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还有不到1个小时,就是2013年。但从外面已经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鞭炮声了,有一些家伙已经按捺不住,对2013年的期许有些迫不及待了,想赶紧送走2012,一个多事儿的一年,可见旧的东西是多么的不招人待见。

这一年,是毕业后最为平淡的一年,原因是来到一个新的城市,经过一年的时间开始慢慢的熟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还是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一年,还是看了不少的电影,印象深刻的基本没有,后悔去电影院看的不少,3D的电影基本是烂片(除了冰河世纪),国产的片子全是烂片,包括《一九四二》。很多时候,明知道会后悔,但,还是按捺不住,和很多人排队,然后进电影院去看一看。

这一年,特别是后半年,看了不少书。最大的进步是,自己真的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翻一本书几个小时,而不会被其他的事情打扰到。有时候想想,挺神奇的一件事儿,确实是发生在我身上了。

这一年,生活无比平淡。国庆节回了次家,也头一次跟着秋收的队伍从开始忙到结束。后来,想想这事儿有些惭愧,二十大几的人了,并且是个农村人,但,这种事情直到二十几岁的时候才完成。感谢我爸妈多年来对我的宠爱。

这一年,被问到最多的话是:什么时候结婚。好吧,我告诉你们,2013年一定把婚结了。

在生日那天,已经写过一个类似总结的东西,更多的总结在那篇日志里。

混子冯唐

冯唐的新书,书名叫《三十六大》,书名颇有点挑衅的意思。至少说从书名上看,这本书已经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因为出自冯唐,基本上这本书已经成功了。不管你信不信。

无聊的时候想想人生。这恐怕是很多人都干过的事情吧,哪怕你藏在二楼必胜客落地窗户前的沙发里,望着楼下人来人往的人群发呆,其实你也是在思考人生,想自己的来世今生,想自己的明天和后天,明知道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还是会忍不住奢望一下。

思考来思考去,有些时候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会突然开窍,感觉自己很是幼稚,因为思考的这些东西都是常识。所谓常识是说众所周知的知识。而知识随着知识面的不断变宽、增加,而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不断的加量。结果导致越想越没有头绪,越没有头绪越能想,结果从单纯的想想变成了胡思乱想。而当突然开窍意识到这些都是常识的时候,会忍不住想自己怎么不早点开窍,一个小小的问题让自己想了这么久,而将事情回归到本质后才恍然开朗。

读冯唐的第一本书是《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虽然那个时候冯唐早已被很多人所知,而我周围的人由于很少有看书的,即便是有ipad之类的电子设备也都是用来玩游戏,看书的人基本没有,因此平时聊天时讨论的话题基本不会涉及到此类内容。他们更多讨论的是那些电影网上可以下载了,清晰度如何如何,直到最近才有人断断续续的走进电影院看电影。唉,应该感谢下那些已经倒闭的团购网站,正是因为这些网站才让更多的人走进了电影院。

传道、授业、解惑。 路金波说,出完这本书,冯唐也是青年导师了。当然路金波的话不可信,一个充满铜臭、擅长炒作的出版商。

这本书是冯唐在GQ上的合集,通过36封信,冯唐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定义和释义。每个人的经历、社会地位、知识阅历不同,对三观的理解也不同。但在价值导向的这个社会里,名人说这样的话,更有号召力。虽然他们的成功不可以复制,但,从他们三观的定义和释义中,我们也可以找出自己的差距,扩张自己的视野。从某个方面也可以认为,普通人和那些有钱人的差距更多的是差在视野,视野决定了讨论问题的高度,以及对所关注事情的判断力。

断断续续的读了几本冯唐的书,思路、写作手法也随着时间的不同而有所改变,但不变的是冯唐的大胆,超乎常人的文字想象力,虽然讲段子的功夫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庸,抖包袱的技巧也不像很多“大家”一样顺手拈来,或许是最近一直在看王朔的全集的缘故。

杨某人,二十七岁生日快乐

今天我满二十七周岁,本来想在饭否上说一句,哥还没有二够呢,一切都来得及。但是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二字头的生日过了三分之二,明知道还有三分之一,突然有些伤感和小难过,已经过去的二字头的三分之二过的有些快,快的措手不及,原来以为很多事情都是以后的事情,纷纷来到我的眼前,打乱各种计划。原来在学校的时候有很多种美好的想法,但,这几年的被折磨和自我折磨,慢慢的发现自己已经无形中融入到这个大队伍中,以前的那种格格不入也早已经不复存在。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我的体重,从以前的120飙升到现在的160斤。用一个以前的朋友形容我体重飙升的话说:以前是浓眉大眼,现在是浓眉小眼。可见我的变化是多么的大。

二十郎当岁,一切看起来都吊儿郎当,无头无章,在还有几年就要步入三十岁的时候,偶尔的时候会有一丝知天命的感觉,我知道这些都是重压之下,自己开小差想逃避的结果,不管你是否动用你的体力和智力,它一直在消耗着你。每年的生日只是一个标尺,告诉我消耗了多少年了,并不会因为我接近三张的年纪而放缓。看来我还是需要更坚强些,或者抗压力能力再加大一些。或许真到了45岁,也就是我给自己设的退休的年纪的时候,还是会淡淡一笑而过。

