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二)

结束了一星期的西安之旅,虽然时间很充裕,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在回途中iris说,如果我俩的这次的西安之旅也是三天时间的话,估计能累成P。

离开西安回到大连,虽然已经是晚上10点半,但大连的天气似乎比走之前跟过分,在微信朋友圈上写到「回连,巨雾,闷热,忒黏」,似乎我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西安的天气。

到达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之多,从西安北站走出来后,丝毫感觉不到惊艳。拥挤的出站口站满了晚上出来拉活的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司机,用陕西方言和不太流畅的普通话问我「去南门吗?」「去钟楼吗?」「往哪走」类似的话,几乎每一句都是四声调。我的经验告诉我远离这些人,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再找出租车。

天气的温度在想象之中,干热。走一段路会出汗,但突然没有大连的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呼出呼进的空气少了已经非常习惯的高湿度,还是略显有点不适应,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未来的一星期里多喝水是没坏处的。结果是,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我和iris不知道在西安喝了多少杯酸梅汁和冰峰汽水。

在没看到钟楼和城墙之前,除了出租车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陕西方言提醒这是西安之外,并没有感受到「这里是西安」。西安北站建设的非常好,完全是按照机场的标准来建设的。这应该得益于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倾向,这点猜疑很快得到的验证,在后来看西安本地的报纸「华商报」上看到,今年上半年投资就超过了上千亿元人民币,资本的力量啊。

在出租车上,看到各种颜色的彩灯爬遍了整个钟楼的每个棱角,使得钟楼变成了一个发光体,周围商场的霓虹灯显得格外的暗。临近深夜城市的安静搭配这种古建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该感叹古建筑之美,还是静下来的城市在霓虹灯和彩灯装饰的城墙相互辉映之下,这种错觉让人陶醉于其中。

作为古城最重要的一点是,其城市街道的横平竖直,整个西安的建设都围绕着鼓楼以及城墙为中心,一条街道一条街道逐步展开,显得整个城市很有条理,虽然有很多处都被围挡圈起来在没日没夜的修地铁,依然很少见到堵车的现象,这点很赞啊。想想刚刚离开不久的大连,唉,Dalian is just the opposite。

————————-

说点跟吃有关的。

不说什么好吃,只说点吃的过程中,让我感到好奇的。

如果真要说那种小吃不好吃,我的建议是酸菜炒米,其他的都不错。

当地人吃涮羊肉不用小料

这点是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个搞乐队的朋友中午请吃涮羊肉的时候发现的,问其原因,朋友回答道“西安人不吃这个”,剩下的什么也没说,本来想继续刨根问底问个明白,后来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好奇。

不过后来还是发现了点原因。iris来西安前,煞费苦心整理了好几页A4纸大小的旅游攻略,其中有两三页是小吃列表,其中不少都是和肉有关系的,比如羊肉泡馍、腊牛肉、腊羊肉。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先是在回民街转了一大圈,虽然有好几页的攻略,但还是找不到地方,只能按照葛优之前有个广告说的那样“哪家馆子人多去哪家”。

在陆陆续续的吃到这些东西后,特别是腊牛肉,算是发现了吃涮羊肉不用小料的秘密,熟肉没有一点“膻味”,表面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作料,外观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清单的咸味。瞬间明白了朋友为啥吃涮羊肉不需要用小料的缘故了。在临别前的晚上,看完朋友在大唐芙蓉园的演出后,再次说起这个事儿,朋友笑着调侃说“知道为啥没有膻味么?因为都是喂饲料长大的。”好吧,不管怎样,回民街的牛羊肉确实做的不错。

提醒一下,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建议仅在回民街和西羊市街转转,回民街其他巷子暂时别去,否则会影响食欲,特别是有洁癖的人。

大部分餐馆没有免费餐巾纸

这点很奇怪,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出于礼貌的缘故,也没问一起吃饭的几个朋友。除了快餐店和深夜烧烤铺之外,所有的餐馆的桌上都没有餐巾纸,如果想用,只能另付钱买。

对于越来越注重饮食环境、饮食卫生的现代人来说,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的使用桌上免费提供的餐巾纸,大部分都是用包里自己带的。

