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那点事儿

临近六一,最开心的有两类人:小朋友和怀念六一的我们这些人。

最近几天晚上遛狗,或许是因为六一儿童节临近的缘故,附近的一个小花园的人突然多起来了,除了不少大爷大妈们在跳以「大连之歌」背影音乐的广场舞和练武术外,突然多了很多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一个男女混合集体舞蹈。小朋友在忙着练习舞蹈的时候,大人们也没闲着纷纷拿着手机瞄准自己的孩子进行拍摄。

我也即将为人父母,未来或许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每年六一的时候,晚上陪着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六一汇报演出』的节目。有的时候在想,其实不光是临近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才纷纷集合在一起进行练习,平日里也可以时不时集体练习一下。

长本事是假,多参加团体活动是真。你们不看很多大人们多可怜,为了能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圈子进入各微信群或者QQ群都开始缴费了。「大部分大人都是孤独的。」有的时候我在想:我因为每天坚持不懈的遛狗近两年时间,最大的收获是我家附近的小商小贩大爷大妈们都认识了我,未来我要是每天晚上都领孩子出来转转,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玩什么的,是不是会自觉的减少玩手机的时间呢?虽然我不反对小朋友玩游戏。

我小的时候,也和这些小朋友们一样,很是期待每年的六一,因为除了能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网球鞋以「方块队」的形式走在街道上游行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飘飘然的感觉,感觉所有人都在对着我们微笑「虽然更多的是嘲笑,嘴里还在不停的说些什么」,而不是凶巴巴的。

当在街道上游行完毕以后,镇上的4所小学的学生和老师们都会在其中一所小学集合,然后按学校进行「六一文艺汇报演出」,我印象中大部分汇报演出就是踢正步进场、做一遍广播体操、踢正步退场,其他什么的舞蹈什么的完全没了印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每年的六一都是大晴天,真特么的热啊。「六一文艺汇报演出」结束后,会宣布一下各个学校的排名,这个时候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集体荣誉,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失望」。

六一儿童节游行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管乐队」,大概十六人左右的编制规模。当时因为自己害羞怕别人笑话自己做不好,所以从来没有去试过任何乐器,更多只是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其实我一直是很羡慕「小号」或者「队号」这个乐器的。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天听到校广播站播音说管乐队招募队员,然后就试着尝试了一下,然后被当场告知「肺活量不足」而被淘汰,虽然结局不太好,至少我知道了吹小号是一种什么感受。「这个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些农村孩子和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的区别」。

除了这些,爷爷奶奶还能给我一些在当时看来非常奢侈的零花钱,虽然比不上过年给的压岁钱多,但是不像压岁钱一样还得上缴,这笔钱有绝对的自主权。六一当天下午是放假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把大部分零花钱都贡献给了离学校只有200米的「电子游戏厅」。

我不知道别人的儿童节是什么样的,我的儿童节极其短暂。因为生在农村没上过幼儿园,算学前班小学一共六年,但是真正知道儿童节含义是从小学3年级开始,真正的儿童节也就过了3次,上初中以后就再也没人给过儿童节了,更不用说戴什么红领巾了。

最后,祝我们儿童节快乐。

梦是流行病

前几天的某个早上还在睡觉,被一条短信惊醒。一朋友发来短信说江湖救急并很委婉的说不好意思打电话之类的话。过了2小时候给朋友去了个电话询问了下近况,才知道朋友离开了公司,想自己出来闯闯看。问其原因说是以前的工作只能顾及温饱,受生活所迫被逼无奈选择成为个体,而不混迹于集体,只为改善下生活,暂时没有别的奢望。都是同龄人,当然知道改善生活是什么意思,也知道是被什么所逼迫,特别是作为一个男人,这些都是应该承受的。遗憾的是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希望朋友能顺利点。

从年龄上看,二十多岁临近三十岁似乎已经失去了做梦的资格,做梦属于十八九岁二十出头时的毛头小伙,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必信江湖定有容身处,必有一番作为。虽然大多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又有何妨,因为有资格,更何况那个年纪就流行这个,哪怕是因为追某个漂亮姑娘一时兴起。

很多时候,因为不够执着,很容易忘记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或者梦话。某天突然听到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猛然惊醒自己曾经也有同样的想法。或许当初说这句话仅仅是因为在朋友面前吹吹牛,但是当听到别人再重复的时候,浑身上下应该会有一种过电式的清醒,荷尔蒙急剧攀升,当年的冲动突然又回来了,然后很快又消失。最终怪自己太善变,不够拧巴,不够轴。

