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你了,你咬我啊

“您好,打扰一下。本条消息为群发短信。打开微信—设置—通用—群发助手—全选—发送消息,看看有多少朋友把你删了,你也可以试试”。

中午吃饭的时候,手机提醒我有人给我发微信,然后就看到了这么一条信息。我回了条够无聊,对方很快的回复了我一条你才。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在刷存在感,想知道自己的脸到底有多大,或者自己的人缘如何如何差之类的。哦,对了,我这个朋友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卖货的信息,我一般都自动忽略,但是没有在朋友圈里拉黑屏蔽。

不过后来我又想:

  • 如果你加了别人,别人从来没跟你说过话,这类人你怎么看;
    如果别人删了你,但是经常给你打电话联系,这类人你怎么看;
    如果别人加了你,你也同意加别人,但是你把别人删了,这类人你怎么看;
    如果别人加了你,你也同意别人加你,但是对方把你从朋友圈里屏蔽了,这类人你怎么看;

我试图在猜测,我的这位朋友发这条消息的用意到底是什么,结果就有了上面的这些想法。我知道我回复她够无聊有点把她惹怒了,但我也知道她不会拿我怎么样。虽然我没有屏蔽她的朋友圈的消息,但是从来没有点过赞、发表过评论,不知道她是否从这些事情里悟出了点什么没有。

如果你身边也有这样无聊的人,通过群发消息测试有多少人删了她,不妨回复她一条:够无聊,然后再把她删了,就不会伤害到她弱小的心灵了。

北韩,北朝鲜

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在我大学的时候,当有的同学已经是党员而我还被人追着要团费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未来的一些年里我仍然会是无党派人士,从此也就多了心眼,上网的时候关于政治的新闻一概不看,正史一概不看。到现在为止也依然保持了这个习惯,依然自封为无党派人士,不左不右爱谁谁。

后来网上出了个“嫣牛博”和“推倒柏林墙”这两个事物,并且恰巧让我给碰到了,以前不左不右继续保持,开始尝试着阅读一些野史,虽然这些野史很容易改变三观,到最后也确实被改变了不少对历史的看法,但这些看法大多数时候只是保留在我自己的脑子里,一般不与人分享。因为我是个好人,我一般不强加于别人我不喜欢的东西,我喜欢的东西更是不强加于人。有些东西,就是缘分,碰着了自然会碰着,碰不着就是送眼前都碰不着,就这么回事儿。

最近在kindle3上看一本书,叫《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除了解读一些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外,还访问一些从北韩逃到别国的人的一些回忆录,还有讲述了北韩在战后是如何快速崛起以及衰落的,另外还有一些关于金正日是如何布局他的政治形态的一些内容。很早就知道北韩,或者北朝鲜是个可怕的国家,看完书后发现,有些东西远远超越自己的想象力,有些做法比我国50-70年代的某些事件的做法更为残忍,以至于看的时候经常看的自己毛骨悚然,一本纪实的回忆录都能看成这样,自己都觉着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向来是属于胆子大的这一类,因为我在十来岁的时候,就敢独自一人晚上十一二点走没有路灯的路抹黑回家。

书中写的几位人目前已经脱朝,大多都经历过整个国家从富有到贫穷,从能填饱肚子到吃树皮充饥,也都经历过金正日挂掉后整个国家开始崩溃,从某个角度来看领袖还是蛮重要的,不过书中揭露,金正日死的非常是时候,基本是属于功成身退一样,而其继承者只是比较倒霉而已。如果仅仅是倒霉还好,可惜,书中说了这么一句话:“儿子比老子更坏”。可以预见的是现在的朝鲜该是多么的糟糕。

据本书的数据,到2002年,多达113名北朝鲜人被南韩接纳。此后,人数就稳定在每年1000-3000人之间。截至2008年后期,南韩总计4400万人口中,有15057名脱北者,其中便包括本文选取的几位。全书以美兰与俊相在南韩再次相遇收尾,揭示了一个无法彼此信任的社会如何毁了两个年轻人的爱情,而他们只是这个国家最普通的一个例子。

“我们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我们的家在党的怀抱里。我们亲如手足,即使火海逼近,甜蜜的孩子不要害怕,我们的父亲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幸福”,书里的儿歌是这么诠释我们最幸福的。

Ps:昨天在豆瓣都能找到这本书,今天发现竟然下架了。搜索结果里还有,就是点开的时候提示“页面不存在”。难不成最近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