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失去了信仰

如果说,每天各大媒体的编辑们纷纷以“下作”吸引眼球是因为KPI以及每个季度的奖金的话,而最近看的这个父女练摊的新闻改变了我之前的观点,反而我跟希望这些编辑们更“下作”一点,他们或多或少促进了社会的进步。

微博上,@变态辣椒总结了下7月份的城管暴力事件薄:7月17日,湖南瓜农邓正加被打死;23日,西宁持枪警察被城管惨殴;24日,成都夫妻被城管打得满身是血;25日,湖南菜农被交警打死;25日,北京男子陪9岁女儿街头”练摊”遭城管围殴;26日,四川17岁的贫寒学生在街上卖自己采的蘑菇被城管打死;26日,福建漳浦男子与城管肢体冲突后昏迷死亡。我再补一条:27日郑州城管用假钞以每斤四毛钱的价格买了750斤。

贾平凹在小说「高兴」里说过这么一句话,「遇人轻我,必定是我没有可重之处」。有时候想想这句话,还真TM励志,比任何名人警句更来的痛快一些,瞬间的将很多人幻想中的五彩气泡轻轻的扎破,并且还溅了你一脸肥皂沫子。

很庆幸的是,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大连,见过几次城管执法,但没见过暴力执法,大多数时候都是温柔执法,以至于经常产生错觉,那些媒体都是胡说八道,真正的城管要比十年前好的多。可惜网上每是这类消息,想尽可能的屏蔽这类消息,也尽量的不去网站看这些消息,可恶的是,企鹅公司的弹窗让你没法躲,谁让我从来不是该公司的会员或者超级会员,以后也不会是。

当然,这句话是小说「高兴」里的一个拾破烂的说刘哈娃、刘高兴说的,已经处于社会底旳不能再底的底层,已经没有了什么幻想,有的只是赶紧挣钱,让自己脱离拾破烂这个身份,如果能混个城里人的身份,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我拿「高兴」小说里的这件事说事儿,并不是说我认同城管们的暴力执法,实际上是我非常的不认同他们的这些行为,也一时半会猜不透这些城管们的心理的真实想法,比如他们在打人的过程中就不害怕吗?还是城管的招聘流程已经达到了非常严格的标准,只招收些最冷血的人士,若有一点同情心,必将不会被归化到城管的队伍中。当然,城管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这些好人在遇到抵制执法的时候,为了掩饰心中的害怕,瞬间将自己变成恶魔的化身,开始动手并享受别人的痛苦痛哭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时间稍久就变成了麻木。

被打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苦逼出身、苦逼境遇,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还遭人欺负,忍辱负重。我相信他们中的一些人有一天终会逆袭成功,翻身做了主人、斗了地主,然后加倍的「回报」这个以前待他太轻的社会,然后将自己未翻身前的遭遇在其他人身上一遍一遍的重演并屡试不爽,嘴里还喊着:老子当年就是过来的。

最后以一首我喜欢的「73」这首歌结尾吧,这首歌貌似是在说「陆肆」,歌词很棒很中国。

Hello,我不知道为何变得如此变态
这世界变得是如此的奇怪
hello,你已经差点进入
你仿佛是一艘黄色的间谍
我倒立着芯子在这广场上
仿佛一切变得如此的清晰
我总觉得这里有着张吊网
屠宰师傅给我亲密的笑容

Hello,我走在个这无文化的街上
却装出一副有文化的嘴脸
hello,我的心实在是乱
却跟的天下一片太平
你扣扣鼻子指着远方
一座座钻石的宫殿崛起
你像神一样被侮辱被崇拜
你像一个老不死飞向那太空

Hello,飞进那太空
像一颗榴弹一样飞过夜空
hello,发号你的指令
像一颗榴弹一样划过夜空

记两条叫狗剩的金鱼

去年冬天的时候,大约是11月份吧,心血来潮买了两条金鱼养着。基本不管他俩,早上醒来的时候,往鱼缸里扔进去几粒鱼食,然后每隔三到四天换一次放了一晚上的自来水。那时候认为,养金鱼挺简单的,怪不得iris给她家的鱼起名叫“狗剩”,就是因为好养活,比阿猫阿狗省事儿多了。姑且两条也都叫狗剩吧。

