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忆往事

杨某人,三十岁生日快乐

今天,我三十岁了。

说句矫情的话,一直希望自己是被遗忘的那个。结果是,每年的生日前后,还是会陆陆续续的收到一些朋友的生日祝福,很是感动。谢谢这些年还惦记着我的那些人,虽然很多自打走出学校后就完全没见过面,顶多用微信闲聊几句什么的。

跑步

三十岁,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体问题,和很多人一样,突然间喜欢上了跑步。早上5点起床开始跑,经常跑个5-10公里,然后回家、洗澡、吃饭、遛狗、上班,很长时间的每一天都是这么开始的。别人问起,都是很惊讶于我精力旺盛,其实,偶尔我也爱睡个懒觉,几乎每个早晨的5点钟,闹钟响起的时候都在犹豫自己是否要懒一个早上,在偶尔因为懒了一个早上后,并且连续的懒了好几个早上后,差点成了习惯的时候自己拉了自己一把,继续保持早上5点起床,5点20到达跑步的操场,持续30-50分钟的慢跑,然后拉伸,然后回家……

村上春树因为爱跑步排解孤独,专门写了本书叫《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我想说这是扯淡,至少我跑的时候不会想说什么,因为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的要死,你还要跟我说话问东问西,我一定认为你是故意来捣乱的。如果跑完了,拉伸的时候你问我跑步的时候不想说话,在想些什么,我会告诉你:更多的时候在想,这他妈的是第几圈,多少公里了。往往这个时候看看手机的公里数,会和想想中的公里数有略微的差距,会懊恼怎么才跑了这点我就喘上了。

偶尔跑步的时候会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比想工作上事情想象更多的是假如现在跑个全马,拿着奖牌乐滋滋拍照发朋友圈等等之类的,基本都是YY自己突破了某个成就的事儿。虽然明知是YY,但是YY的过程是美滋滋的,心情愉悦了,身体更放松,很容易跑个最快圈数什么的。通过NIKE的Running APP来记录跑步的记录,发现大部分能突破自己记录的时候,跑的过程肯定YY了一段时间。

坚持一件事情,坚持的过程蛮痛苦,回头看来很享受。(其实,5点起床跑步,是因为那个学校早上6点20清场……)

Blog、Kindle 3和图书馆

有可能我的年纪确实有点大,公司的其他同事年纪比较小,偶尔聊天,我说我还写博客,有没有同道中人换个链接什么的,他们纷纷一脸惊悚的样子,被我这老妖怪给吓住了。这一年确实写的少了点,但是我还在断断续续的写点东西。

2012年10月份,900多个大洋买了本Kindle。在买的当初,也试着想过这个电子产品的命运,应该就像我用过的很多个手机一样,用一段时间就会抛弃掉,或者被新的电子产品替代掉,而它躲在箱子里吃灰。而现实情况是,谈不上爱不释手,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翻开kindle看一段时间,或者连续两三天每天半小时到两小时。不得不说『kindle产品的革命意义严重被低估,几乎一个月一充电这个太牛逼了。』

这一年,几乎一个月去一次图书馆,每次都去借3-4本。图书馆里的主要人群依然以学生为主,只是他们把图书馆变成了自习室,绝大部分人都在做各种题目,还有一小部分在看漫画,偶尔还有几个谈恋爱的。第二主要人群是40岁以上的人群,都在看一些文献、技术类、管理类的书,偶尔也有人翻翻历史类的书。20多岁到30来岁的人比较少,这也不怪他们,外面花花世界别样精彩,何必假装爱看书常跑图书馆呢。不得不说一句,这个浮躁的年代,漂亮的姑娘们几乎是不会出现在图书馆的。

产品经理

不小心变成了产品经理。之前一直从事媒体运营工作,产品经理在今年年初前一直是个陌生的领域,春节过后在电脑上自己鼓捣过一段时间Axure RP,基本功能了解后就抛之脑后了。来大连后,一直在判断运营这份工作还可以做几年,特别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新媒体什么的,搞的自己乱糟糟的,只是一直没想过自己可以做产品经理。以运营的身份进了现在这家公司,结果被改造成了产品经理。