前两天,接iris下班一起乘公交车,在公交车的后方有几个高中生,在充满了哈气的窗户上写下XXX是个猪头的字样,几个高中生相互大声打闹嬉笑。每次遇到这样的场景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时而也会在远处听他们的对话,露出那种傻傻的笑。有时候自己也在想,这种傻笑已经远离我多久了,然后会冷的激灵一下,然后继续保持无表情的面孔。

这一年我已经不再买很多的杂志了,虽然路过报刊的时候,看到各种封面铺满了地摊儿的所有能用到的地方,也会偶尔被某个封面人物或者标题所吸引,但已经不再有买这些杂志的冲动了。原因是因为去年来大连之前,为了让自己轻装出发,把自己赚了好几年的书、杂志被一个年轻妇女用一个麻袋拿走的时候,自己盯着那个麻袋盯了很久,当这个麻袋走了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被清空了,虽然可以轻装出发了,可是,是不是太轻了。至少说明了我还是爱看书的,所以我买了amazon kindle3.

这一年,离开熟悉的环境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懂了很多事情,但没有找第一份工作时的那种热情和好奇,自己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处理一些人和事之间的关系,虽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样的话以前时刻提醒着我,但还是变得胆子小了不少。有时候想想无知者无畏真的没什么不好的,畏首畏尾的反而不像自己,我决定我要改回去。

一年前我写了篇google祝我生日快乐,后来看到和菜头先生在每年的自己生日的时候,都会写下一篇和自己有关系的日志,预谋很久,我也决定效仿一下。

媒体细分化

1、今天看到,腾讯继韩寒·一个之后,再次上线专栏作家集结大家。腾讯的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作为媒体的细分化。媒体的细分化已经无处不在,后web2.0时代大家有回到了对内容原始的要求,少而精,虽然每个人都可以使内容的生产者,但,并不是所有内容都是精品,因此专栏集结成为了新的需求。

2、进入web2.0时代,每个人从之前的纯用户,转变成为内容的生产者,其原因是用户有发表自己看法的需求,所以进入web2.0时代后,以及web2.0所衍生出来的N多种应用,无时无刻不再证明用户产生内容的强烈愿望和需求。

3、当每个用户都变成内容的生产者之后,内容重复、过剩的问题出现了,不是每个人都有精力1天24小时都在不断地刷新N多个网站,看各种各样的新闻、评论、视频,无法用一个简单的工具,或者一个网站提供订阅、选择查看一些自己所关注的内容。因此各大网站,特别是门户网站开始细分自己的频道,比如新闻这一块,就可以延伸出社会、政治、军事、娱乐、海外、财经等等,但是由于网站的导航区域有限,也不能要求所有的网站,在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做一个巨大的导航页,浪费了一个绝佳位置的广告位的同时,还使得网站的美观程度大打折扣。

4、RSS的诞生,从某种意义上解决了这种问题,用户可以自行订阅某一个网站的某一个频道的所有内容。从表面上看,满足了部分网民查看自己所关注信息的需求。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几乎所有的门户新闻,每天上传的新闻量仍然是巨大的,并且原创信息较少,评论性内容更少。因此这类新闻真正的价值在于传递一个信息,而并没有对事件有真正意义的点评。

5、而不少专栏作家都有自己的博客,无论是在门户网站的博客,还是各自花钱搭建的博客。门户网站博客的一大优势是巨大的流量,但其弊端是言论的控制。而花钱搭建博客,虽然言论上不受控制,但要形成巨大的影响力,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不会有门户博客推荐后短时间的爆发。

6、我们所知道的汉语浏览量第一博客韩寒的博客,其点击量累计即将达到600,000,000,其背后的新浪推荐功不可没。而独立博客,全世界也没有一人达到这个水平。换句话说,个人是永远无法打败一个团体的。但也有个例,比如奥巴马为竞选所开设的竞选捐款网站6个月时间浏览量达到了81,548,259。换算下效率,韩寒的博客还是略微逊色一些。

7、此次腾讯大家上线,还有个作家的签约仪式,签约仪式不仅仅意味着这些人以后写的博客内容,可以在这个专栏集结,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签约作家。想必腾讯是拿出一部分费用要分给这些人的。而要发布的文章,肯定是独家的。

8、众所周知,一个媒体,是需要名人效益的,至少新浪博客、微博说明了这条路可以走。虽然签约作家是要付费的,并且会进行包装和APP推送,一旦成功,就可以有一个而相当有质量保证的内容库,如果还可以将其打造成一个品牌,腾讯势必会利用这个品牌找回收益。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9、回到③,从某种意义上讲,内容过剩并没有导致互联网倒退,恰恰是内容过剩推动了网民对精品内容的饥渴,如何减少网民的寻找时间,如何尽可能的讲所有精品内容都集中于一个页面,并且逐渐演变成为媒体的主要内容,或许是下一个媒体的爆发点。时下已经有不少网站开始走这条路线,比如虎嗅网,但,貌似走的还不够坚决。

10、媒体细分化,最不愿意看到此种情况的出现的还是传统的纸媒,如果这一招奏效,将会加速纸媒成为历史的步伐。不知纸媒会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