就这么艰苦的环境下,这俩家伙活得非常的好。偶尔我会靠近鱼缸,拇指食指中指聚合到一起做喂食状,伸到鱼缸上面来回晃,这两条鱼会以为我给他们喂食,然后争先恐后的随着我的手的晃动而移动。

一星期前,这两条鱼挂掉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天气热,而我把他俩一直放在阳台上晒太阳,其中一条因为受不了天热,自己从鱼缸里跳出来自杀了。另外一条没有跳出来的胆量,被30多度的太阳硬生生的把水晒成了温水,活生生的被“煮”死了。

在刚开始养他俩的时候,生怕他俩突然挂掉,或许是因为新鲜感,还经常时不时的看看他俩的状态。到后来当他俩活着成为了常态,我对他俩的关心基本变成了喂食和换水,还经常性的忘记喂食。可见我是多么不负责任的一个人,多么缺少的”爱心”的一个人。

直到一星期前,他俩陆续挂掉之后,才发现他俩还是挺重要的。当发现鱼缸里少了一条鱼,而我在地上发现了他的尸体的时候,有一些惊愕和失落,当第二条鱼被”煮死”之后,我觉着我得做点什么了,至少鱼缸里有两条鱼成了我生活的习惯。

开始行动。

第一步,给鱼缸换个位置。将鱼缸从阳台搬到了书桌上,下午太阳即将要晒进来的时候,都会把窗帘拉上半个,不能再让温水煮金鱼的典故重现。

第二步,换了个稍微大点的鱼缸。准确的说是iris给的,因为去年给她家的鱼换了个“别墅”,以前的洋房一直空置着,因此“洋房”就归我了。

第三步,在网上搜各种鱼的生活习性。鱼喜阴凉,喜通风,这两个是我之前一直不知道的。一方面是因为我见过的鱼缸,摆在什么位置的都有,更甚的是在鱼市你会发现鱼缸无处不在。当忘记了人是专业的养殖人,人肯定不会告诉我怎么养金鱼,更不会配备一本说明书,如果每个人都能把金鱼养个半年一年的,估计鱼市会有1/3的摊位该行。

在自己不断反思金鱼的死因的时候,还猜想被煮死的那条鱼,是不是因为喂的太多被撑死的,而不是被煮死的。最后在果壳网发现了这么一篇文章,金鱼真的会吃撑死吗?发现自己是多虑了,更加肯定第二条鱼是被温水煮死了,而不是撑死了。

第四步,买个过滤设备。在淘宝上看了大量的过滤设备,刚开始确定是用一个三合一过滤器,在鱼缸上面搭一个过滤盒,鱼缸内有一个吸水泵和出氧口,用于过滤鱼粑粑以及其他杂物。买回来之后发现鱼缸太小,放进去之后,发现鱼基本没有了活动的地方。发现自己不光有微弱的色弱,空间感也奇差。后来退货了,鱼市内的老板挺和气,没说什么,甚至没检查配件少不少直接放回了货堆。最后选定了一个外挂式瀑布过滤器,几乎不占鱼缸内的空间,还能过滤以及瀑布造氧。

简单改装瀑布式过滤器。瀑布式过滤器买的时候花了15块钱,比想象中要便宜的多,淘宝上也差不多是这个价钱,只是还需要另掏邮费。由于太便宜,因此显得非常的简陋,特别是过滤部分,只有一块黑乎乎的类似于海绵的东西,都说叫生化棉,具体效果不详,就像很多鼠标键盘都说符合人体工程学,但对于搞IT硬件搞了5年之久的我,到现在依然不太清楚人体工程学具体是什么东西一样。生化棉的孔洞比较大,仅过滤鱼粑粑是没问题的,有一些细微的杂质是无法过滤掉的,我把刚开始买三合一过滤器时老板送我的过滤棉包裹在了生化棉外,然后硬生生的塞了进去,过滤效果提升非常明显。我估计,我和iris8月份去西安的一星期时间是基本不需要换水了。

现在,从市场上又买回了两条金鱼,重新养着。说了这么多的养金鱼致富秘笈,上三张“金鱼夜游图”吧,不是我故意拍成这样,是因为这两条鱼太好动,没法定焦。

一张,足矣

在关于流行乐、摇滚乐的表述里,在大部分人的理解里,摇滚是少数人的音乐,而流行音乐才是大多数人的音乐。即便是经常听摇滚的人,也很少能分得清硬摇、重金属、工业金属之间的差别,几乎没有人能像电影「摇滚学校」里的那个牛逼的老师杰克·布莱克一样,在黑板上划出旁支复杂的树形结构。