桌上放的餐巾纸用途是让吃客吃完了能擦擦嘴,不用满嘴干粮的走出餐馆影响市容。另外还有个用途是,通过看餐巾纸的清洁度,来了解餐馆的卫生程度,这点想必有不少人深有体会。一个装潢非常讲究的餐馆,大堂内的物件也都很干净没有浮灰,坐下来一看桌上的餐巾纸,然后……

刚才用搜索引擎搜了下没有免费餐巾纸这个事情,恍然大悟,原来上过报纸上过网。难怪没有免费餐巾纸。

西羊市美食多

很多去西安旅游有不少人知道回民街,但是对西羊市街提起却很少,或许是我了解的不多,但还是决定说说。从钟楼的右侧走过去就是回民街,沿着回民街走到4/5处,左手有一条巷子就是西羊市。

第一次到回民街,回民街两遍的招牌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反倒是因常年烧烤买卖牛羊肉导致油腻不堪的地面让我印象深刻,看着不起眼的石板路,以为是一片坦途,但在走路的时候若不注意脚下,很容易滑倒,特别是早上很多商铺往外喷水冲刷地面,更是得小心翼翼。

之所以推荐西羊市而不是回民街,个人认为西羊市内的商铺更加整洁些,人流也相对少一些,比如老米家羊肉泡馍总店、腊牛肉、各种糕点、酸梅汁等等,还有很多小的装饰品比如皮影戏、勋等小玩意大部分也都集中在这里,勋不建议在这里买。在去碑林博物馆的路途中能看到好几家专业做勋的店铺,10-25元不等,即便不买,停下来围观下假装很感兴趣摆弄一下,就会听到摊主吹名曲“女儿情”,别有一番意境。

回民街物价白天比晚上便宜一半

这个不解释,自己猜吧。

无意中,说了这么多西安的坏话,本意并不是批评,而是在找差异性带来的乐趣。如果全国上下的馆子都一样,还旅什么游,吃什么小吃。随手拍的一些图在这里


Size比较齐全的兵马俑


制勋人在吹女儿情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还是不错的,去之前心里还盘算着,要试着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的音乐氛围为什么那么好,结果是这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正面的解答。

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是困难的,一般需要长时间的驻扎在某地,少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才可真正的了解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是有些短。另外一方面,城市的密集性、雷同性使得了解某一个城市更加的困难。大家都有同样的生存压力,全国上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此在大多数人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同,人和人之间的隔阂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外地人,相互之间的好奇而有所拉近。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球村的真正含义,以前的感受是基于互联网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这次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

音乐氛围为什么这么好。由于西安出了郑钧、许巍这样的歌手,还有当地的类似于伍个火枪手、黑撒这样的相对出名的地下乐队,因此号召力要比绝大部分城市要强很多,因此很多年轻人也都慕名而上,涌现出很多地下乐队。

朋友是搞乐队的,晚上在一家酒吧演出,偶尔还接些商演。离开西安的最后一天晚上,跟朋友去大唐芙蓉园看朋友的演出,当晚的演出以爵士乐为主,共三支乐队轮番上,朋友的乐队最后上场。由于晚上到达演出现场晚点,没有了试音的过程,到了晚上正式演出的时候,发现吉他不出音,勉强的演了40分钟。演出结束后,朋友说搞砸了,因为朋友就是那个“演”吉他的人。祸不单行,酒吧的演出由于时间排不开,找别人代替,找的这个人不懂得调效果器,甚至穿着拖鞋进酒吧演出,结果被酒吧老板在电话里训斥,当天晚上酒吧的演出所有人都没有工资。

我的这位朋友,白天大多数时间都在自己的位于地下室的排练室练琴。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起吃完午饭去了一次,和想象中的所有的排练室一样,脏乱是不可或缺的主题,随处可见啤酒瓶和烟头。平时排练室还出租,35元/小时,前来排练的有很多不知名的小乐队,还有已经出过几张专辑并小有名气的黑撒乐队,一支以陕西方言、说唱为主的乐队。听朋友说,黑撒正在转型,未来将加入些电子音乐。我嬉笑说“一台电脑全部搞定?”,结果朋友严肃的说“那是真正的高手才行,普通人做不到。”

