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四)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还是不错的,去之前心里还盘算着,要试着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当地的音乐氛围为什么那么好,结果是这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正面的解答。

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是困难的,一般需要长时间的驻扎在某地,少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才可真正的了解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是有些短。另外一方面,城市的密集性、雷同性使得了解某一个城市更加的困难。大家都有同样的生存压力,全国上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此在大多数人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同,人和人之间的隔阂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外地人,相互之间的好奇而有所拉近。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球村的真正含义,以前的感受是基于互联网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这次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

音乐氛围为什么这么好。由于西安出了郑钧、许巍这样的歌手,还有当地的类似于伍个火枪手、黑撒这样的相对出名的地下乐队,因此号召力要比绝大部分城市要强很多,因此很多年轻人也都慕名而上,涌现出很多地下乐队。 继续阅读 “在西安(四)”

在西安(三)

说点跟吃有关的。

不说什么好吃,只说点吃的过程中,让我感到好奇的。

如果真要说那种小吃不好吃,我的建议是酸菜炒米,其他的都不错。

当地人吃涮羊肉不用小料

这点是到达西安的第二天,一个搞乐队的朋友中午请吃涮羊肉的时候发现的,问其原因,朋友回答道“西安人不吃这个”,剩下的什么也没说,本来想继续刨根问底问个明白,后来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好奇。

不过后来还是发现了点原因。iris来西安前,煞费苦心整理了好几页A4纸大小的旅游攻略,其中有两三页是小吃列表,其中不少都是和肉有关系的,比如羊肉泡馍、腊牛肉、腊羊肉。在没吃到这些东西前,先是在回民街转了一大圈,虽然有好几页的攻略,但还是找不到地方,只能按照葛优之前有个广告说的那样“哪家馆子人多去哪家”。 继续阅读 “在西安(三)”

在西安(二)

结束了一星期的西安之旅,虽然时间很充裕,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在回途中iris说,如果我俩的这次的西安之旅也是三天时间的话,估计能累成P。

离开西安回到大连,虽然已经是晚上10点半,但大连的天气似乎比走之前跟过分,在微信朋友圈上写到「回连,巨雾,闷热,忒黏」,似乎我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西安的天气。

到达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之多,从西安北站走出来后,丝毫感觉不到惊艳。拥挤的出站口站满了晚上出来拉活的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司机,用陕西方言和不太流畅的普通话问我「去南门吗?」「去钟楼吗?」「往哪走」类似的话,几乎每一句都是四声调。我的经验告诉我远离这些人,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再找出租车。

天气的温度在想象之中,干热。走一段路会出汗,但突然没有大连的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呼出呼进的空气少了已经非常习惯的高湿度,还是略显有点不适应,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未来的一星期里多喝水是没坏处的。结果是,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我和iris不知道在西安喝了多少杯酸梅汁和冰峰汽水。 继续阅读 “在西安(二)”

在西安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和iris已经到了九朝古都——西安,离城墙很近的一个酒店休息着了。

曾经有意无意的去过不少的城市,城市给我最大的感觉的是「相似性」,这得益于「零规划」和「破坏性建设」。如果是第一次出远门,像以前的我一样,从农村来到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城市,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印象深刻的,会感叹「哇哦,这就是城市」,一切都是崭新的,人事物包括游戏规则,进而给自己脑海里的城市这个词有了明确的定义,以至于后来陆陆续续去别的城市的时候,都会拿第一次去的城市做参照物找不同,如果不听当地人说话的口音,感觉自己瞬间又穿越回去了,自己并没有走远,只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区域。

这次来到西安是有一些期待的,要去的景点并不多,暂时计划兵马俑、碑林博物馆、城墙三个必去的景点,其余的时间会用来找小吃,顺便看些古建筑,看几场演出了解下西安的摇滚文化,然后和一两个朋友吃吃饭叙叙旧,在了解下西安当地的文化习俗。如果能听到几句秦腔或者陕西民歌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继续阅读 “在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