依旧是大多数人。提起摇滚,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或者潜意识里会涌出「崔健」,在很多时候,崔健确实就是摇滚,摇滚就是崔健。嘶哑的嗓音外加有别于欧美摇滚的三大件或者四大件,小号、铁桶、萨克斯纷纷上阵,外加类似于说唱的唱法,就是摇滚的全部。偶尔我在想,崔健除了是国内的摇滚教父之外,应该还算是中国第一个唱饶舌的。听一些不熟悉的崔健的歌儿,想一遍就能把歌词弄明白,几乎没有成功过,至少我是这样。

关于黑豹乐队,维基百科上市这么说的:

黑豹乐队,中国摇滚音乐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传奇乐队, 是中国第一支进入西藏举办演唱会的中国乐队。 黑豹成军于1987年,在香港正式出道,瞬间掀起一阵摇滚旋风,乐手们长发飘飘,一直走在流行前端。1992年发表第一张同名专辑「黑豹」,发行量150万,取得了无数的辉煌成绩,这是一张中国摇滚史上不能避过的专辑,不单是因为其正版加盗版创下了惊人的销售记录,让黑豹成了当时“中国人世界销售量最高的摇滚乐队”,并奠定了中国第一摇滚专辑的地位。

成立于1987年的黑豹乐队,绝对算是老乐队,或者说是第一拨人。成立于国内摇滚朦胧期的他们,一直以来有很强的号召力,原因很简单,就是有一些人是听着他们的歌长大的,比如很多80后或者85后。黑豹乐队早起的音乐,相比较其他同时期的同级别的乐队,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更容易接受和朗朗上口,这也是黑豹乐队在很多媒体上称自己是流行摇滚的重要原因。而维基百科里说的专辑销量,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流行摇滚。

说起黑豹乐队,就不能不提窦唯,神话般的人物。很多听黑豹的「无地自容」、「don’t break my heart」后记住了这支乐队,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唱这首歌的窦唯。现在已经很少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窦唯的新闻,最近的一次让主流媒体报道窦唯,是因为窦唯给电影「武侠」写了首歌叫「迷走江湖」,很多人听到这首歌的第一反应是,窦唯终于又唱歌了。对的,你没看错,一个音乐人因为在一首歌里唱了几句歌词,就被各大主流媒体报道了。窦唯还有另外一个故事,和天后王菲的一段婚姻。有时候自己会YY,假如窦唯和王菲没有离婚,一个天王一个天后,哇哦,太完美了,这简直就是个童话故事。so,离了。

关于窦唯的介绍,网上很多,无意中看到这样一个段子,感觉有那么些道理:

一个玩了很多年音乐的哥们说,听窦唯的音乐基本能判定出你是哪类型人,喜欢当年黑豹「无地自容」的,属于传统守旧偶尔会装B的那种快四十的人,喜欢「艳阳天」「黑梦」的属于30出头有所作为爱听流行乐的那种人,喜欢「山和水》的基本都是80后不爱讲话这帮人,喜欢「幻听」「雨吁」的人是真正能听懂音乐的人。

最近黑豹乐队又发了张专辑,叫「我们是谁」,还换了个主唱叫张淇。黑豹乐队换过很多主唱,丁武(后加入唐朝乐队),窦唯,栾树,秦勇,张大鹏,以及现在的张淇。频繁的换主唱应该是黑豹乐队的一个鲜明的特点。换主唱的原因很简单的想,就是不满意,以至于不停的换。

「我们是谁」这张专辑据说录音制作请的是世界级的,我只能说,这张专辑很糟糕,虾米上的评分很说明问题,6分。对啊,我们是谁,黑豹的这张专辑名字起得很应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谁了,我们更不知道他们是谁了。

刚开始听摇滚乐的时候,听的是涅槃、枪花,国内乐队对应的是魔岩三杰、黑豹唐朝,现在也只能听这些乐队的歌能让自己突然一激灵,其他时候都是麻木的,或者说现在听的很多东西都是功能性音乐,最大的功能是通过耳机屏蔽掉周围吵杂的声音,音乐本身无所谓。

