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那点事儿

临近六一,最开心的有两类人:小朋友和怀念六一的我们这些人。

最近几天晚上遛狗,或许是因为六一儿童节临近的缘故,附近的一个小花园的人突然多起来了,除了不少大爷大妈们在跳以「大连之歌」背影音乐的广场舞和练武术外,突然多了很多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一个男女混合集体舞蹈。小朋友在忙着练习舞蹈的时候,大人们也没闲着纷纷拿着手机瞄准自己的孩子进行拍摄。

我也即将为人父母,未来或许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每年六一的时候,晚上陪着孩子在花园的路灯下练习『六一汇报演出』的节目。有的时候在想,其实不光是临近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才纷纷集合在一起进行练习,平日里也可以时不时集体练习一下。

长本事是假,多参加团体活动是真。你们不看很多大人们多可怜,为了能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圈子进入各微信群或者QQ群都开始缴费了。「大部分大人都是孤独的。」有的时候我在想:我因为每天坚持不懈的遛狗近两年时间,最大的收获是我家附近的小商小贩大爷大妈们都认识了我,未来我要是每天晚上都领孩子出来转转,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玩什么的,是不是会自觉的减少玩手机的时间呢?虽然我不反对小朋友玩游戏。

我小的时候,也和这些小朋友们一样,很是期待每年的六一,因为除了能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网球鞋以「方块队」的形式走在街道上游行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飘飘然的感觉,感觉所有人都在对着我们微笑「虽然更多的是嘲笑,嘴里还在不停的说些什么」,而不是凶巴巴的。

当在街道上游行完毕以后,镇上的4所小学的学生和老师们都会在其中一所小学集合,然后按学校进行「六一文艺汇报演出」,我印象中大部分汇报演出就是踢正步进场、做一遍广播体操、踢正步退场,其他什么的舞蹈什么的完全没了印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每年的六一都是大晴天,真特么的热啊。「六一文艺汇报演出」结束后,会宣布一下各个学校的排名,这个时候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集体荣誉,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失望」。

六一儿童节游行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管乐队」,大概十六人左右的编制规模。当时因为自己害羞怕别人笑话自己做不好,所以从来没有去试过任何乐器,更多只是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其实我一直是很羡慕「小号」或者「队号」这个乐器的。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天听到校广播站播音说管乐队招募队员,然后就试着尝试了一下,然后被当场告知「肺活量不足」而被淘汰,虽然结局不太好,至少我知道了吹小号是一种什么感受。「这个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些农村孩子和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的区别」。

除了这些,爷爷奶奶还能给我一些在当时看来非常奢侈的零花钱,虽然比不上过年给的压岁钱多,但是不像压岁钱一样还得上缴,这笔钱有绝对的自主权。六一当天下午是放假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把大部分零花钱都贡献给了离学校只有200米的「电子游戏厅」。

我不知道别人的儿童节是什么样的,我的儿童节极其短暂。因为生在农村没上过幼儿园,算学前班小学一共六年,但是真正知道儿童节含义是从小学3年级开始,真正的儿童节也就过了3次,上初中以后就再也没人给过儿童节了,更不用说戴什么红领巾了。

最后,祝我们儿童节快乐。

不长记性

1、大部分人是不长记性的,除非这个事物给了一个深刻的教训。

2、这两天「百度魏则西」事件貌似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用不了半个月时间,大部分人都会将这件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因为魏则西跟自己没半毛钱关系,自己也只是个看客。

3、和魏则西事件类似的也有很多,比如经常发生的餐饮安全问题,哪怕是大名鼎鼎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当年不也发生过「过期鸡皮鸡胸肉事件」。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大家都诚惶诚恐的,麦当劳肯德基突然多了很多空座,异常的安静。但是当一个星期后,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忘了有这件事儿发生。

4、假如,时间往前倒退30年,在没有智能手机、互联网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我相信,一家公司如果出现了类似于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食品安全问题,大部分人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忘掉这件事儿的,这家店乃至这家公司,也会很快的倒闭破产。

5、现在的情况是,每天看到了太多的信息,无论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主动看的还是APP推送的,或多或少都看了一点,从数量上来讲,现在一天看的新闻,和30年前的同龄人相比,一天看的新闻的数量或许会比以前一个月看到的都多。

6、数量惊人,但是记住的几乎没有。为了能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不知道那个傻逼发明了一个名词叫:碎片化阅读,很多人都深信不疑。碎片,按照正常的含义来讲,一张A4上面写了一个故事,而不小心把这张A4撕碎了了,拿着这些碎片依然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前提是碎片一个也不少,假如这时候突然来阵风呢?」

7、所以,「碎片」并不是终点,比「碎片」更严重的有「粉尘」。那些平日里几乎不看书的人当问到是怎么阅读的时候,都说自己通过刷「微博」、「朋友圈」什么的来进行知识的积累的,其实他们的这种阅读更应该称之为「粉尘化阅读」,了解到的都是鸡毛蒜皮,并且相互基本没有什么关联关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福尔摩斯』或者『柯南』那样的本事,给你一个花瓣,你未必能画出整片花园。

8、所以,这么说「不长记性」也并不是完全怪自己,要怪就怪这个花花世界太让人眼花缭乱了,和戒烟一样,想过很多次让自己返璞归真看看书哪怕是小说,但是花花世界太诱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9、很多人都知道kindle,买的人也不少,但是每天都翻出来看看的少之又少。但从我个人的感受来讲,kindle诞生的革命意义大大的被低估,类似于kindle专注于阅读这样的「工具」少之又少。未来,能让人专注于某件事情的「工具」应该会大有前途。

