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不不不

不洗手

舌尖上的中国II上周开播,开播第一天就听到有同事再说这个节目,和第一季节目一样,都是各种美味、各种食材、各种食材采集者的不容易。边看边和iris说我在看舌尖上的中国II,结果iris说:节目是挺好看的,可是节目里的人都不洗手,食物再好看,可是……

剩下那半句不用说,肯定是负面字眼。在我看舌尖上的中国II的时候,除了看那些美食之外,还将注意力放到了制作这些美食的手上,看看到底是谁没洗手就上央视,让看舌尖上中国的观众们看完第一集就有这么重大的发现。结果是,不洗手的还不止一位,看来这个问题有点严重。iris后来还说,舌尖II虽然很好看,美国人民真的不一定喜欢,还是因为不洗手

舌尖上的中国确实是一部拍的相当有水平的纪录片,本来还有机会走向世界,向世界人民展示一下地大物博、美食颇多,但是因为不洗手或者说手本来是干净的,只是皮肤差了一点以至于让人产生误解这样的事儿,的确有点得不偿失,白白丢失了这么一个向世界人民展示我们的机会。

洗不洗手这个事儿,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上百度上搜一下老外吃东西洗不洗手,不是我崇洋媚外,大部分时候这群老外眼光确实挺毒的。后来,后来还真搜到了外国人吃三明治不洗手这样的内容,看来之前的担心完全是瞎耽误工夫,别人洗不洗手,跟自己有多少关系。更何况,我也不是每一顿饭吃饭前都会洗手,下馆子不洗手直接吃的事儿也是经常有。

再后来,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假如舌尖上的中国里的人物,在做这些食物的时候,都像美女私房菜里的沈星那样,穿的花枝招展,那双手洗的就像漂白剂漂过的一样,一方面观众无法正常聚焦在食材上,另外一方面,这样的食材和超市里的食材有啥区别,少了点天然、自然的感觉,也只有做饭不洗手、吃饭不洗手,不会穿着为了上电视而专门准备的衣服,穿的是平日里应该穿的衣服,外加在野外采集这些食材的这些画面都集合在一起,最终才能将食材的稀缺、美味更好的展现在镜头前,让你看的不停的咽口水,恨央视一个星期直播一集。

好吧,到最后我也把自己绕糊涂了。至于洗不洗手的事儿,我是这么认为的:别人让你洗,你就洗洗,如果没人让你洗,你也不想或者不记得洗手,那就假装自己洗过了好了。

分类
唠电影

天注定

我出生在山西的一个农村,因此当看到片子里出现大量的山西的镜头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我有1年半的时间没回老家的缘故,有浓烈的亲切感,电影里在煤矿上的镜头也是我曾经见过的那样,很多年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当听到姜武蹩脚的山西话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还是亲切感。当带着亲切感看这一切的时候,伴随着的是真实性。几乎所有的贾樟柯的作品都是小人物写实,以至于国外频频获提名,但在国内的尴尬局面是连审核都通不过。在到处都在唱主旋律的社会氛围里,这样的片子也只有这样的下场,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改变,百年以后,或许会有变化。

我印象里的贾樟柯的的电影绝大部分都是以纪录片的形式进行拍摄,在看电影的时候随时被摇摇晃晃的镜头晃得头晕,以至于很多时候你不看媒体上的哪些影评,你完全没有耐心看这些东西,经常会有中这种片子这辈子始终难上大雅之堂的感觉会一直伴随着你。而这次贾樟柯突然昆汀附体一般的将猎枪、喷血等镜头直接出现在电影的前半部分的时候,你会感觉,这货拍这种片子也是不错的。

天注定,看完电影后,给我的感觉是贾樟柯是在拍这些小人物的命运,此片的全名应该叫《命运天注定》,也就是说有些东西是想躲都躲不掉的,虽然事后大家都认为很多事情是一时冲动或者自己没有准备好,但每当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感叹一声命该如此。

命运。经常会听到流年不利、命里没有、命好命坏等话,至于什么是命,很多人到现在都说不清楚这个东西,但相信命运这个东西的人要比信佛、基督等宗教的人多的多。而在一个有五千年历史记载的国家里,历史上有很多和命运斗争最后以失败告终的各种人物,有神话里的斗战胜佛,也有江湖上的梁山好汉,还有我亲眼见过类似于电影里姜武这样的为了和村委会里的权势人物斗争,最后家道落魄的例子。

有时候我也感叹于有些事情是命该如此,但更多的时候我是个无神论者,不太相信命运这个东西,就像三条腿的桌子比四条腿的桌子更容易倒这样的事情,这些都是一些常识,而跟命运无关。一旦凡事都和命运有所关联,最终会迷失在命运的轮回里,只有等年纪大了,感叹于自己年少无知,不懂得命运是搏出来的,而不是从出生开始就有一只隐形的大手推着你往某条道上走。

最后,听听二手玫瑰是怎么说命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