我的这位朋友近两年的打算是考入西安交响乐团,在交响乐团内做吉他手。在问到怎么会想到考入交响乐团时,朋友说到,现在的后起之秀都非常的猛,一方面都不差钱,很容易搞到很好的设备,另外,互联网现在太发达了,网上基本什么都有,只要一个人猛练一段时间,很容易就能在酒吧找到活干,毕竟酒吧里的演出都是些别人的歌,谱子什么都是现成,扒下来就行。

朋友继续说,考入西安交响乐团,是为了给自己找条后路,万一哪天酒吧、商演混不下去了,自己也有个吃饭的饭碗。另外一方面,是自己老婆不希望他每天都回家太晚,希望他过点正常人的生活,酒吧的演出最好在10点前结束,然后就回家睡觉。朋友说,10点回家睡觉基本不可能,10点是酒吧最火的时候,怎么可能在那个时间就回家?如果能考进西安交响乐团,平时不上班的时候,给别人录录歌,也挺好的,至少生活可以维持,也不需要这么累。

这,应该是所有搞音乐的人共同的烦恼,希望朋友能顺利进入西安交响乐团吧。

————————————————-

已经第四篇关于西安的日志了,准备收尾了。旅游景点方面,看图就行了,图片暂时还没上传,等上传后,会把链接放上来,就在这篇日志的结尾部分,想看的,不妨多来刷新几次,说不准,某一天就真的看到了。

他,就是我们每个人

这应该是看过的最没观点的一本书,看起来就停不下来,直到iris送给我的太阳能充电台灯即将没电了为止。

「别处生活: 20幅平民肖像」,二十个故事干净利落,没有太多的牵扯,唯一的联系是他们都是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普通人。很随意的开始,很随意的结束,没有议论,只有描述,就像初学美术时的素描,虽然没有色彩,光线交错的层次感胜过任何色彩。

看这本书的时候,很多次无意的和柴静的「看见」相比较,看完柴静的「看见」最大的感受是柴静始终是个姑娘,电视机前的坚强无论如何掩盖不了内心的软弱,不安,焦急。而看完这本「别处生活: 20幅平民肖像」的时候再想,假如柴静的「看见」也这么写,柴静基本就是我心目中的文艺女神。松了一口气,幸好名额还空着。

别处生活:20幅平民肖像

「别处生活: 20幅平民肖像」记录了来自不同行业的形形色色的小人物们的小故事。有快递员、卖唱者、乡村医生、矿工、艾滋病人管理者、话剧演员、狱警、退伍军人、巡道工,也有不平常的富人(如天津瓷房子的创建人和海南某致力环保的穷困潦倒的前富人),几乎让所有的看这本书的人都能在生活的周围能找到这么一个原型,或者接近于书里描述的那么一个人。

我相信书里的所有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虽然这些故事和我们每天看到听到的哪些人物的故事相比较而言,没有太多的「故事性」,这些人的经历都太普通了,普通到几乎没有人去关注他们,进而被忽略掉。但这些小人物并不会因为没人关注而停下他们的步伐,至少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得继续。

许知远在序中说:“他轻易的与他们打成一片,使用他们的语言,感受到他们的感伤与无奈,他对自己保持着过分的谦恭,愿意进入别人的灵魂与躯体,过他们的生活。” 这才是牛逼的文字记者,不是为了去寻找真相而接近故事的原型,而仅仅是记录他们的这些琐事,感受他们的无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甚至不问太多的为什么,只是听,然后写下来。

推荐看这本书。

在西安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和iris已经到了九朝古都——西安,离城墙很近的一个酒店休息着了。

曾经有意无意的去过不少的城市,城市给我最大的感觉的是「相似性」,这得益于「零规划」和「破坏性建设」。如果是第一次出远门,像以前的我一样,从农村来到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城市,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印象深刻的,会感叹「哇哦,这就是城市」,一切都是崭新的,人事物包括游戏规则,进而给自己脑海里的城市这个词有了明确的定义,以至于后来陆陆续续去别的城市的时候,都会拿第一次去的城市做参照物找不同,如果不听当地人说话的口音,感觉自己瞬间又穿越回去了,自己并没有走远,只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区域。

