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护脸网

Google Reader关闭倒计时

操,Google Reader宣布7月1日正式关闭。

这绝对是2013年互联网界的一大噩耗。

自从Google退出中国搬到香港后,使用Google Reader和Google的其他产品并不如以前方便,经常会遇到提示重新载入的信息,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使用Google Reader的兴趣,原因在于对Google Reader的依赖性:

1、不需要记住很多的网址;
2、不需要将很多自己所关注的网站添加到收藏夹;
3、能专注的浏览新闻而不受广告的影响;
4、可快速的浏览自己所关注领域的新闻;
5、Google Reader和Gmail相互的切换,并不需要频繁登陆。

在好几年前,就看到很多“IT们”说RSS已死,但这并不影响和我一样喜欢通过订阅的方式查看新闻的用户,Google Reader依然是日常上网中仅次于输入法用的最多的应用之一,可见我对Google Reader的依赖性,从来没有想到又一天Google Reader会关闭,当这一天Google Reader页面提醒,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Google Reader的时候,忍不住骂了声:“操”。

曾经在Google大力推广Goolge+的时候,Goolge就曾想过将Google Reader关闭掉,Google想让更多的用户都转移到Goolge+,但很多比我更依赖Google Reader的美国用户,纷纷请愿表示想让Google Reader留下来,使得Google Reader顺利坚持到了现在。而这次,想必留下Google Reader的呼声会更高,但,Google Reader被关闭,或许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

国内也有不少类似的应用,比如豆瓣九点、鲜果、有道、QQ邮箱订阅。在Google Reader经常性打不开的有段时间里,将这些国内的应用都挨个试用了一遍,最终还是回到了Google Reader,因为这些产品从各个方面和Google Reader比,都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跟不用谈什么用户体验,以及超级方便的快捷键的使用。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国内的这些应用,随时都有关闭的可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自己的用户发出通告的。用户的数据?Who care!!!

很多人使用Google Reader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其内容页几乎没有广告,而同时Google是一家广告公司,虽然号称不作恶,而Google Reader恰好是一个为了屏蔽广告的应用,看起来有点荒诞,但Google Reader却实实在在的存活了很多年,虽然用户数因为社交应用的冲击而减少了不少,想必忠实用户还是不少的。

如果Google Reader的关闭是因为该产品不会给Google带来任何收入,是个累赘,我非常情愿Google Reader在每一条新闻中添加自己的广告,并且每天都会非常心甘情愿的点几下,并且停留时间超过1分钟。

再见,Google Reader。

分类
唠电影

如何当上美国副总统

最近美剧《纸牌屋》大受欢迎,被很多喜爱看美剧的美剧迷们称之为美剧中的神剧。好奇心再次按捺不住,试探性的看了第一集,然后就不能停下来,断断续续的用了两周的时间看完了。我并不是真正的美剧迷,伪美剧迷都不算,其实这是我完整的看过的第二部美剧,第一部美剧是《越狱》。

相比较其他美剧一周一更新的方式,《纸牌屋》则选择13集一次性全部放出,好看不好看全凭口碑,按照美剧的套路,收视率高则继续第二季,收视率低或者编剧撂挑子,则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假如,你跟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美剧,正美滋滋的等待更新,突然放出消息,编剧度假去了,很有可能这部美剧就到此为止了。所以说,看美剧一定要有一颗强力的心脏和超强的抗压能力。(iris是美剧迷,她讲给我听的。)

回归到美剧。喜欢看《纸牌屋》,不是因为政治多么吸引人,而是政治中心的哪些风云人物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始终摇摆见风使舵,逆境顺境中都可以很快的找到出路的本事。美剧中的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党鞭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就是这么一位人物,运筹帷幄,为自己为别人布局,随时摇摆随时改变策略,一秒钟前是战友,一秒钟后就是敌人,完全是厚黑学的代表。明察秋毫,知道那些人要什么并满足之,然后变成战友换取忠诚,哪怕是个小司机,也会制造一起砸窗户事故,让其认识到自己的工作职责。哪怕是自己委任的州长人选,当不听话时,也会派个女间谍,在关键时刻让其不得翻身,不得不以死而谢罪天下。不可谓不神通广大。以至于在结尾处,Underwood被总统委任为美国副总统时,都认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当看进去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时候,我们都会按照自己的直觉来判断剧情的发展,而直觉更多的时候是错觉,才会不断地吸引去看下一集,哪怕是频频猜错,也会继续猜下去。如果是普通的电视剧或者电影,猜中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为了让角色更加生动有趣,犯一些低级错误是为了博得同情。而政治这个东西,不光是神秘,更多的是这个地球上最懂得玩弄权利、情商最高的人玩的游戏,我不知道真正的生活中,那些掌权之人玩弄权利的本事是否像Underwood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当然,我建议,珍爱生命远离政治。与其看片子中的这些手段,还不如试着了解下美国的选举制度,以及各个部门之间的设立和制衡。曾经读过《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丛书,是一个中国人写的关于在美国的所见所闻,里面有不少内容都是围绕美国的法律展开,有不少都是个体打败团体的案例,个体作为一个弱者,是受到法律的倾向和庇护的。因此当片子最后的部分,一个不听话的员工被辞掉后,以雇主歧视准妈妈的理由,将某机构告上法庭这个情节出现后,我突然又对《近距离看美国》提起了兴趣,准备继续看完。

