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地儿

『外,喃四不四在二楼这儿停车,给挪挪车,俺儿的车一会回来,进不去了。喃稍微往外挪挪,俺专门拉了根绳占了个车位……』

这是周六的晚上7点半左右接的一个电话,上面的对话是大连话,其中「喃」=「你」,「四不四」=「是不是」,再多的大连话我也学不来,反正是浓浓的大连口音,彰显着大连本地人的自豪,而我说的是非标准北京口音的普通话,显出淡淡的外地人的卑微。重要的不是对方说的本地化我说的普通话,重要的是占地儿这个事儿。

『占地儿』、『占位儿』、『这地儿我占了』……。占字,按照象形解释也很容易通俗易懂,在一块地上画一个方框,上面插了一个杆子,杆子上扭扭曲曲的写了几个字『我占了』,言外之意是「此地儿已被占并神圣不可侵犯,官兵除外」,否则瞬间变仇人。

不光是我等平民老百姓有这样的『占地儿』行为,官方的做法也时常有占地儿的行为。我现住一比较老的小区,没有专门的停车场,大家都会把车扭七歪八的停在道路两边的树底下。而小区附近有条道被规定为「车位」,有专人收费每晚上5元,但我从来没发现有什么停车线之类的东西,只是在道口停车人休息的小房子上方有个指示牌,上面写着『停车收费』四个字。然后这条道路两旁就成了停车位。以至于我第一次在这儿停车的时候,刚把车停好突然从后面冒出个老头来,问我收费的时候我很惊讶,因为我确实没看到地上有停车线,老头也没穿制服……

早在秦朝秦始皇的那个年代,「商鞅」就制造了标准的『度量衡』,其中「度」即计量长短,「量」即计量容积,「衡」即计量轻重。当时『度量衡』绝大部分用途用来规定国与国之间的国界,以及官方和老百姓间的分割线,而对于老百姓来说,由于连年战事不断,改朝换代太过于频繁,所以老百姓间普遍采用「占」这种形式来划分出自己的领土。就是这种做法,虽然已经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21世纪,延绵了几千年的「占」依然在普通老百姓间流传,只要官方不干涉,就是我的;若是官方干涉,我上缴得了呗,反正不能便宜其他人。(此段内容绝大部分属于我的猜测)

能「占」的地儿很多,比如占层楼道放白菜杂物,两棵树间拉根绳「当车位」,开个理发店将凉毛巾的架子摆在店门口十米开外,花一元钱乘公交将随身的包放在旁边座位上然后假装睡觉,租个门面店卖菜将所有菜都搬到门口……等等等等。

当然我也不一定高尚,如果我也开个理发店门面店什么的,我也会和他们一样,到处「占」……