这次来到西安是有一些期待的,要去的景点并不多,暂时计划兵马俑、碑林博物馆、城墙三个必去的景点,其余的时间会用来找小吃,顺便看些古建筑,看几场演出了解下西安的摇滚文化,然后和一两个朋友吃吃饭叙叙旧,在了解下西安当地的文化习俗。如果能听到几句秦腔或者陕西民歌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每当跟别人显摆自己去过一个城市,都免不了被别人问这个城市怎么样,或者印象如何。如果单纯是某个景点或者说某个建筑,回答起来的难度会小了不少,可以很容易的讲明白。若问一个城市怎样或者印象如何,这个就比较难了,往往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回答,或者是毫无重点的乱说一通。原因在于现在的城市几乎都是一个模型出来的,原先有点特色但不是特别出名的建筑,大部分这些建筑的命运都是被拆除,然后盖几栋大楼,过几年之后连当地人也就忘记了这些建筑的存在,届时要想找这些建筑的原型,只能去博物馆或者去档案局看「市志」。

难点不在于表达,而在于找不同。如果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和自己原先的城市并没有太大差别的话,结果是失望的。如果能找到点不同,把这个不同用来回答别人的问题,或者描述一个城市给自己的印象,则会更加的形象具体。

既然是九朝古都,就得有她应有的味道。从地图上看现在的西安城,非常像已经把房子改到了河北的北京,一环一环包围,就像马路边卖的煎饼果子,一圈一圈的从小摊到大,然后再在中间打一个鸡蛋,越是中心地带,越早享受到鸡蛋的滋润,随后才是边缘地带,当大部分区域都想到了极端的滋润时,这个煎饼果子也该反面了。无形中九江圈里圈外话费了档次,也就是所谓的阶层,最有权势的把那些人永远住在城的最中央,依次往外排序。

先就这么多吧,以上都是我想象,写于出发前的晚上,未完继续。

关于孤独

前几天写了个关于金鱼的日志,被QQ群里的好友看到,并标记为已阅。过了两天他在QQ群里分享了他一个在北漂的同学的日志,点评说他同学鱼死的经历和我的鱼非常的相似,并感叹于「好多在外闯荡的人都被孤独打败」。

这是个比较沉重的话题,以至于群里的聊天因为这句话而中断。孤独就是说一个人,除了上班等强制性集体生活之外,其余时间大部分都是一个人。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买菜,一个人看本书,一个人看场电影,一个人昏睡一整天,一个人压马路一下午。

孤独总是要排解的,找一个人能聊得来的人比较难,找一只不会说话的宠物就相对容易了很多。貌似养宠物是打发孤独最好的办法之一。在前东家上班的一年半里,经常能听到交流「宠物经」,每每在谈到自己的宠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最正常的,大多表现为愉悦状,也是最不容易让人生厌的,即便是那几个几乎被孤立的人,在谈「宠物经」的时候,还是有人愿意和其交流。如果工作时在客户哪里吃到了闭门羹,找不到共同话题,试着讨论下家里的阿猫阿狗,或许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办法。

下面是那篇日志,分享下:

一个人的状态总是最糟糕的。你一个人生活,吃穿用总是很好解决,糊弄糊弄就过去了。这种状态就很容易跌入谷底。高兴时无人分享也就罢了。但,失落时,那种恶略的状态,只能重复浸淫。所以,想让自己振作,绝不要长期保持“一个人”的状态。

你可以不成家,你可以是孤儿,你可以是找不到伴侣的同性恋,你可以悲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就是到那样的境地,你也要强迫自己,不要是一个人。即使是孤独杀手里昂,也是要养盆花的。

