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人,三十二岁生日快乐

今天是11月27日,今天我生日。

按照以往的习惯,这篇文章应该提前几天写,将时间设为今天,零点的时候自动就顺利成章的发布了。今年,稀里糊涂的就给忘记了,只到前几天从我媳妇儿的电话上,看到了一个事件提醒是我的生日,才想起来自己快过生日了。

早上上班,打开电脑,QQ上有几个好友,给我发消息,祝我生日快乐。感谢这些朋友,期间,还和一个好几年没见的朋友聊了几句,感觉非常的好。

这一年,从上个生日到现在,上班之外的空闲时间,基本都忙在了我的孩子身上。这一年深感养育1个孩子的不容易,小家伙虽然很调皮,但,每次看到又学会了新的调皮或者讨好你的手势、咿咿呀呀声时,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隐隐约约的成就感,夹杂着自己的疲惫感,感叹于这一年的不容易,孩子妈也辛苦了。

6月初,带着孩子和媳妇儿,一起回老家住了大约一星期左右。家里人看见家里又添了新人,大家都很是高兴。在每天陪伴着我的孩子长大的时候,偶尔会怀念以前刚结婚没有孩子的那段时间。但是看到家里老人都那么开心,特别是每个周末的时候,和我的父母也就是我孩子的爷爷奶奶视频的时候,摄像头那头的笑声,也会感谢我的孩子的出生。因为他的出生,现在每个周末的晚上和我父母视频聊天成了惯例,以前,一般一两个月才会和我父母通一次电话。

如果对看过我以前的日志,会知道我家里养了一条雪纳瑞,到现在还养着,每天还和我孩子一起玩扔球捡球的游戏。从孩子出生到现在1年多,经常有人会问我:有孩子了你还养狗之类的话。我不知道他们对我是出于关心还是希望我出点事儿什么的,但是我想说的是:养孩子和养狗这两件事儿完全可以并行,只要把卫生方面的事情处理好就完全没问题。特别是这几天,孩子和狗经常在屋里玩捉迷藏,更是让我觉着养狗并没有什么不妥,反而会增进孩子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就这么多吧。祝杨某人,三十二岁生日快乐。

2017,新年快乐

又是一个新年,祝各位新年快乐。

自从有了手机后,每年都会收到一堆信息,并且也会发出一堆信息。我几乎从来没有群发过信息,无论是当年的短信还是现在的微信。虽然我不排斥群发信息,但是总感觉有些敷衍和草率。但反过来想想,都是好意,不是么?

有人喜欢过春节,比如小孩。我是孩子的时候也喜欢过年,盼着穿新衣服还有红包拿。也有人不喜欢过年,要不是因为离家太远飞机票太贵火车票抢不到等等原因。不过今年,我是属于不喜欢过年这一拨的。

不喜欢过年的原因是因为今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喜欢比较在安静的环境下睡觉。像今天鞭炮声从下午3点到现在就没停过,我的孩子也在睡睡醒醒中反复,晚上和我爷爷奶奶视频聊天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度的不耐烦,主要原因就是太缺觉了。希望明天会少一点吧。

明天,各地肯定雾霾爆表。但是没有什么办法,谁让老百姓「好」这一口。

下午的时候还打算好好的看看春晚。下午做饭的时候,电视里播「一年又一年」的时候,看到在专访「掏粪男孩们」,并且专访了很长一段时间。有点想不明白的是,三个小屁孩有啥可专访的,很倒胃口,突然间就对春晚没了兴趣。我现在就在看着CCTV5澳网半决赛,虽然我几乎平日里都不看网球,看F1更多点。