10、End。

鸡贼的保险公司

买了Golf 7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在QQ里搜有没有车友会什么的,然后就加了一个QQ群,并且还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参加过一次聚会,日常也在QQ群里看他们聊天,比如车的一些故障什么的怎么处理什么的,也偷偷摸摸的学到了不少。

今天按照惯例,上QQ后依然是查看漏掉的QQ群消息,突然有个美女发了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本科学历年龄28以上,考虑换工作的可以找我咨询」,我就好奇,什么样的公司招聘什么信息都不要,并且还要求年龄必须28周岁以上,而对于工作经验什么的完全不要求,然后就假装自己要换工作问对方:

我『你有什么工作推荐给我』
美女『冬子,我加你了』

我开启临时对话框,说:

我『这样聊就ok』
美女『方便电话么?』
我『18640855***』

过了大约2分钟,对方电话来了,

美女『我是群里的温馨』
我『你好,我是冬子』
美女『我们是家外企』
我『嗯呢,你们招聘的都有什么岗位』
美女『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美国的一家企业,MetLife知道么?』
我『大都会人寿吧。我记得我在电影「中国合伙人」的最后的几个镜头里看到过,用搜索引擎搜过这个词,所以知道你们公司』
美女『呵呵,是的,电影里那个就是我们美国公司总部』
我『我想知道你们现在招聘的都有哪些岗位』
美女『我们是家外企,公司在大连的地址在新希望大厦。我们不设固定的工作岗位』
我『不设固定工作岗位……我总得知道我进你们公司后要干什么吧』
美女『我们的模式是这样的:入职后,公司会培训一个月,各个部门的主管会根据培训的这一个月时间内的表现,给你工作岗位。外企都是这样的模式,你知道外企么?』(外企都这样,这句很要命。很多人听到这句估计会懵
我『你们主要是做保险方面的业务吧』
美女『保险是我们的很多业务中的一种。请问您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产品经理,不知道您知不知道』
美女『是和客户谈判什么的吗?』
我『是……软件开发,这个您知道了吧』
美女『软件外包?』
我『……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美女『我明白了,你现在是在软件园上班吧』
我『嗯呢,差不多』
美女『你现在是在职吧』
我『是的,在职。』
美女『那你打算时候来我们公司,我们先见面聊聊』
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是保险方面的工作。如果是,那就没必要见面了。你们不设工作岗位,我完全不知道到您公司做什么,心里没底,万一浪费一个月时间,耽误很多事情的』
美女『呵呵,好的』
我『那就先这样,谢谢』……电话挂掉。

曾经也是因为无聊,周末的时候和朋友去一家保险公司面试,想了解下保险公司是怎么培训的,以前有写过。但这次完全是误打误撞,还是保险公司。只能说明这些保险公司不是那么景气,否则保险公司的人员离职率也不会这么高,也不会绕这么大的弯儿社招,直接光明正大招呗。

不过这样的招聘路数,要比直接招聘什么的有效的多,如果没听说过「MetLife」,不知道「MetLife=大都会人寿」,那上当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同志们,要小心啊。

占地儿

『外,喃四不四在二楼这儿停车,给挪挪车,俺儿的车一会回来,进不去了。喃稍微往外挪挪,俺专门拉了根绳占了个车位……』

这是周六的晚上7点半左右接的一个电话,上面的对话是大连话,其中「喃」=「你」,「四不四」=「是不是」,再多的大连话我也学不来,反正是浓浓的大连口音,彰显着大连本地人的自豪,而我说的是非标准北京口音的普通话,显出淡淡的外地人的卑微。重要的不是对方说的本地化我说的普通话,重要的是占地儿这个事儿。

『占地儿』、『占位儿』、『这地儿我占了』……。占字,按照象形解释也很容易通俗易懂,在一块地上画一个方框,上面插了一个杆子,杆子上扭扭曲曲的写了几个字『我占了』,言外之意是「此地儿已被占并神圣不可侵犯,官兵除外」,否则瞬间变仇人。

不光是我等平民老百姓有这样的『占地儿』行为,官方的做法也时常有占地儿的行为。我现住一比较老的小区,没有专门的停车场,大家都会把车扭七歪八的停在道路两边的树底下。而小区附近有条道被规定为「车位」,有专人收费每晚上5元,但我从来没发现有什么停车线之类的东西,只是在道口停车人休息的小房子上方有个指示牌,上面写着『停车收费』四个字。然后这条道路两旁就成了停车位。以至于我第一次在这儿停车的时候,刚把车停好突然从后面冒出个老头来,问我收费的时候我很惊讶,因为我确实没看到地上有停车线,老头也没穿制服……

早在秦朝秦始皇的那个年代,「商鞅」就制造了标准的『度量衡』,其中「度」即计量长短,「量」即计量容积,「衡」即计量轻重。当时『度量衡』绝大部分用途用来规定国与国之间的国界,以及官方和老百姓间的分割线,而对于老百姓来说,由于连年战事不断,改朝换代太过于频繁,所以老百姓间普遍采用「占」这种形式来划分出自己的领土。就是这种做法,虽然已经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21世纪,延绵了几千年的「占」依然在普通老百姓间流传,只要官方不干涉,就是我的;若是官方干涉,我上缴得了呗,反正不能便宜其他人。(此段内容绝大部分属于我的猜测)

能「占」的地儿很多,比如占层楼道放白菜杂物,两棵树间拉根绳「当车位」,开个理发店将凉毛巾的架子摆在店门口十米开外,花一元钱乘公交将随身的包放在旁边座位上然后假装睡觉,租个门面店卖菜将所有菜都搬到门口……等等等等。

当然我也不一定高尚,如果我也开个理发店门面店什么的,我也会和他们一样,到处「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