也许你们看我每天都是灯红酒绿,每天都有着各种不同的活动,而且凡邀必到,其实那是惧怕孤独的一种表现。所以,我选择收养了只流浪小猫。其实在这之前我是想养条萨摩的,但是它命好。它是我在楼下的园子里捡的,刚捡到的时候,算是萌系小奶猫,身上是黑白相间的,大大的眼镜,爪子上的肉脯也是肉扑扑的。不知道它是走丢了,还是母亲不要它了,它就蹲在草丛里喵喵的叫着,声音凄惨,更像是哭。听着很伤心,也确实是可怜,于是,我就决定收留它了。走过去捡它的时候,它一点也没反抗,貌似很高兴的样子,在我手里不断的舔着。抱起来看,发现底下没把,是只母猫,想想等它年入青春期,开始来大姨妈时必定是件惨绝人寰的事,但是又考虑到姑娘们也都不容易,心一软还是决定收留。就这样,它就算是跟上大哥了。我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喵喵”。

这样,就算是有东西束缚我了。逼着我每天准时喂它,给它换猫砂,隔段时间,就要洗个澡。最近我又发现它太胖了,所以我正在给它减肥。控制它的食量。

喵喵总是很淘气,你永远都不知道,它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都做了什么。总之,你一回来,就感觉家里有了点微妙的变化。前些日子,我又二呵呵的买了两条金鱼,起名叫“阿迪”和“耐克”。回家才想起来我家里还有只猫。猫和鱼之间总是有那么一些一丝不苟的联系在其中。尤其是喵喵,它对一切能活动的东西都有着莫大的兴趣,就像蛾子,风刮起的塑料袋,我扔出去的毛绒小老鼠,我的拖鞋,和我本身。这次回来,我从它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它对阿迪和耐克有想法。所以,我把鱼缸放到了它绝对够不到的地方。于是喵喵就有了它新的业余爱好,就是坐在那盯着这个鱼缸,两只前爪在前面并在一起,屁股坐在地下,尾巴从后面绕到前面挨着前爪,脑袋成45度角方向直视鱼缸,目不转睛。我知道它是正在整理它纷乱的思绪,思考如何才能把阿迪和耐克捞出来折磨一番。但是每回它思考许久,都觉得没什么办法,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可是有天我下班回家发现,耐克从鱼缸里消失了。我直奔到喵喵吃饭的地方,看见了无比血腥的场面。我便质问喵喵,但它眼神无辜,就那样的看着你,也不之声。这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于是我放过了它,因为想了想它应该是够不到,可能是受不了北京近35度的天气,耐克从鱼缸里跳出来自杀了,并且成功。这对于喵喵来说这是个多么大的喜讯啊,多么激动猫心的时刻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众里寻他千百度啊,有心摘花花不开啊。我能想象到这厮当时激动的神情。最总导致耐克死无全尸。

近日闲来无事在街上瞎溜达时,看见一个很漂亮的猫铃,想想带到喵喵身上必定摇身变为白富美。就买了一个。回家后,我就摇动铃铛把喵喵屁颠儿屁颠儿的骗过来,抓住它强制给它带上。这下可好,它如同疯了般,满地乱跑,想把它甩下来,于是,铃铛声响遍我家里的每一个角落,估计就连阿迪都惊呆了。我心想,老子还治不了你了,今天老子就和你死磕到底了。于是我没管它,开始收拾做饭。3个小时以后,此声依旧源源不断,考虑到邻居还要休息,它明天白天有的是时间睡觉,而老子还得上班,这么蒸腾一晚上,老子怎么算都不划算,于是妥协,给它摘了下来。当我洗漱完躺倒床上准备看书时,发现,这厮已在我枕边开始呼噜了,想来是累了。本来它是不应该上床的,可是想了想,今天怎么说也算是我虐待它了,就容忍这一次,但是它的屁股对着我的枕头,所以,我给它掉了个个。在此期间,它从未睁眼,没有一点反应。劳累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总之喵喵给我带来的大部分是乐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至少我不是一个人了。因为总不是一个人,所以你荒唐不起来,也没办法浑噩度日。你就是被车撞死了,死在半夜的马路上,因为你不是一个人,就至少会有一个人在惦记着你,你的生命,就不会没有意义。

献给和我一样,之身在外打拼的人们。

201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