最后,听一首崔健的《春节》吧。

春节

词:崔健 曲:崔健

还是一年一度 看起来还挺新鲜
人心里都清楚 该变的还都没变
谁最会装糊涂 谁就最有点儿远见
谁这时候最激动 谁就最明白这点

一年一次机会 欢笑就是发泄
不是直来直去 也不是简单强烈
拐弯抹角的点缀 不痛不痒的感觉
这是文化的魅力 这是东方的血液

周期并不太长 不过三百多天
不做长远的计划 就是最长久的保险
坚持稳固的防守 因为恐惧就在对面
还剩下事情一件 就是无止境的存钱

恭喜你发财 是最美好的祝愿
祝你平平安安 八百年都不会变
听听酸歌蜜曲 永远把温情留恋
这是生存的智慧 这是福海无边

春天已经到来 早就不太新鲜
身上有了股春劲 却没有爱的体验
快乐的标准降低 杂念开始出现
忘掉了灵魂的存在 生活如此鲜艳

一年一次机会 坐在电视机前
欣赏当代的艺术 还是消磨宝贵时间
慢慢地看明白了 接收了新的观念
安定团结致富 谁都别想超过极限

谁都别想超过极限 嗯

何必如此地严肃 莫非还是不太满足
比比多年的以前 现在还是挺舒服
老老实实地挣钱 这是光明的前途
搞好那人际关系 那是安全的后路

三百六十五天 这是自然的规律
万物都在轮回 还是稳定最有意义
生命不过七八十年 心里早就明白
老人不再年轻 可是年轻人会老的

年轻人慢慢地会老的 嗯

Oh Ye

杨某人,三十一岁生日快乐

今天,我三十一岁了。

前几年,在马路上还有小朋友喊我哥哥,近一两年,几乎没有小朋友喊我哥哥了。虽然有时候还经常恍惚,认为自己还是二十啷当岁的年纪,其实,是我不愿意面对自己已经三十岁这个现实。在现实面前,如果发现无法打败现实,逃避现实应该是第一个念头,因为人生来就懒惰,否则也不会有婴儿因为吃不饱、睡不好而哭闹等等。当没有办法逃避的时候,才会选择硬着头皮上,或者两眼一闭就过去了。

当所有小朋友都开始喊我「叔叔」的时候,说明我正式步入了大叔的行列,应该离老男人还有些距离。很多人都说,男人在30岁到45岁这段年纪外貌是不会有太多的变化,但绝大部分人在这个年纪的体重都会飙升,除了刻意的控制和减肥。所以,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一张面容还算清秀但是大肚翩翩,或者胡子即便刮的再干净仍然可以看到胡子的青茬的男人,这个人应该过了20多岁的年纪了。

都说20来岁是无所顾忌的年纪,趁着年轻使劲挥霍,一晃20来岁的年纪就过去了,但是不知道挥霍的不是青春,挥霍的是时间。挥霍的时候总是畅快淋漓,直到临近30岁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的时候,才发现时间过的快,然后当别人问自己年纪的时候,经常脱口而出二十多岁,然后整个人会愣住几秒,第一次怀疑自己已经过了20来岁,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到30岁到31岁这个阶段。经常受一些比你更年轻的人的刺激,慢慢的变的越来越习惯。当再有人今年多大的时候,你才会脱口而出「31岁」。

20来岁的时候,并不是真的随心所欲,因为很多时候都会受到家里父母的指点和安排,真正到了30岁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随心所欲。不仅仅是因为父母对自己的管教越来越少,还有自己对这个浮华社会的深刻认识。就像是年轻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看到有一个美丽的背影的时候,总会想象这个姑娘的面容应该也是不错的,但现在31岁了,不再会有这样的幻想,所以看到一个美丽的背影的时候会想,能给人留一个美丽的背影也不错,至于面孔是否精致,这个是老天说了算,毕竟,精致的面孔也是稀缺资源,配额也就那么多。

随心所欲来源于欲望的控制,以及对现有物质逐渐提升的满足感。年轻的时候会想要有多大一房子,多大一公司,保时捷宾利奔驰是首选座驾等等。但,当知道买一大房子一年物业费得多贵、开一公司人力成本得多高、保时捷宾利奔驰保养多么贵的时候,真正懂得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不是要降低自己的眼光,而是开始追求事物的品质。不盲目的在大街上的回头率,反而开始担心太张扬会被「贼惦记」。越来越懂得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辉腾」「途锐」等车系了。

虚的就这么多,谈点实际的。

这一年,上半年平平淡淡,在原来的单位混日子,混子日并不是我的本意,只是因为我所负责的项目并不能立即变现,导致我长期坐冷板凳。坐冷板凳的日子总是很愉悦,也总是很快就厌倦。遂9月份末离职,找新工作还比较顺利。

5月下旬,跑了个半马。跑半马不是为了成绩什么的,只是为了自己身体更健康。锻炼的好处显而易见,从2015年春季开始有规律性的锻炼,到现在几乎不生病,偶尔公司出去团建爬个山什么的,看着别人气喘吁吁的时候,更加坚定了锻炼的决心。未来,争取每年都能跑一个半马和一个全马。

下半年,特指7月12日以后,我的生活大不一样。我的孩子出生了。我的世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所有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我的孩子转。刚开始从产房出来后,其实对孩子并没有什么感觉,用我听来的话讲那就是「没怀胎十月,无法真正的体验到当母亲的艰辛,也就无法体验到生孩子后的那种喜悦和不易」。

