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成功学

1、什么是成功?在现有普世的三观下,成功是功成名立,有房有车的表现,如果没房没车算不上成功。即便你不承认,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个事实。

2、这两天看NHK关于中国的纪录片,有一集叫“养儿不防老”,原因是儿女太忙没空去看望老人,结果好心的社区就要儿子、老人、社区签一份赡养协议,注明了每条要打一次电话,每星期至少去看一次。这样的儿女普遍在社会上不是属于特别成功的哪一类。

3、有个同事离职,小组内四个人一起吃饭。浅显的讨论了下什么是成功?饭局的发起人说起了儿时的理想,说如果能实现儿时的理想就是成功,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能熟悉操作Photoshop的设计师或者美工,设计各种网页。说完后,被同事立马呵斥,说干美工挺累的,强烈的不建议当一名美工,或者不建议在现在的公司当一个名美工。原因很简单,要经常加班。

4、《锵锵三人行》访问刘欢的一起,说到中国人对成功学的理解,刘欢说:中国人对成功学的理解有些不可思议,就比如《好声音》为了讨好观众,为每位学员都编了个或者是真的,或者是假的的一个故事,用来做开篇VCR,是为了告诉更多的观众,上《好声音》普通人也是可以成功的。从某个意义上来讲,这确实是成功学。

5、有个朋友,曾经做过陈安之的助理,陪陈安之去过不少地方演讲,听陈安之演讲的人非常之多,陈安之也赚了很多钱,而作为助理的他则没有赚到什么钱,后来又回到IT行业。偶然又一次在下午喝茶闲聊,聊起了这个事情,他说陈安之是个骗子,因为陈安之讲的那些东西都是来自于书上,听陈安之也不会成功,什么三个月赚100万,更是扯淡之极。

6、我们在一边仇富的过程中,依然在不断的追求着成功,豪宅、名车、年入百万早已是几年前的成功标准。这两个看起来有点矛盾,但又不矛盾,仇富是对富有者有憎恨感,不是憎恨这个富人,是憎恨自己怎么不是个富裕之人,自己何时才能步入富人阶段,享受下被憎恨的资格。

7、个人奋斗勇气可嘉,成功者的光环也很吸引人,成功后的滋味想必也很甜美。但二八法则告诉我们,20%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在我们国家,成功者的比例远远低于20%,这种状况是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改变的。换句话说,成功,其实离我们大多数都很远。

8、最后一个故事。08年陪朋友找工作,最后找到了一家保险公司,一进入保险公司大门,就看到门口齐齐的站了两排人,典型的“业务”装,当我俩走近的时候,这些人像机器似得大声朝我俩喊:平安欢迎你加入。我的这位朋友顿时对这份工作没了兴趣,在听公司老总讲了半个小时什么半年后收入过万元,坚持下来的话年收入几十万等等之类的成功学后,果断选择离开,生怕被成功学洗脑。在离开后还接到了一个电话,问到为什么突然走了,朋友骂了声神经病之后挂断电话。

9、大部分人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成功者和失败者,从孩子出生就开始比拼营养,上学后四处借债倾家荡产的将孩子送进贵族学校,不是为了受到更好的教育,而仅仅是为了能让儿子多认识成功人士的孩子,多积累点人脉。

10、这一切都不是个人的错,是社会的错,是社会有问题,成功了固然很好,不成功又如何?也许需要很多年,我们才会想,可不可以不成功。

如何说谢谢

从小到大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意说谢谢?明明心存感激、或者有小小的一丝感动就是不愿说谢谢,就像说谢谢就会使自己怀孕、或者突然降低几个人生等级一样,谢谢两字就像“是,皇上”一样让自己身份猛跌几个档次,或者说声谢谢就像对一个陌生人有好感,必须磕头下跪才能真正的代表自己的感谢。与其磕头下跪,还不如不说扭头走人。

不愿说谢谢,最早是在学校。帮老师点忙,无论是帮老师家秋收(以前的农村学校都是这样,并且是传统),还是帮老师擦黑板,再或者是帮老师递一本书,无论你再做什么事情,你始终得不到一声“谢谢”这样的话,长久下去,也就会忽略掉老师也是要对学生说谢谢这个道理了。偶尔在学校遇到一些刚来实习的老师,在某次帮到了她们后,她们则会和那些正式老师不同,她们会说谢谢。但,听到这些实习生说谢谢,突然间会有些别扭,会认为丫对我说谢谢,是表明这个老师对我没有什么印象和好感,完全是生分的表现。

