小哥挤满在吧台前,影响其他顾客的消费感受。10月份之后和阿里合作。

10、欢迎各位补充。

分类
不不不

不长记性

1、大部分人是不长记性的,除非这个事物给了一个深刻的教训。

2、这两天「百度魏则西」事件貌似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用不了半个月时间,大部分人都会将这件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因为魏则西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自己也只是个看客。

3、和魏则西事件类似的也有很多,比如经常发生的餐饮安全问题,哪怕是大名鼎鼎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当年不也发生过「过期鸡皮鸡胸肉事件」。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大家都诚惶诚恐的,麦当劳肯德基突然多了很多空座,异常的安静。但是当一个星期后,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忘了有这件事儿发生。

4、假如,时间往前倒退30年,在没有智能手机、互联网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我相信,一家公司如果出现了类似于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食品安全问题,大部分人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忘掉这件事儿的,这家店乃至这家公司,也会很快的倒闭破产。

5、现在的情况是,每天看到了太多的信息,无论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主动看的还是APP推送的,或多或少都看了一点,从数量上来讲,现在一天看的新闻,和30年前的同龄人相比,一天看的新闻的数量或许会比以前一个月看到的都多。

6、数量惊人,但是记住的几乎没有。为了能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不知道那个傻逼发明了一个名词叫:碎片化阅读,很多人都深信不疑。碎片,按照正常的含义来讲,一张A4上面写了一个故事,而不小心把这张A4撕碎了了,拿着这些碎片依然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前提是碎片一个也不少,假如这时候突然来阵风呢?」

7、所以,「碎片」并不是终点,比「碎片」更严重的有「粉尘」。那些平日里几乎不看书的人当问到是怎么阅读的时候,都说自己通过刷「微博」、「朋友圈」什么的来进行知识的积累的,其实他们的这种阅读更应该称之为「粉尘化阅读」,了解到的都是鸡毛蒜皮,并且相互基本没有什么关联关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福尔摩斯』或者『柯南』那样的本事,给你一个花瓣,你未必能画出整片花园。

8、所以,这么说「不长记性」也并不是完全怪自己,要怪就怪这个花花世界太让人眼花缭乱了,和戒烟一样,想过很多次让自己返璞归真看看书哪怕是小说,但是花花世界太诱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9、很多人都知道kindle,买的人也不少,但是每天都翻出来看看的少之又少。但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讲,kindle诞生的革命意义大大的被低估,类似于kindle专注于阅读这样的「工具」少之又少。未来,能让人专注于某件事情的「工具」应该会大有前途。

10、End。

分类
不不不

不要阻止小朋友玩游戏

早上,公司一同事突然悄悄的跑到我的跟前跟我讲,他发现他的儿子最近经常把自己锁在自己的卧室内,他怀疑他的儿子在玩游戏,但是每次敲开儿子房间的门的时候,又发现电脑没打开,台灯开着,台灯下放着作业本。昨天晚上再次敲开儿子的门后,检查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上插了个U盘,随后就把U盘没收了。

随后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猜出来了,过程如下:

U盘插在我的电脑上,我点开U盘看里面有一个文件夹,出于尊重他儿子的隐私,我并没有直接看文件夹内是什么内容,而是查看了下文件夹的属性,6000多个文件,4GB的内容。然后我就放心的点开文件夹看,发现里面确实是一款网络游戏。随后我把游戏给删除了,然后把U盘交给了我的同事。

15分钟后,我后悔了。

他儿子晚上回家肯定少不了一顿臭骂,他儿子虽然不知道我姓什么叫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也会把我在心里默默的骂几十遍。我不是担心他儿子骂我什么,而是我配合他爸揭穿他玩游戏这件事儿,会让他更加的叛逆。据说他今年13岁。

想当初我也玩游戏,并且很痴迷。从最早的马路边的大型游戏厅,几乎每天最少都会去两趟,直到游戏厅后来被政府强制关闭;玩掌上游戏机俄罗斯方块,直到游戏机烧坏;大学周五晚常去通宵玩CS;毕业后也曾没日没夜的玩植物大战僵尸,直到通关;前段时间还玩全民飞机大战,前几天删了。

玩游戏这么多年,虽然没人阻止过我玩游戏,我也知道玩游戏浪费时间。在某一段时间内痴迷某游戏的时候,有时候就是停不下来,睡不着觉,只要有空都会打开看看。我知道这是好奇。

能戒掉游戏大约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给自己大把大把的时间玩,只要有条件就玩,当玩到一定程度后,随着好奇心的下降和升级空间越来越小的时候,自己就会主动删除这个游戏。还有一种情况是,对方作弊导致我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打不赢对方,或者对方的积分是我使出浑身解术也无法超越的,也会主动放弃游戏。

后来,我试着和同事交流如何戒掉玩游戏这件事儿,试图让我不再有那么强烈的罪恶感。但是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同事的心思完全不在和我交流上,而在于如何能完全阻止他儿子玩游戏。后来,我就彻底的放弃这件事儿了。

下次,再有同事找我办这样的事儿,我会将文件夹隐藏掉,并且拷贝进去一些学习资料,告诉同事说:你儿子在好好学习,没有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