分类
闲翻书

寻路中国(2011)

在一百多年前,中国停滞不前,不管外界如何变化,仍固执于己千年不变;现在的中国则是千变万化,为了进步可谓不择手段。可能我们热衷于这种追逐的速度,一切的一切都变化的很快,快到以至于我们自己都反应不过来。一个老外开着一辆切诺基见到的一切,有些是已经消失掉的,有些是正在消失,有些在创造着等待破坏。早在十几年前,崔健就喊“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现在变化的更快了,快的以至于我们都忘记了过去,只能通过一个老外的乡村纪实文学来了解我们的过去。

一提到纪实文学,很多时候我们在写这类文字的时候,都会写成严肃文学,以至于自己写的时候异常的痛苦,因为很多事情一旦严肃起来,就没办法写在纸上,就变得不那么好玩。而这个彼得·海斯勒在《寻路中国》中的开始部分,经常会看到引用驾照考试时的试题,配合着作者在长城边的一系列见闻,会显得考试试题是多么的生动有趣,而不是弱智试题,正确答案往往是那么明显。

农村地区将谷物晒在公路上,用别人的轮胎完成脱粒工作;司机们像赌气和比赛一样在各种各样的路上完成超车;拿到世行的贷款,在长城脚下不断的挖树坑、埋树坑,就是不种树……这样的事情,中国人早已经习惯,甚至习惯到麻木,如果正常情况下,我们看到这样的事情会视而不见,继续走自己的。但经过这个外国人一写,突然又活起来了,跟别人家的事儿一样。相对于大家喜闻乐见的讽刺,直接描写事情的来龙去脉会比幽默的效果更好。

或许,是因为一个外国人,初到中国对于一切的一切都保持好奇,所以能保持一个童真的心来看待这一切,而不是迫不及待的对这些怪现象进行冷嘲热讽。如果只写一件事,那就算偶然事件吧,而作者遇到的这一连串稀奇古怪的事情,就值得我们深思,在这个动荡、浮躁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必须同时过上两种以上不同的生活,“有时候,他们似乎是本能地抓住了两个世界里最糟糕的东西:最糟糕的现代生活,最糟糕的传统观念。”这就是大部分人的现状,我们想努力改变,不详安于现状,但大部分人只能于此,等待别人被动改变自己。

但,很明显,彼得·海斯勒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通,能一个人开着车沿着长城的痕迹不停的走下去,并且能和当地的人进行交流,获得自己想要获得消息。但,毕竟彼得·海斯勒不是中国人,无法真正的理解。

其中最重要的发现,就是中国人普遍具有这种感觉:一切都在快速地变化着,没有几个人敢自夸自己的知识够用,人们随时都会面临新的情况,需要去琢磨透彻。”“总会有新的形势需要琢磨,人们来不及辨明方向。而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因为他们先做后想。……长远计划没有任何意义:人们的目标就是有钱今天赚,有利今天获。不然,你就只有被下一次变革的浪潮淹没掉。”人们活得很有激情也很辛苦:“你会有种感觉,一群人正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上面所说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好事儿。所有的事情靠本能来判断,即便运气再好,也有被算计到的一天。一旦,这倒霉的一天来到后,就需要进行更多的判断,同样,这些判断还是处于本能,而只靠网上的每天这些消息,无法做到完全应对。

当然,也有积极的一面。记得看余华《十个词汇里的中国》讲到,如果改革开放后,所有的事情都循规蹈矩的去做,按照那些发达国家现有的办法来做,恐怕,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正是由于这些快速的变化、不按规则的出牌,不计后果的做这些破坏,才使得只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我们就走完了别人要走的一百多年的路。比起我们的邻国,物质方面,我们还是不错的,只是破坏的更多。

书不错,本书的内容绝大部分情况,作者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外国人来看待,书中记录的那些事情更像是一个多年未回家的人,猛然有一天回到了故乡,被眼前的变化所惊讶的同时,和为改变前做的一个鲜明的对比。只有有了合适的参照物,才能真正理解所谓的“一堆无法沟通与理解的纷纭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