从目前来看,产品经理也还不错。

Golf 7

在写柴静的苍穹之下的时候,决定买一辆Golf,5月初车展交纳定金,5月末提车缴税办完车牌,由于车里味道太大,放了两个星期才开始上路。虽然有朋友说Golf车空间小,不过感觉还不错,和驾校的捷达普桑比起来还是大不少。平时基本上下班开来回十余公里,油耗10-12个左右,偶尔更多。周末和车友们跑过两趟金石滩和旅顺,油耗5-6个。

9月20号左右撞了一次,对方是一辆刚上牌15天的别克英朗。事故的原委就不说了,只能自愿倒霉我全责。在和对方去4s去办理理赔的时候,在后排乘坐了下,明显感觉英朗的内饰不如Golf。只能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明显的迹象是大街上的Golf越来越多了。

我自己

最大的感受是时间过的有点快,不是害怕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只是无暇顾及身边那些小乐趣,即便遇到也是匆匆而过几乎不停留,仿佛看透了一切,又仿佛不屑于看透一切。当发现很多比我年轻不少的同事,都还在纠结一些日常常识的时候,我不再会有鄙夷的心态看待这些事情,开始会有耐心的给他们讲解这里面的来龙去脉,虽然说话的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

记忆力开始下降。在和别人聊天时,经常脑子里有印象,但是喊不出名字或者词语的情况开始慢慢变多。虽然有点不服老,但是身体会给予最明显的信号,虽然我有信念有信心能全部记住并且喊出来,但是身体不会说谎。开始跑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个,不奢求长命百岁,只希望每天都能活的明明白白。

就这么多吧。杨某人,三十岁生日快乐。

分类
忆往事

杨某人,二十九岁生日快乐

一个不小心,二十九岁了。

这一岁过的很是匆忙,最大的变化是我和iris结婚了,在三十岁前有了自己的家庭,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事情,虽然在我二十七岁生日的时候曾暗示未来一年会结婚,因为某些原因推迟了一年。很多年前,好像是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吧,老家的发小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结婚,他们结婚的时候真替他们感到高兴,我结婚的时候也能看到他们和以前一样的表情,在这个时候我就想过能在三十岁左右结婚,从来没想过很早的结婚。结果就是在今年结婚了。

这一年,换了份工作,不过前两天给辞掉了。之前一直在服务于互联网公司,今年年初开始到零售行业上班,其主要原因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淘宝、京东、微信等原本属于互联网方面的产品,经过几年的沉淀,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的公司开始涉足。这些公司往往对互联网一窍不通,即便是请来行业的专家给解疑答惑指点迷津,请来的大多也都是些大学教授之类的老头,这类老头们拿着从网上公开的数据做一个糟糕的PPT,就能携手行业协会的管办单位给行业的人指点江山。也正是因为传统零售行业的公司对互联网一窍不通,因此才能听这些老头们给讲那些个废话。

同样的问题,整个公司对互联网缺乏最根本的认识,因此在这类公司做一些互联网方面的工作是相当的困难。从刚上班就开始磕磕碰碰,碰了半年之后还在磕磕碰碰,同时入职的不少同事纷纷离职,只有我选择继续呆着,一方面是因为要准备结婚的相关事宜,另外一方面是希望能真正理清楚这个公司的运营流程,进而能学到些东西。下一份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将于12月中旬回归我熟悉的互联网公司。

虽然电视上天天在报道食品安全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个非从业者来说,没有亲自体验是无法理解食品安全问题的。在这家单位上班九个月的时间,算是深刻的认识到食品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什么给产品改个日期标签什么的,这些都是最稀松平常,更严重的……你们自己想吧。当开始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有一个重大的变化是:开始很少下馆子了,基本一星期一到两次。也希望看到此文的人从现在开始关注食品安全吧,真的很严峻。