在小学的时候偶尔听到几句谢谢,除了感到生分之外,更多的是好奇,突然间课本上的哪些对白来到了生活中,会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而不知所措,即便已经预料到对方或说谢谢依然会不知所措。向儿时的玩伴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会得到对方的嘲笑,因为谢谢是不属于当时我们这些小屁孩的,这种奴才思想伴随了我很长时间。

再长大一些,尊老爱幼成了一种爱表现的作风,因为这样会博得女同学的好感。偶尔和女同学一起外出,在公交车上给老人、怀孕的准妈妈让个座,大部分会得到一声谢谢这样的话,哪怕自己是要从起始站站到终点站,因为一声谢谢也会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劲儿。其实自己有时候很不情愿让座,但在同行的女同学脸上露出赞扬的表情时,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站着就站着吧,值了。

即便让座给老人、怀孕的准妈妈,有时候也是得不到谢谢的。这些大爷大妈们会理所当然的坐下,看也不看你一眼,认为公交车上的爱心座椅就是为他们所设,让自己坐下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干嘛要跟你玩儿哪些客套的话。还有些大叔大婶们,年纪一般在五十岁左右,头发都还是黝黑的那种,理论上说他们的身体还可以,不给他们让座也没什么,他们也不会主动要求让座,当车开出个三四站,特别是遇到堵车的时候,有些大妈就会开始自己嘟囔“累死了”之类的话,嘟囔个没完没了,让你无地自容恨不得钻椅子下面或者闭眼装困敷衍了事。而当你给他们让座后,她们会假惺惺的向你说声谢谢,但脸上的则是骂了你几百遍并且她完胜的表情,更是气人。

更有甚者,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妇女,偶尔会遇到一些或是结婚的或者没结婚的,春秋季节戴帽子的运动服或者连兜卫衣,在等车的时候会两手揣兜里,显得自己肚子鼓鼓囊囊的,偶尔看走眼会觉着这是个孕妇,应该让座,演技好点的一路上手会不从兜里掏出来看手机,一直到下车依旧掏兜里,完全分不清是真是假;有些演技差的,当给她让座儿后,丫也不说些客套话,更不会说谢谢,直截了当的坐下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玩儿,发现丫原来不是孕妇,是自己看走眼了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面问候丫家里人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说了声谢谢,心里也会舒服一些。

不愿说谢谢,不说谢谢,总会感觉这个本来已经是很操蛋的社会是如此的冷冰冰,没有人情味;但说谢谢的人,偶尔又会感觉到自己很假,一旦掌握不好说谢谢时的表情,怪没人教说谢谢的时候应该是什么表情。

顺手搜了一下谢谢怎么说,还真有这方面的文献,如何掌握说谢谢的艺术。说谢谢也是门技术活,掌握的好如鱼得水;掌握的不好,对方咬牙切齿。

加藤嘉一和卢安克

前几天,著名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加藤嘉一被日本某媒体爆出履历作假。

加藤嘉一还有个外号叫中国通。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假文聘到处横行,凭借假文凭就可以招摇混世,因此加藤嘉一的选择是对的,将中国选为自己的落脚地,这点足以证明加藤嘉一是个聪明人,对中国人的研究非常的透彻,以至于擅长各种揭露别人不如自己一面的中国人都没发现加藤嘉一。还有一个原因是,几千年来的礼仪之邦、待客之道让我们只顾着窝里斗,而只要不是中国人,在中国呆多久都是外宾、客人。

还是前几天,听一广西南宁的朋友说卢安克走了。后来看柴静的《看见》,证实了这个事情,卢安克确实走了。原因很简单,卢安克认识了个中国姑娘,这位中国姑娘要求卢安克给她幸福、安稳的生活,卢安克最后听从了中国姑娘的安排,离开了支教的地方,但也没留在中国,节目的最后披露说去了越南,暂时不想回到中国来。上面的这段话可以浓缩为,一个姑娘把卢安克逼跑了。

日常生活中,我们都非常喜欢作家、教师之类的人,所以我们称呼很多人不是称呼其头衔,比如首席记者、某某工程师,而是统称为老师,张老师、王老师、李老师。我相信也有人称呼加藤嘉一为老师,并且还不是少数,这样极度的滋长了加藤嘉一的狼子野心,行骗十余年,集功利与一身,最后出走美帝享受生活。

称呼卢安克为老师的人想必没多少,原因是卢安克不会包装自己,不会造假,只会死心塌地的陪着那些一年也见不着几次父母的孩子。这个洋雷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这个洋雷锋也需要更多的人称呼他为老师。

加藤嘉一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卢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