安迪格鲁夫曾经写过一本书——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随着年纪渐长,越来越懂这句话,选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条道走到黑,然后天下万物一通百通。生活就像形形色色的流氓,各种扮猪吃老虎欺负软蛋,遇见流氓你只能跟丫死磕,偏执到底,丫最终会屈服于你的偏执之下。

别人爱谁谁,敢做自己的梦才真正牛逼,与其跟别人攀比把自己比的一塌糊涂,不如醉与梦中不愿醒。

怀旧

怀旧。百科上说怀旧就是缅怀过去,指怀念往事和古人。旧物、故人、老家和失去的岁月都是怀旧最通常的主体。

从图书馆还顺手借来了《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作者张立宪,人称老六。此书整本都在怀旧,怀旧属于六七十年代生人所经历过的那个八十年代。生于85后的人是没有权利享受这些的,他们要歌唱的是九十年代。生于85前的人,读这本书或许更有感觉。人人都说怕老,可见,老也并不全是坏事儿。

《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共有十二章,设了十二个关键词,分别是校园、电影、读书、写信、评书、打架、毛片、电脑、泡妞和麻将。有部分内容还在校园里继续延续,比如电脑;也有部分内容也早已远离校园,比如写信。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写信是在03年(写情书不算),通过一个W同学介绍了个女性的笔友。上大学前也几乎没有写过信,也没有机会写信。突然间因为有了笔友这个概念,写信这件事儿变的好玩起来。好玩的原因是,再没有拆开信封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有多少,信纸是什么颜色,用的是中性笔还是钢笔。还有个原因是青春的那点懵懂,以及对给自己写信的这位女性笔友的一点想象,想象其的外貌和身段。想象力是最美的。

犹记得,在双方不疼不痒的相互写了几封之后,就中断了,没有继续下去。有一部分原因是闹「非典了,我没有继续写下去,而对方也并没有再次寄来。还有个原因是,大家开始上网了,聊QQ。总的来说,写信这个方式还是有点老土。其实俩人都在同一个城市,相距只不过公交车几站路而已。后来听W同学说,这个姑娘长的并是那么出类拔萃,你没见过,也不算什么遗憾。

自古多情常怀旧。爱看点书写点字的人,往往多愁善感。善于观察生活中的那点「小腻歪」,并不时的发一些感叹。远离校园多年,可真正促膝长谈的人已经没有几个,用键盘敲出来放在网上,也算是一种方式。写的好还是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重温这种过程,以及在日后想起这些事情来,嘿嘿的暗自傻笑。想必,这就是怀旧吧。

怀旧是因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这个我不完全同意。现在大多能怀旧的一些人和事儿,在当初大多可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大多都是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会让自己记忆深刻,而真正愉快的事情,往往一个也记不住。这样说,难免有些悲观,不过,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怪不得有人说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呢,记住的都是被割疼了的时候。

所有的事件都会被时光冲淡,时代终究会消失在遗忘的山谷。(怎么听起来有点酸呢?)

怀旧不需要借口
影像在眼前漂浮
遗忘不再有借口
情怀在心里漫游

踢球与思考

最近实在没什么可写的,电影看了不少,书还在继续看,美剧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也即将看完。最近干的最多的事情是思考。今天是我名义上年假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明天六一儿童节我送给我自己的礼物是:你丫正式失业了。这个礼物蛮特别的,估计是这辈子我送给自己最特别的礼物。

在休息的这两个星期里,除了出去见了几个朋友,玩了一趟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以及去全国最有名的小学——东北路小学看孩子们踢球。CCTV5也有不少东北路小学的报道

先说踢球吧。当我这把年纪,运动是件奢侈的事情,所有才会有不少朋友纷纷办一张健身卡,为了不让自己的钱白花,努力强迫自己一周去三次健身房,骑骑自行车、练练瑜伽,甚至有可能只是去洗个澡。如果仅仅是去洗澡,我相信大部分人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会说我去健身房了,肯定不会说我去健身房只是为了去洗个澡。这不叫炫耀式消费,当然肯定也不是体验式消费,只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当然,洗澡并不丢人,丢人的是为了有一张健身卡而去消费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炫耀式消费、体验式消费。如果,如果我有200万,我首先会去考虑开家健身房,然后才是开个餐馆什么的。问题是,我没有。 继续阅读 “踢球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