在8月份的时候,养了一只雪纳瑞。自从养了“事儿”之后,晚上下班后除了做饭(iris刷碗)后的大部分时间都给了“事儿”,晚上很少上网甚至开电脑上网,在以前这是不敢想象的。每次回家,看到“事儿”趴在阳台拉门的玻璃上看着我活蹦乱跳的时候,心里开心极了,由衷的开心。虽然小家伙偶尔也犯点毛病,比如吃错东西呕吐、阳台门没关好回家后发现家里一片狼藉、逗他玩不小心被咬破手指被迫去打狂犬疫苗……不过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很开心的,看电视的时候把它放在我腿上摸着它睡觉的时候,领着出门被夸奖的时候,心里一直是美滋滋的,看着一天天长大颇有成就感。

少写点吧,给年终的时候写“2015”的时候留点素材,到时候再好好讲讲食品安全的问题和结婚后最大的变化。最后,再次祝杨某人生日快乐。

分类
忆往事

2013

原来不打算写年终总结,实在是没什么好总结的。无论是苦逼了一年,还是逗逼了一年,这一年还是过去了。

就这么草草结束,不是我的风格。谈谈我所关心的互联网和我从来没有在博客里说过关于我博客的一些事情吧。

先说我关心的互联网。这一年,几乎没有个新奇的新网站上线,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移动互联网。或许web已死,虽然绝大部分办公室的电脑都还在使用老旧的xp系统,但都在使用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网站。无论是个人、媒体也好,都不再web端发力,全部指向了移动客户端。或许说,web形态已经发展到了极致。

无论有事儿没事儿,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始终能看到有人在对着手机屏幕不停的滑动,几乎所有的聊天内容都离不开手机,结果能聊的就是新安装了那个app,那个app比较好用,在不断的安装、卸载手机app中消耗掉了大部分的空闲时间。到最后剩下的那几个app,发现原来用这些软件的时候都是在电脑上,现在全部转移到了移动端。这种转移,无声无息中的就完成了,很可怕。

不过好处是,我在筛选app的过程中,别人也在筛选。比如新浪微博,以前新浪微博上到处充满了各种晒,满屏的垃圾信息。当手机微信上的朋友圈开始被大多数人使用的时候,新浪微博悄然完成了它的进化,新浪微博更纯粹信息化,现在的微博愈发像twitter。

几乎听了一年的大数据和互联网思维,看了一年关于类似的报道,还有部分自媒体人纷纷以什么互联网思维的各种培训班名义,到处招摇撞骗,价格还普遍不菲。这俩概念就像之前吵吵了几年的“云”一样,一切都云里雾里。甚至还有不少媒体纷纷拿大数据来解释为什么“泰囧”票房的事儿,到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以至于到最后每当看到这俩词的事儿,我都会自动忽略。

电台。在自媒体火了之后,我个人更看好博客、电台或者说podcast。已经非常普及的3G网络带来了高速的上网速度之外,其他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高速的上网体验如果仅仅是用来刷微博看新闻有点浪费,在公交车上用来看电视剧有点傻。互联网灭了一堆报纸和杂志,唯独电台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传统的电台依然是私家车、出租车里,也逐渐蔓延到手机登移动客户端,好处显而易见,与其戴着耳机听傻逼呵呵的流行歌曲,还不如听点专业人士录制的一些节目或者单口或者群P脱口秀,无论从欣赏性、专业性、视听效果都有无穷的乐趣。至少我的感受是这样的,也不再觉着“压车”(大连话,堵车的意思)是件多么无趣漫长的事情。

关于博客的事儿。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还会存在很多年,我也会强制性的要求自己每个月都有那么几篇更新,平均下来每个月6篇左右的更新量是可以保证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滥竽充数的写一些换了主题、wordpress技巧性的东西,也不会一两百字的口水内容来凑数。我觉着,这是垃圾站的表现,显然我不像被归类到垃圾这一类。