离开窦唯的黑豹乐队,黑豹乐队失去了灵魂。虽然我现在不经常去KTV,偶尔去那么一次,在KTV的包房里还是可以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唱「无地自容」、「don’t break my heart」这两首当时传唱度最高的歌,而黑豹乐队其他的几位主唱时期的歌从来没有听人唱过。窦唯的离开,就像NIRVANA没有了Cobain,枪花没有了Slash,后来者再怎么努力都是白费,不管大众懂不懂音乐,懂不懂摇滚乐是怎么回事儿,市场就是不认,这就是一切的根本。

据有玩音乐并且对黑豹比较熟悉的朋友说,这张专辑在新主唱到位前,词曲已经完成,黑豹灵魂人物李彤的参与度史无前例的高,新主唱也只是个皮囊。有意思的是,在这张专辑正式发片之前,黑豹乐队还专门拍了个20多分钟的纪录片,25分钟的片子有不少片段在谈窦唯,这几位也努力的想证明对窦唯的依靠不是那么严重。正所谓,缺什么,喊什么。专辑充满了满嘴的港台腔,这是最难接受的,很难想到这是几个常在北京的爷们儿做出来的,流行的味道太浓,即便用再多的吉他solo做音效,听过五月天的,也很难听出和五月天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至于黑豹乐队是否在走下坡路,恰巧在豆瓣看到了这样一个专辑排列,恰巧下面有评分,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一个时代的烙印,一个牛逼的乐队,一张传世的作品足矣。

最后再听听窦唯巅峰时期的作品,专辑「黑梦」,是本人最喜欢的摇滚专辑,没有之一。

大数据背后的真相

为了不成为这个年代的弃儿,紧跟潮流赶了个时髦看了下众多IT大佬们推荐的《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于思维的大变革》,结果没看完,翻了几十页然后匆匆删掉,有些想不通这些大佬们推荐这本书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真本书真的很好看呢?还是因为自己想增加些自己的曝光度,背后的动机耐人寻味。

大数据源自于信息爆炸,在信息匮乏的年代,收集到一定量的数据需要很长时间,而数据是具有时效性的,一旦过了某个时间段,其就等于作废。这是常识,因为人总是在变化中进步,而不会一成不变。在大数据这个词成为流行词汇之前,很多企业特别是IT类公司都在讲云计算,讲了很多年始终没讲明白云计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其实云计算就是基于大数据的统计,来进行某一个兴趣点爆发时间的预测,帮助寻找下一个大众的兴趣点在什么地方,好提早下手占领据点。

这本《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于思维的大变革》,大概讲了三个东西,分别是

更多:不是随机样本,而是所有数据
更杂:不是精确性,而是混杂性
更好: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关关系

仅从字面上看第一点和第二点,就可见其逻辑是多么的混乱。不要随机样本而要所有的数据,既然要所有的数据,又要求不要精确性,反而要混杂性。无形中这形成一个死循环,其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最终回归到随机样本。不是所有的数据都是大数据,所有的猜测和推测都是基于随机样本。

很多电影在上映前都有小范围的首映式,首映式上邀请的都是各界名人名流,普通人一般是没有机会参与这样的首映式的。首映播完后会要求所有参与首映的人对电影提出意见,无论是表扬和批评,然后导演和投资方会汇总这些意见,再对电影进行小范围的修改,最终上映。

问题来了,参加首映式的这些人都是社会精英人士,这本来就是随机样本,而不是所有数据,更谈不上什么精确性和混杂性。为什么受邀的是这些社会精英人士,而不是普通大众?为什么不随机邀请一些人,比如某个地方区域内的人,或者通过电话号码随机抽取?想要保证数据的不片面性,仅邀请这些社会名流就够了吗?

普通人也有自己的判断,也有自己的观点,也在微博、微信表扬或者吐槽某物,但这些人群的呼声还是小了点,无法引起关注,或者说范围太广,无法快速定位坐标,让更多的人进行关注以及传播。主流社会始终由上层人士把控,上层人士也通常负责信息传播,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就像开头说到的我想看这本书动机一样。

与其说大数据在指引着未来的方向,不如回归到传统,其实是呼声比较大的社会名流精英人士在引导着未来。大众都是盲目的,大众能做到的就是听从、跟随、再听从、在跟随。我相信10000个普通人的答案会比100个精英人士的声音更准确,只是想要把这10000个人集中起来的成本更高效益更低,所以没人这样做。

其实,大数据是个伪命题,或者说大数据是事后诸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