在孩子2个月大的某一天,突然对着我「笑了」,然后才开始真正的意识到「这个家伙以后会叫我爸爸」。看着他开心我也很开心,如果他因为某个地方不舒服了我也会跟着焦虑。或许这就是责任感吧。但是他很调皮,有一次晚上哄着睡觉,又哭又闹了将近1个小时的时候,我崩溃了,毫不客气的将他放进了「狗窝」,在看了几十秒后,还是把他抱起来接着哄着睡觉。现在回头想想,真是不应该。

从2012年开始,每年的生日的时候,都会写一篇文章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偶尔打开这些文章看的时候,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或是嘲笑,或是惊叹。

就这么多。杨某人,三十一岁生日快乐。

吾儿出生记

7月12日17点28分,吾儿出生。

随着预产的日期越来越近,除了有些期待之外,更多的就是希望母子平安。也曾幻想过电视剧里的剧情,比如产房里的医生匆忙跑出来问我「保大人保小孩」之类的,不过幸运的是,幻想终归是幻想,一样也没发生。除了出生后被医生告知有轻微的「弱阳性溶血症黄疸」之外,各项指标都正常。前日街道疫站到家视访,说孩子的黄疸已经不严重,只需要每天晒晒太阳即可痊愈。

今天第一天上班,单位里年轻的同事们纷纷问我「当爸爸的感受怎么样」,我的回答是「不怎么样」。

我不是故意装作很另类的样子,我都三十多岁了也早已过了叛逆的年纪,这儿也不是朋友圈、QQ空间、新浪微博抖机灵的地方,事实是:养孩子真的很辛苦,协调两家人的关系很辛苦,这两件事情叠在一起更辛苦。

时间先回到7月11日。中午在公司附近的食堂吃完午饭,突然接到IRIS电话,说身体不舒服,按照很多过来人的经验是快要生了,可以去医院了。(很多中国人不喜欢孩子出生在羊年,外加二胎的开放,妇产医院的资源很是紧张,不到临生产的时候,都不让住院。)

  • 驱车回家,13点30分到达医院,先在门诊挂号做门诊检查,以判断是否是临产。
  • 14点半检查完,给医院的熟人打电话(病床紧张),安排住院。
  • 15点半住院手续办理完成。
  • 16点成功住院,双人间独立卫生间,应该是比较好的病房,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爱找熟人的原因,别人找人,我也找人。
  • 住院后,医生检查的结果是孩子会在今天晚上或者明天生。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这一晚平安无事。
  • 7月12日,早上7点到达医院,IRIS疼痛加剧。10点,医生再次检查,可进产房。
  • 10点半进入产房待产间,继续等待。一直持续到当天16点45分左右,期间有打麻醉止疼,但效果甚微,疗效因人而异。
  • 16点50分,进入产房。
  • 17点28分,生了,男孩,3350g,各项指标正常。

至此,进入下一个篇章。

当看到医生推着IRIS和孩子一起出来的时候,IRIS能笑出来但累得基本没了力气。对孩子,暂时没什么感觉。

当我看到我的孩子的时候,说实话,没有太多的感触,跟看别人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个孩子的脚上的脚环写着IRIS的名字,没有我妈和丈母娘因为是个小男孩按捺不住的的兴奋和高兴。我只是感慨终于生了,太累了,想尝试着歇下疲惫,稍微轻松一点。累的原因是看着我媳妇儿疼了两天,并且疼的越来越厉害,我而只能在旁边看着,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我跟我媳妇儿聊天,早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坚决选择让我妈和我丈母娘唠叨我一辈子,我也不愿意因为要这个孩子而让大人受那么多的罪。到现在为止,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如此羡慕和理解过过「丁克家庭」,现在我成为了「丁克家庭」的支持者。

还有一点要说的,关于我妈和我丈母娘的,也就是孩子的奶奶和姥姥。具体事例就不说了,总结一下就是:

  • 如果两人生活的习惯和城镇等级相差太大,千万别让两位妈妈一起伺候月子;
  • 如果两人的自尊心都特别强,受不了任何委屈,千万别让俩人一起伺候月子;
  • 如果俩人一辈子都是被自己的丈夫各种惯过来的,千万别让俩人一起伺候月子;
  • 如果能请得起月嫂,哪怕只是一个月,请不要有丝毫犹豫,请月嫂吧,你会发现带孩子其实还是很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