关于博客评论留言,我从不主动要求别人留言,也从不主动去别人那里留言,除非我觉着有那么点意思的时候,我才会在别人那里留言。这方面我向来比较懒,并且准备长期的保持下去,就像是我看新闻看评论从来不写评论一样,除非你许诺我个奖品,并且我对这个奖品比较好奇。所以,哪些在我博客里留言,希望我回访并留言的这些可爱的人们,我要让你们失望了,也会让你们继续失望下去。

就这么多吧,感谢所有人,祝你们2014真的很愉快,祝你们2014年真的很快乐。

分类
忆往事

杨某人,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早上一打开电脑和手机上的微信,就看到有好几个朋友发消息跟我说:生日快乐。在今天凌晨的时候,毫无睡意,翻开手机看时间,看到了11月27日,突然想到自己要28岁了,有些莫名其妙的冷静,不能说是跟过年似得,过到让自己麻木,基本也差不多是这个状态。如果有人说要给我庆祝一番,我觉着我是会拒绝掉的,提不起兴趣的事情,再怎么折腾也是冷冰冰的。

还是凌晨,对着窗户把烟点着,看着外面开始微微的飘雪。我出生那天同样也下着雪,这是后来我妈告诉我的,以至于我的名字也和这个季节有关系,每当有人问起我名字的缘由的时候,我一般会说我出生在冬天,那天正好还下雪。好像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今天我二十八岁,进入成年人的社会已经很多年,成人的世界几乎是个无所不能的世界,以至于到现在我还经常眼花缭乱,以前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大多数现在依旧找不到答案。小的时候,还可以找人问问,比如老师、亲戚朋友,现在我都不再发问了,成人的世界似乎就是这样,有太多的“不可曰”,即便心知肚明也得假装一知半解或者一直不解。

有时候想想这几年的事情,发现几乎都是半途而废,即便有些事情坚持下来了,但变化太快的世界瞬间就把它扁平化,一不小心出局了,或者说之前的累积全部白费了。虽然有些事情并不像我说的这么绝对,但给我的感触是这样的。忙,盲,茫,这几乎是我今年的缩写。

今年尝试了不少事情,在尝试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以前并不知道的事情,有些事情很微妙,看似很神秘,其实很简单,简单的恨不得三五岁的孩子都能懂。而有些事情看似像常识,而我直到事情过去后才知道自己过了,有时候会宽慰自己,虽然这是不对的,但这些年不都还是过来了么?但,还是有些不甘,不甘被这些常识摆一道。

就像是风暴来了,迫切的需要在看不到绿色的沙漠里挖个洞,把自己藏在里面。努力的挖好了一个洞后有对其不满意,重新挖第二个洞,当有了第二洞之后仍然不满足,比如想晒晒太阳,想看看风景,哪怕是朝向要更好点。到后来这些洞都连在了一起,看似什么都有了,自己的需求也得到了空前的满足,正准备欢呼庆祝的时候,突然头顶路过一头骆驼,因为开采过度,塌了,需要重新开始谨慎的挖洞,先满足最基本的需求。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只忙着挖洞了,回想起以前的时间,发现不挖洞的时候是最快乐的,其余的都是黑色的记忆。

以前包括去年,一直觉着还来得及,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因为我还没到三十岁。在今年的某些时候突然的发现,突然间自己就被逼上了轨道,有些事情不得不做。人生是一道选择题,人的一生中都在选择,这个时候的选择要更加谨慎一些,以至于很长时间里纠结于一道题,后面的题目并没有我的纠结而变少,我需要给后面的选择做出更多的解释,就像一个谎言需要另外一个谎言进行掩盖一样,不断的解释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停留了这么长时间,以至于错过了太多的其他机会。我确实是需要做点什么了,是一门心思的做,而不像以前一样随意的选择ABCD,以至于到后来发现自己都解释不清为什么要这么选。

自己把所有的门都给关上了,最终还得自己重新打开一扇窗,哪怕是踹个窟窿也行。

杨某人,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